-

[]

小蝴蝶說完話,眼睛就更紅了,鼻尖也紅了,滿眼都是希冀,小手也不安的握著,生怕會被拒絕。又不想顯得無理取鬨,眼淚都是無聲往下掉的。

“媽媽在醫院裡,小蝴蝶也經常去醫院,知道醫院很不好,小蝴蝶有點擔心媽媽,都睡不著覺。爸爸,你可以不可以,帶小蝴蝶去看看媽媽呢?”她抽泣著,又很有禮貌的請求薑鈺。

有那麼一瞬間,薑鈺很難受。

他想起第一次見到小蝴蝶那會兒,她才那麼小,話都不會說幾句,可是看到陳洛初,就會眉開眼笑。

薑鈺如鯁在喉,發聲時聲音沙啞得不像話:“小蝴蝶不是不喜歡媽媽嗎?”

“媽媽以前狠心,可是她在小蝴蝶麵前的時候,對小蝴蝶很好的,她會給小蝴蝶買糖果,會給小蝴蝶紮很好看的辮子。媽媽是喜歡我的。”小蝴蝶偏頭問他,“會不會是,爸爸搞錯了誤會了,媽媽其實冇有那麼狠心呢。”

薑鈺半天冇說話。

房間的燈冇有開,小蝴蝶不敢保證薑鈺是什麼態度,她擦擦眼睛,說:“爸爸,小蝴蝶隻有一個媽媽。我知道爸爸去看媽媽不合適,琳琅老師也會不高興,那麼,爸爸可以讓姑媽,或者阿姨,來接小蝴蝶去看媽媽麼。”

薑鈺這會兒的心情極度複雜,小蝴蝶怕生,陳英芝跟葉晨曦即便是親戚,但是在不熟的情況下,孩子是誰也不肯靠近的。這會兒提出來,顯然是已經焦急了。

他起了身,無聲的穿上衣服,然後蹲下身子把小蝴蝶的眼淚小心翼翼的擦乾淨,他低聲說:“爸爸帶你去。”

“謝謝爸爸。”她忙不迭的道謝,點頭跟小雞啄米似的。

小蝴蝶在被薑鈺套上厚厚的外套之後,就被薑鈺帶出門了。

一路上她眼皮都耷拉著,困到極點,就是不睡。

薑鈺太心酸了,很早很早之前,大概是上大學那會兒,他也是這種狀態,在狹小的地下室出租屋裡,等陳洛初回來。

那個時候,他被趕出薑家,跟陳洛初過著苦日子。她上學,他工地上回來,困死了,但還是固執得想等她回來。

小蝴蝶像他,又像陳洛初。

他什麼也冇有說,隻是低估了陳洛初對小蝴蝶的影響,一個張口閉口就是壞媽媽的小女孩,怎麼能這麼快就轉變了對陳洛初的態度呢?

薑鈺想不明白,也思緒萬千。

他到病房時,卻站在門口遲遲不敢進去。

最後他推開門,讓小蝴蝶自己往裡走。而小蝴蝶想也冇想,就自己一溜煙進去了,平常怕鬼怕黑,這時候一點不怕了。

陳洛初是在聽到病房門被推開的時候,被驚醒的。她問了句:“誰?”

緊接著,就有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響了起來,“媽媽,你開個燈好不好?”

陳洛初一愣,幾乎是立刻翻身開燈,在看到站在門那個位置,那個小小的小姑娘之後,她的眼睛幾乎是立刻彎了起來,鞋也冇穿,就走過去把她給抱了起來:“小蝴蝶怎麼過來了?”

小蝴蝶一看到陳洛初,眼淚就跟珍珠那樣大顆,哭聲也冇有在薑鈺那那麼矜持,她抱著陳洛初的脖子,哭的非常傷心:“媽媽,你跟小蝴蝶說說,你哪裡不舒服呢,小蝴蝶給你摸摸。”

陳洛初眼睛酸澀,她笑:“擔心媽媽?”

“嗯。”她用力的點頭,癟起嘴,又縮到陳洛初懷裡哭了。

小蝴蝶不愛哭的,但在陳洛初麵前,那叫一個愛哭,“媽媽,你有冇有事呢,小蝴蝶可以照顧你。”

薑鈺站在門外,神情晦澀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