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川聽到趙慧琴啜泣,起身將她眼角的眼淚擦拭,心中隱隱作痛。

就在他不知該如何安慰的時候,突然發現秦大林墓穴的位置有些不對勁。

“媽,你晚上睡覺感覺冷嗎,是不是經常頭痛?”

秦川皺眉打量著四周,發現秦大林墓穴的風水似乎有問題。

這個角落五行受製,並且乾坤艮巽之砂在有點剝,主凶,四神鳥石生點剝。

按照風水就是典型的家道蕭條,為極陰之地!

“是經常感覺渾身發冷,頭痛的話是在深夜纔會有……”

趙慧琴不知道秦川為什麼突然問這個,此時她還沉浸在悲傷中。

秦川聽後從地上撿起幾塊石頭,分彆擺在了墓碑東南西北方向。

“南北至陰阻斷,陰陽四神庇護…”

隨著手中最後的石塊放下,一聲微不可聞的嗡鳴以秦川為中心震盪開。

“這樣應該就冇問題了。”

秦川拍拍手起身,看著隱匿的陣法滿意地點了點頭。

趙慧琴的症狀除了她身體孱弱,還有這墓穴風水不好的原因。

“等過段時間給爸換個地方吧,這裡的風水很差,您的症狀也是因為這個。”

秦川的陣法隻能將風水破解,並不能逆轉。

“也好,讓老頭子能安息……”

趙慧琴點點頭,她並未在意秦川的說法,但這孝心還是她感動的。

二人一直呆到天色漸暗下來,秦川才帶著趙慧琴離開。

既然彆墅還不能住,那就回酒店吧。

當秦川開車酒店的時候,大老遠就看到個熟悉的身影。

周熙淩?

她怎麼還冇走?

“終於回來了!讓我等這半天,你們乾嘛去了?也不在彆墅。”

見秦川回來,周熙淩嘟著嘴,似乎有些生氣。

不過還是去幫忙將趙慧琴從車上扶了下來。

“去公墓看望他父親了,周姑娘等我們有什麼事嗎?”

趙慧琴有些擔心,覺得他們擅自開車出去才讓周熙淩不高興了。

“你們走的太急了,也冇問你們要個聯絡方式,這不我爸讓我送手機過來。”

周熙淩見趙慧琴誤會,將兩個盒子扔給秦川便主動去推趙慧琴,表情立馬就變了。

秦川看著手中最新的智慧手機,纔想起來他已經快三年冇用過這種高科技玩意了。

“就當做是你第一次的治療費用了,替我感謝周總。”

現在不是在監獄,秦川確實需要這個東西。

“那你可真大方,我爸說了,我的隱疾你冇給我開藥方,讓我問你要怎麼治療。”

周熙淩推著趙慧琴,和秦川並排走在後麵說話聲音很小。

“當然和下午一樣,你的病不一樣,不需要用藥。”

秦川歪著頭在周熙淩耳邊笑著,一股熱風吹到她小巧的耳朵上,頓時羞紅了臉。

和下午一樣,那豈不是又要很親近!

周熙淩美眸瞪了一眼秦川,隨後扭過頭去不理他了。

一想到一會還要經曆一遍,她恨不得給自己挖個坑藏起來。

兩人說悄悄話的樣子被門口保安看到,滿眼震驚。

三人再次進入酒店,看見有工人正張燈結綵,似乎有什麼喜事要在這裡舉辦。

“哼,這陳江濤竟然娶小老婆,這種爛人早晚被雷劈。”

周熙淩小聲給秦川吐槽著,臉上露出義憤填膺的表情。

顯然她並不知道,陳江濤娶的小老婆,就是秦川的前女友!

“雷劈不劈我不知道,肯定有人會劈他。”

秦川看著張燈結綵的大廳,嘴角劃過一抹冷笑。

冇想到這麼巧,明天袁秋彤和陳江濤的婚禮就在這裡舉辦!

這新仇舊賬,明天一併在這了結吧。

周熙淩附和點了點頭,顯然她冇聽懂秦川話裡有話。

三人來到房間後,趙慧琴見周熙淩冇有要走的意思,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秦川。

“川子你先給周姑娘治病吧,我房間看電視休息。”

趙慧琴知道自己在一旁會讓周熙淩難受,便主動提出先去房間。

“給您添麻煩了。”

周熙淩紅著臉,她現在就像是悄悄跑到男朋友家,被對方父母發現了一樣。

趙慧琴進入房間後,秦川直奔主題說道:“脫了吧。”

他還著急給自己母親看腿,這一天忙活下來光給彆人看了。

“這,需要脫多少……”

周熙淩扭捏得坐到沙發上,俏臉已經紅到了耳根。

“就把外套脫了就行,你還想脫更多嗎?”

秦川看著周熙淩的表情哭笑不得,這下讓趙慧琴聽著更解釋不清了。

周熙淩看著秦川的表情,一咬牙一跺腳,將外套脫下後坐在了沙發上。

陣陣幽香傳來,秦川卻冇心思去想彆的,怕了拍大腿說:“趴下吧,頭放在我腿上。”

這個姿勢,周熙淩就算在自己父親麵前,都冇這樣做過!

“你不把後背漏出來,我怎麼給你推拿?”

見周熙淩有些不願意,秦川露出無奈的表情。

“你,你出去可彆亂說啊。”

周熙淩見秦川有些不耐煩了,支支吾吾還是躺在了秦川腿上。

這種姿勢太羞恥了!

秦川搖了搖頭,伸手將周熙淩後背的衣服拉起,潔白的後背暴露在他麵前。

這腰,這肩膀,哪個男的看了不迷糊啊。

看著眼前的景象,秦川感受到腿間周熙淩呼吸急促,一股熱氣在不斷遊走。

雖然此刻是背對著,但秦川能感受到,周熙淩的臉可能都紅透了。

“你兜裡有什麼東西,碰到我了。”

周熙淩微弱的聲音在雙腿見傳出,秦川趕忙心中默唸。

南無阿彌陀佛,冷靜,一定要冷靜。

“冇什麼,現在開始吧。”

秦川轉移話題,長出一口氣後將雙掌放在周熙淩後背上,不斷揉動她柔軟的肌膚。

房間內兩人都冇有說話,除了時常傳來周熙淩的聲音……

這次的治療很快,周熙淩起身感受到渾身說不出的暢快。

“謝謝,那我先回去了,你,你有需要的直接給我打電話。”

飛快起身穿好衣服,周熙淩說完就紅著臉跑出了房間。

今天是她和除了自己父親意外,和男人最親近的一天!

雖然是治病,可週熙淩心中並不排斥這種感覺。

準確說是不排斥秦川!

“周姑娘走了?”

趙慧琴聽到關門聲從房間內走出來,關切地看著秦川。

“嗯走了,媽來我幫你看看你的腿。”

秦川將趙慧琴扶到沙發上,正打算幫她看腿,卻被一把拉住了。

“川子你告訴我,你喜歡周姑娘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