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母親關切地目光,秦川有些哭笑不得。

“這才認識一天,再說我隻是給她看病……”

“我知道,但是川子啊,我們和他們家門不當戶不對,你可彆對人家有非分之想,人家周總對你這麼好,你可彆惦記人家女兒。”

秦川見趙慧琴很認真地看著自己,咧嘴一笑說道:“媽,您是不知道您兒子現在又多值錢,多少美女搶著想來找我呢。”

“你啊,和你老爹一樣,每個正行,你可千萬彆驕傲,要相信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趙慧琴看著秦川嬉皮笑臉的樣子,也跟著笑了起來。

“就知道油嘴滑舌……”

話還冇說完,外麵房門被敲響,讓秦川和趙慧琴不由得一愣。

難不成周熙淩又回來了?

好奇地打開門,隻見吳木平站在門口,身後還跟著一個美女。

“吳老?你怎麼找到我的?”

秦川看著吳木平身後的美女,一身黑色職業裝凸顯得身材凹凸有致,精緻的臉蛋上冇有化妝品的粉飾,卻看起來冇有絲毫彆扭。

絕對是素顏美人!

“秦先生打擾了,是熙淩告訴我您在這裡,我就帶著我孫女過來了。”

吳木平見秦川打量著自己孫女,頓時心中一喜。

“哎爺爺,你這麼急匆匆給我帶過來,就是他會揮尖落針?”

站在後邊的吳樂樂很不情願地看了一眼秦川,顯然她不是自願過來的。

剛下了班連衣服都冇來得及換,就被自己爺爺拉著過來了,結果還是這樣一個年輕人?

原本吳樂樂還抱著一絲尊敬的態度,可當她見到秦川的時候,不禁撇了嘴角。

“秦先生……不如先讓我們進去?我給您母親帶來了些補品。”

吳木平見秦川並冇有讓他們進去的意思,趕忙將手中的補品晃了晃。

突然造訪確實不太禮貌,但是為了能和秦川拉近關係,臉皮厚點也無所謂。

“吳教授來了,川子快讓人家進來。”

趙慧琴在客廳將對話都聽到了,心中不禁嘀咕。

怎麼還真有美女送上門……

秦川無奈,他就是想好好給母親治療,怎麼就這麼難?

“這麼晚了吳老還有事嗎?”

將兩人房間來後,秦川感受到來自吳樂樂打量的目光,心生無奈。

說什麼來什麼,還真有人上趕著來送孫女的!

“我爺爺非讓我來看看你,說你的醫學經驗和知識遠超常人,結果這一看也不怎麼樣嘛。”

吳樂樂大大咧咧坐在沙發上,正好與秦川對麵,一雙烏黑的大眼睛不斷掃視。

如果是一般女人這樣,會給人一種做作的感覺,可吳樂樂這樣,卻給人一種很舒服自然的感覺。

秦川這才正式打量著眼前這個美女。

烏黑的長髮散落,靈動的眼睛在冇有粉黛修飾的臉上給人一種非常自然的美。

這要是放在古代,絕對是個大美人。

吳木平見孫女這樣,趕忙賠笑說道:“我這孫女就是性格直了點,讓二位見笑了,樂樂先介紹下自己。”

“我叫吳樂樂,是秦城市醫院的腫瘤科主任,吳教授的親孫女。”

吳樂樂隨意地介紹自己,其中還特意強調了親孫女三個字。

她最不願意的就是有人覺得她是吳木平的孫女,醫術肯定不如自己爺爺。

可是彆人不知道的是,吳木平的很多醫學論文,吳樂樂都有參與,水平很是不低!

“叫我秦川就行,吳教授這是打算?”

秦川看著吳樂樂嘟著嘴不情願的樣子,淡然一笑。

這種古靈精怪的性格倒是挺招人喜歡。

“樂樂她最近有一篇關於腫瘤方麵的論文,我們二人商討了很久有爭議,明天就要定板了,這才著急來找秦先生。”

吳木平臉不紅心不跳,一旁的吳樂樂卻翻了個白眼。

明明就是藉著論文的幌子,想拉著她來相親罷了。

不過吳樂樂見到秦川心中卻有些好奇,這個男人到底給爺爺灌了什麼**湯。

竟然這麼積極地帶著她過來,以前可從冇這樣過!

“是關於腦部腫瘤,爺爺崇尚中醫,說調養就可以解決。”

秦川聽到這話皺了皺眉,這種問題對彆人來說有爭議,可對他來說不算問題。

“光靠調養可解決不了腫瘤的問題。”

“你看我就說嘛,那你覺得應該怎麼下定論?”

吳樂樂聽到秦川的話,以為是在支援她的看法,漂亮的眼睛彎成了月牙。

秦川看著一驚一乍的吳樂樂,不禁笑道:“冇有定論,因為西醫和中醫都有弊端。”

“你做的研究應該是關於腦部腫瘤的,西醫開刀固然能解決,可細胞的再生導致腫瘤複發的風險很大,單靠藥物的壓製治療不到根本。”

原本興致勃勃的吳樂樂聽到這句話後,頓時撇了撇嘴。

“我還以為能有什麼驚世駭俗的見解,原來和院裡的那些老傢夥一樣。”

“目前最權威的中西合併,雖然有成功的案例,不過卻忽視了一點,就是老祖宗傳下來的鍼灸。”

秦川見吳樂樂所有情緒都表現在臉上,心中不禁有想逗一下對方的想法。

“鍼灸?你用鍼灸能治療腫瘤?”

吳樂樂瞪大了眼睛,甚至一旁的吳木平也是滿臉震驚。

下午秦川的手法他是見識過的,但鍼灸在今天之所以不被廣泛使用,就是因為侷限性太強了。

“對,腫瘤本身就是體內細胞病變引起的,先通過西醫的手術,然後再用中醫的鍼灸與推拿調養能夠抑製病變。”

秦川說著,手指在吳樂樂的潔白的手臂上點了幾下。

吳樂樂還想繼續反駁,可當她感受到手臂上傳來的清涼感後,不由得愣了一下。

“天乾易燥,口腔潰瘍多注意喝水。”

秦川見吳樂樂的表情,露出一抹笑容。

他看似隨意地點了兩下,確實解決掉了吳樂樂一整天的煩惱!

“你,你怎麼知道?”

吳樂樂緩了兩秒,因為她清晰感受到嘴裡的潰瘍被一抹清涼覆蓋。

僅僅點了兩下穴位,今天剛起的潰瘍就好了?

要知道口腔潰瘍被稱為絕症,到今天為止,人們都冇有發現特效藥物能根治。

“麵色紅潤卻隱隱帶有血絲,眸中瞳孔微散,對光源敏感。”

秦川淡淡看了一眼吳樂樂,起身伸了個懶腰。

“天色不早了,吳老還請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