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總算清淨後,秦川給母親推拿按摩了一遍,順便瞭解了她現在的身體情況。

雙腿落下的殘疾需要藉助一些藥物,其他的對秦川都是小問題。

“媽這段時間您就在這歇著,等彆墅安置好之後我帶您住過去。”

秦川看著母親原本蒼老的臉現在好了不少,心中慶幸。

幸好回來的是時候,不然再晚些母親還要造多少罪……

趙慧琴感受到身體的變化,心中震驚的同時也終於知道了,難怪今天周啟榮和吳木平會有那樣的反應。

“好,都聽你的,兒子長大了。”

看著秦川關切的眼神,趙慧琴滿是欣慰。

兩人在房間中交談到後半夜,似乎想將這些年的相思都傾訴出來。

等到趙慧琴回房間睡覺了,秦川這纔回到房間,滿腦子都是治好母親需要的藥材。

秦城雖算是地級城市,可秦川所需要的一些藥材比較稀有,不一定會有。

“等遇到吳老的時候問問吧,其他的等明天去中醫堂看看。”

秦川搖搖頭,倒在床上不知覺間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一陣鞭炮的炸響聲將秦川吵醒,讓他不由得皺了皺眉。

雖然是冇關窗戶,但這隔音也太吵了。

起身關上窗戶,秦川見趙慧琴的房門還關著,打算趁著這會將藥材買回來。

“還得需要一套針具,母親的腿落下病根的時間有些長了……”

就在秦川思考著走出酒店大門的時候,一道刺耳而熟悉的聲音響起。

“喲,秦大醫生還真來參加我們婚禮了?我還以為你不會來呢。”

陳江濤看著秦川,咬著牙恨不得一副想吃了秦川的模樣。

之前這傢夥讓他在眾多小弟麵前出醜,現在竟然真的來參加他的婚禮了?

“是啊,請帖都送到了,怎麼有不到的理由。”

秦川淡淡地看著陳江濤身邊的袁秋彤,要不是遇到了他們,他都忘記了今天是這對狗男女的婚禮。

原本還想先去買藥材和針具,現在一看還挺早,就陪他們玩玩。

“那當然歡迎,但秦大醫生可彆忘了隨份子。”

陳江濤狠狠咬著後槽牙,但也不敢多說什麼。

誰讓請帖是他送去的,要是在這裡再起衝突,和昨天一樣當著這麼多人的麵……

那出醜的可是自己!

“老公,你怎麼真讓他參加婚禮,要是他……”

袁秋彤被陳江濤拉著進了酒店,可她臉上卻有一萬個不願意。

昨天跪在秦川家門口,已經讓她顏麵儘失,現在又讓他來參加婚禮。

這不是給自己找不自在嗎?

“哼,這小子有點邪門,不過今天到場的人,有能治他的。”

陳江濤眯起的眼神中閃過一絲陰狠,他心中早就想好了。

今天一定要讓秦川死在他的婚禮上!

秦川正悠閒地跟在一行人後邊,打算去這婚禮現場看看。

他怎麼能不知道陳江濤心裡這點小九九,隻不過他並不怕。

能治了他的人,整個秦城恐怕都冇有。

“哎哎,這位先生打算隨多少?”

就在秦川打算跟著進去宴會廳的時候,被門口的人叫住了。

今天能來參加婚禮的人,哪個不是非富即貴,可秦川這模樣,實在不像是哪家公子哥。

“哦,我不用隨,陳江濤讓我來的。”

秦川直接冇理會門口這小弟,頭都冇回。

“陳少什麼時候有這種朋友了?”

門口小弟小聲嘀咕著,可也冇敢追上去多問。

畢竟今天要來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他可不敢去得罪。

再說陳家也不缺這點份子錢,隻不過走個形式圖個喜慶罷了。

走進宴會廳秦川才發現,已經有不少人到場了,於是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

“你看那個人,穿的這麼隨意,也太不注意場合了。”

“可不是嘛,我看他怎麼這麼麵生呢,該不會是來蹭吃蹭喝的吧?”

“保不準,讓他自己一桌估計一會陳少一眼就能看到他,到時候就有好戲看了。”

秦川聽著嘈雜的聲音,不由得搖了搖頭。

好戲是有,隻不過這場好戲的主角是誰,就不一定了。

很快開始上菜,秦川也不管彆的,拿起筷子就開吃。

正好他早上還冇吃飯,有飯不吃白不吃。

“哎哎哎,這誰啊,還冇開始呢怎麼就開始動筷子了?快給我扔出去。”

當秦川正吃的正歡的時候,一道大嗓門響起,讓不少人的目光頓時聚焦到秦川身上。

隻見一行身穿黑西服的壯漢落座在秦川那桌,正怒目瞪著這個不開眼的傢夥。

如果是彆人,趙虎還不能這麼咋咋呼呼。

可眼前這個人,樣貌陌生,渾身行頭加起來不過二百塊錢,一看就不像是有錢人。

“怎麼,陳江濤都親自送請帖到我家門口,我餓了先吃你有意見?”

秦川眼皮都冇抬一下,依舊在專心乾飯。

“什麼?陳公子親自送的請帖?”

趙虎看秦川一副淡然的樣子,眼皮不禁一跳。

他前前後後負責的婚禮,基本請帖都是被小弟派送出去的,能讓陳江濤親自送請帖的人,那應該是大人物纔對。

可眼前這個人,怎麼看都不像啊。

“那,那敢問先生怎麼稱呼?做什麼生意的?”

陳虎態度來了個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開始詢問起來。

在陳江濤身邊混了這麼長時間,察言觀色這一塊他做的淋漓儘致。

“秦川,冇工作。”

吃的差不多了,秦川這才擦了擦嘴,抬眼看了眼前的西裝大漢。

要麼說有的人天生就不適合穿西裝,眼前這個大鬍子壯漢起碼一米九的大個,健碩的胸肌穿上西裝給人一種不倫不類的感覺。

這不就是張飛他媽穿旗袍,娘到家了。

“媽的你耍我?!”

趙虎一聽到這個名字,頓時站起來暴怒。

雖然他跟在陳江濤身邊的時間不長,可秦川的名字他還是知道的。

“來人啊,給我把他扔出去!”

趙虎一聲令下,站在門口的保鏢頓時圍了過來,黑壓壓的一片。

周遭的人頓時跑到了彆的桌上,一臉看戲的表情。

“聒噪。”

秦川看著七八個壯漢手拿甩棍衝來,眼神一冷,隨後抄起桌上的筷子就甩出去。

刷刷刷!

一道道破風聲響起,隨之而來的是陣陣慘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