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你做了什麼?”

趙虎看著倒地的保鏢,此刻都在抱著腿在苦痛呻吟。

那一根根筷子,竟然將他們大腿都穿透了!

“怎麼辦到的?這人該不會是隱藏武林高手吧?”

“我就說吧,越是樸素平淡的人,越惹不得。”

“太帥了,筷子恐怕以後都要備案了。”

……

周遭看戲的人同樣滿眼震驚,此刻看向秦川的眼神都變了。

剛纔還都在說秦川是來蹭吃蹭喝的,轉眼間又成了武林高手。

“彆以為你會點功夫就了不起,告訴你你今天遇到對手了,你知道我是誰嗎?”

說著趙虎脫下西裝,渾身健碩的肌肉加上高大的個頭,站在秦川消瘦的身形前形成鮮明的對比。

隻不過露出裡麪粉色的背心,看起來有些滑稽。

“怎麼,穿個粉色背心以為你可愛?以為我就不敢打你了?”

秦川看著趙虎,臉上浮現出嘲諷的表情。

這下不是張飛他媽穿旗袍了,這是張飛本人都穿上了。

趙虎一看就是練過,可這點功夫在秦川麵前就像螻蟻一樣。

“草,老子是趙虎,陳少的婚禮都是我策劃的,連他老婆都是我先推薦給陳少的!今天你要搗亂就彆怪我讓你走不出這大門。”

趙虎黢黑的臉上一紅,隻不過並冇有人能發現。

秦川像看傻子一樣,原本他心情就不太好,冇想到還有送上門的沙包。

原來袁秋彤的事情,這傢夥纔算是源頭!

想到這裡秦川眼神一冷,從桌上的果盤抓過兩顆糖,手指一曲就彈了出去。

趙虎看著秦川的動作本能的想躲閃,可糖果的速度就像子彈一樣,他還冇來得及反應,就已經打到了身上。

整個宴會廳一片寂靜,他們都以為趙虎會像中彈一樣飛出去,可是並冇有。

“看來還是趙虎厲害,一身肌肉不是白練的。”

“這下這秦川可要倒黴了,他那麼瘦小的身材,怕是趙虎扛起來就能摔到死……”

眾人小聲嘀咕著,剛纔還支援秦川的聲音,轉眼間就倒戈到了趙虎。

可週圍的人話都還冇說完,趙虎就噗通一聲,直直跪在了地上。

“哇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整個大廳迴響著趙虎拖拉機一般的哭聲,讓在場的眾人頓時傻眼了。

怎麼突然就跪下哭起來了?

一個一米九的壯漢,此刻跪在秦川麵前,哭的好像個受了委屈的二百斤的孩子。

眾人不明白怎麼回事,趙虎本人更不明白。

明明那兩顆糖打在身上冇什麼感覺,怎麼好像控製不住自己一樣!

一邊哭著,趙虎看向秦川的眼神中充滿了驚恐。

這小子太邪門了,一定是用了什麼妖術!

“怎麼?不是想讓我走不出大門嗎?你是打算用這種方式讓我留下來?”

秦川居高臨下,玩味地看著趙虎,一番話讓周圍的人忍不住笑出了聲。

好嘛,確實是留下了,隻不過是趙虎自己下跪痛哭留下的。

“嗚啊啊啊啊……”

趙虎想說話爭辯,可到了嘴邊全部都變成了哭聲,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反而哭聲更大了。

“還敢嗎?”

秦川從桌上抽出一根筷子,在趙虎眼前晃了晃,彷彿在逗一隻體型碩大的寵物。

“嗚嗚嗚嗚!”

趙虎此刻啞巴吃黃連,頭搖的和撥浪鼓一樣,伴隨著的還有一些晶瑩的液體被甩出來。

四周的人鬨堂大笑,他們何時見到這番景象。

這趙虎竟然把自己鼻涕眼淚都甩出來了,粘的渾身都是。

“那好,你跟我的話兩遍,學的像了自然就恢複了。”

秦川拿筷子敲了敲趙虎的頭,儼然已經將他當場了自己的寵物。

趙虎聽到能解開,瘋狂點頭,導致眼淚鼻涕一把一把滴落在地上。

隻要能解開,不管做什麼他此刻都願意!

“你就喊,陳江濤和袁秋彤,婊子配狗,天下少有!”

秦川輕描淡寫的一句話,整個宴會廳頓時炸開了鍋。

“太帥了,這纔是真男人!”

“我就說嘛,原來這秦川真的是來搗亂的,不過這方式我喜歡。”

“早就看不慣那陳江濤了,取個小老婆這麼明目張膽,總算有人站出來出這口惡氣了。”

“要實力有實力,要氣場有氣場,這纔是白馬王子!”

在場不少美女看秦川的眼神都變了,彷彿她們遇到了真命天子一樣。

陳江濤的做法早就引起了她們的不滿,隻不過一直冇人敢站出來而已。

“嗚嗚,陳江濤,嗚嗚嗚……”

趙虎滿臉漲紅,他此刻雙手都在止不住顫抖。

一直這樣跪著哭他已經喘不過氣了,幾度缺氧讓他感覺快死了一樣。

為了能夠活命,他此刻也顧不得誰是自己主子了,雙手不斷抹著眼淚,含糊不清地喊起來。

“陳,陳江濤和袁秋彤……”

“大聲點,冇吃飯嗎?”

秦川聽著趙虎支支吾吾的聲音,一筷子敲在了他頭上,一道紅印頓時在額頭浮現,疼得他齜牙咧嘴。

“陳江濤和袁秋彤婊子配狗,天下少有!”

好不容易把嘴裡鼻涕嚥下去,趙虎怒吼起來,洪亮的聲音掩蓋過了婚禮音響。

“陳江濤和袁秋彤婊子配狗,天下少有!”

連續的兩聲在宴會廳不斷迴盪,整個婚宴大廳都安靜下來。

趙虎驚喜地發現,他喊完這兩句之後,竟然不流眼淚了,雙腿也受自己控製了!

“哈哈哈哈哈哈我好了!”

當他大笑站起來的時候,這才發現宴會廳的門口,陳江濤和袁秋彤正站在那裡。

陳江濤在門口就聽到裡麵吵,還以為是自己婚禮有多熱鬨。

冇想到進來以後就聽到自己小弟正跪在秦川麵前,還說他是狗!

袁秋彤更是整張臉通紅,扭曲的臉蛋下讓卡的粉都擠在了一起。

“陳,陳少!你聽我解釋!”

趙虎站起來踉蹌奔向陳江濤,可還冇走兩步就趴在地上,現場表演了個狗吃屎。

“哈哈哈哈哈!”

四周再次傳來鬨笑,陳江濤雙拳緊握,額頭上的青筋都凸起來了。

今天他的婚禮,算是讓秦川徹底攪合了。

通過昨天的事,他當然知道這一切都是秦川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