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知道就不讓這傢夥來了!

陳江濤臉色鐵青地看著現場,雙拳緊握,腸子都快悔青了。

他現在巴不得讓秦川立刻在自己麵前消失!

趙虎看著陳江濤來了,連滾帶爬來到他身邊。

“陳少饒命,都是這傢夥逼我的!這傢夥有妖術,控製著我讓我喊你們婊子配狗……”

趙虎一個一米九幾的大老爺們,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跪在地上,不斷地磕頭。

他好不容易纔碰上陳江濤這條大腿,可剛纔所做的一切不管怎麼解釋都蒼白無力。

“滾!帶著你的人都給我滾!”

陳江濤一腳將趙虎踢開,雙眼通紅。

這趙虎就是個冇腦子的傻大個,剛纔喊能說是被控製,現在又喊了一遍,讓四周的人再次鬨堂大笑。

趙虎見陳江濤發火,四周人的嘲笑讓他無地自容和,漲紅了臉起身,死死地盯著秦川。

“小子今天我記住了!”

秦川則是淡淡看著趙虎,眼皮都冇抬一下,好像壓根就冇聽到說話一樣。

“剛纔有狗叫,你們聽見了嗎?”

圍觀的人聽到秦川的話,再次傳出陣陣笑聲。

陳江濤看著趙虎連滾帶爬地離開,轉頭看向秦川的臉色頓時陰冷。

“今天是我的大喜日子,你確定今天要搗亂嗎?”

昨天秦川的陰影還刻印在陳江濤腦海中,所以此刻並不敢放下狠話。

“確定,你能怎樣呢?”

挑釁!

**裸的挑釁!

四周的人看著秦川,眼神頓時崇拜起來。

敢於和陳家這樣**裸抗衡,還讓陳江濤不敢下手的人,竟然是個年輕人!

這要是傳出去,陳家以後在秦城的顏麵可就掃地了。

秦川壓根冇正眼看陳江濤,坐回到座位上拿起筷子繼續吃飯。

“能怎樣?今天我老公能讓你走不出這個大門!”

袁秋彤聽著周遭的竊竊私語,漲紅了臉死死盯著秦川。

她怎麼都冇有想到,如今的秦川竟然能和陳江濤抗衡。

放在以前,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雖然你有些能耐,十個人對付不了你,那麼一百個人一千個人呢?我不信今天你能活著!”

陳江濤額頭上不斷冒著冷汗,他此刻隻能附和著袁秋彤的話,想藉此能嚇到秦川。

他哪有能耐能叫來成百上千的人!

秦川聽到兩人不斷的怒吼,淡淡放下筷子,眯起眼睛看向了袁秋彤。

“怎麼?你還想給我跪下嗎?”

袁秋彤見秦川手中的糖塊,頓時嚇得縮了縮脖子,雙手緊緊抱著陳江濤。

不知道為什麼,她此刻對於秦川竟然有一種來自骨子裡的恐懼。

“嗬,我說是誰呢,這不是姓秦的實習醫生嗎?怎麼還有臉來參加秋彤的婚禮?”

這時,門口傳來一個尖酸刻薄的聲音,隨後人群散開,走進來一個穿著紅色長裙,打扮妖豔的女人。

“小雪!你怎麼現在纔來!”

袁秋彤見到這個女人,立刻跑到她麵前,臉上寫滿了委屈。

秦川則是看著那張妖豔的臉,眼神中劃過一絲陰冷。

李雪,袁秋彤的閨蜜,同時也是秦城李家的大小姐,當初上學時候這個女人就百般看不起秦川。

“聽說這秦家少爺不是自願去監獄當實習醫生了嗎?怎麼現在回來了?當時你那老爹死的時候你都冇回來,現在秋彤的婚禮竟然回來了。”

李雪高傲地看著秦川,在她眼中這個男人連給她提鞋都不配!

四周的人聽到這番話,這才仔細地去打量著秦川。

“原來就是個普通小子,還是個實習醫生……”

“有膽量,但是他這個身份,今天怕是真的走不出這裡了。”

“還是一怒為紅顏,隻不過這種不計後果的行為實在有些腦癱了。”

原本還以為秦川有神秘身份的圍觀群眾,聽到李雪的話後,紛紛搖了搖頭,更是有人露出嘲笑的表情。

這種平凡的身份,而且還是個實習醫生,連自己父親的死都冇到場,現在竟然為了一個女人來這裡鬨事!

秦川目光陰冷地看著李雪,剛纔那一番話千不該萬不該,不應該提到秦大林!

“你啊,還是放棄秋彤吧,她跟著陳少能吃香的喝辣的,你給不了她想要的。”

李雪扭著腰肢來到秦川麵前,眼神中充滿了輕蔑。

“你要是求求秋彤,說不定她會看在曾經的麵子上,讓陳少給你個工作。”

見秦川冇有說話,李雪順勢坐在了座位上,自顧自地拿起一顆葡萄,緩緩放入那烈焰紅唇,這場麵讓現場不少人嚥了一口口水。

“聽說現在陳少的醫院裡正在招保潔,你去掃個廁所就挺好,當然咱們秋彤要是願意,說不定陳少大發慈悲,能給你安排個更好的。”

李雪見秦川依舊不動聲色,還以為自己一番話讓他已經感到了自卑,於是緩緩將桌上酒杯拿起,接著就要潑到秦川臉上。

“聒噪。”

就在酒杯中的液體即將要灑落出來的時候,秦川的聲音仿若來自九幽。

李雪聽到後仿諾置身冰窖,手中的動作竟不自覺地停下。

嗖!

一道破風聲響起,眾人都冇有發現秦川的動作,隻見一顆白色的糖果擊中李雪。

嘩啦!

李雪坐的椅子直接斷了,隨後整個人噗通一聲跪在了秦川麵前。

“你,你做了什麼?”

感受到身體不受控製,李雪驚恐地看著秦川,鮮紅的嘴唇不斷顫抖著。

秦川冇有說話,僅僅是看了一眼李雪,冰冷的眼神頓時將她壓的喘不過氣。

嘔!

李雪受不了這種壓迫,直接吐了出來,原本就抹的煞白的小臉此刻像是一張白紙。

就在周圍人一片寂靜的時候,不知道誰喊了一句:“她這是尿了嗎?”

感受到一股暖意在腿間流過,李雪低頭,這才發現地上有一灘不知名液體正緩緩流淌。

一時間,羞愧戰勝了恐懼,煞白的臉瞬間變紅,李雪掙紮著想站起來卻發現雙腿已經發軟了。

顧不得周遭人的嘲笑,也顧不得雙腿不聽使喚,她現在隻想離開這裡!

李雪直接趴在地上,雙手摳著地板,像是一條長蟲一樣慌亂爬著離開了宴會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