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江濤看著整個大廳的混亂場麵,一時間不知該怎麼辦了。

他當然想衝到秦川麵前把這傢夥活活打死,奈何他冇這個實力啊。

就這樣衝上去,被活活打死的百分百是他自己。

“誰在這吵吵鬨鬨的,像話嗎?!”

就在這時,一道洪亮而威嚴的聲音響起,隻見門口出現一個身穿中山服的中年男人。

“陳大雷!華南陳氏集團的總裁來了!”

“他不是在南方嗎?竟然還是來參加陳江濤的婚禮了。”

“這下秦川死定了,陳大雷黑白兩道通吃,手段相當了得。”

……

聽著周圍亂糟糟的聲音,秦川卻好像冇反應一樣,依舊自顧自地拿起桌上的紅酒,給自己倒了一杯。

“爸!就是這個傢夥!他不僅攪亂了我的婚禮,還說要將整個陳家趕出秦城!”

陳江濤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走到父親麵前,臉上的表情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這的確是他長這麼大以來,最委屈的一次。

周圍的人聽到後紛紛翻了個白眼。

還真是不要臉,明明是他的小弟找事在先……

眾人心中雖然這樣想,卻冇有一個人敢出聲。

惹到了陳家這樣的龐然大物,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好啊,現在的年輕人真是越來越出色了,既然這麼出色,那就留在這裡彆走了吧。”

陳大雷淡淡看了一眼背對著的秦川,微微一揮手。

頓時,門外湧進大批保鏢,黑壓壓地將整個宴會廳包圍起來。

這些保鏢可不像之前陳虎那樣的水貨!

圍觀的群眾看到這陣仗紛紛後退,生怕殃及到自己。

“完了,這秦川今天恐怕就要消失了。”

“唉,可惜了,這帥氣的模樣要是有些背景,我都想嫁給他了。”

“惹到誰不好,偏偏惹到陳家,他這樣死了也就死了……”

這時趙虎在黑壓壓的人群中走出來,賠笑著向陳江濤走來,隨後看向秦川的眼神中滿是陰狠。

“陳少,是我去找的陳總,你冇事吧?我帶人來救你了!現在我們就弄死這小子!”

剛纔這小子讓他顏麵儘失,現在就要他雙倍換回來!

周遭議論紛紛落在陳江濤耳中,心中的底氣一下子就上來了。

“哈哈哈哈,秦川你要是害怕了,現在過來給我把鞋舔乾淨,我就勉強讓你留下全屍。”

陳江濤仗著身後人多,一步步走向桌前,順手就抄起了一瓶紅酒。

“當然你不用擔心,你那瘸腿的老母親,用不了多久也會去和你團聚的。”

看著秦川坐在桌前不為所動,陳江濤已經被怒氣衝昏了頭腦,手中的酒瓶順勢就要砸下。

“滾。”

冰冷的聲音響起,隻見秦川瞬間消失在座位上。

在場的人以為自己眼睛花了。

啪!

嘩啦!

清脆的酒瓶碎裂聲響起,陳江濤不可思議地看著空蕩蕩的座椅,一時間傻在了原地。

剛纔還坐在這裡的大活人,怎麼突然就消失了呢?

就在疑惑的時候,隻見一道殘影出現在陳江濤身後。

陳大雷心中一驚,連忙喊道:“畜生你敢!”

啪!

話音還冇落下,隻聽見一聲清脆的巴掌聲響起。

忽的,陳江濤隻感覺到一陣無法控製地天旋地轉,隨後整個人都飄飛了起來。

空中旋轉三週半,伴隨著的還有一道鮮紅的血花在飛舞。

隻不過這個優美的姿勢,並冇有一個完美的落地。

咚!

陳江濤結結實實落在地上,現場一片鴉雀無聲。

這是人能辦到的嗎?

那麼快的速度!

“爸……救我,救我!”

秦川居高臨下地看著自己,陳江濤心中的恐懼大於身上的疼痛,可他不管再怎麼聲嘶力竭,聲音依舊很微弱。

“剛纔你說了……我媽?”

秦川麵無表情,像是盯著一條死狗,身上散發出的氣場讓整個宴會廳溫度驟降。

龍有逆鱗!

剛纔陳江濤的話激起了秦川的殺心,此刻他想要殺了陳江濤,誰也攔不住!

所有人感覺像被施展了定身術一樣,想動一根手指頭都困難。

陳大雷震怒,死死看著秦川消瘦的身影,額頭上青筋暴起。

“你敢動一下,我陳大雷定要你死無全屍!”

憤怒的聲音響徹宴會廳,可秦川就好像冇聽見一樣。

他緩緩抬起腿,狠狠一腳踢在了陳江濤腰間。

啊!!!

殺豬一樣的慘叫聲響起,陳江濤捂著後腰在地上不斷打滾,額頭上豆大的汗珠不斷滴落。

“死無全屍?”

秦川重複了陳大雷的話,接連兩腳踢在了陳江濤身上。

劇烈的疼痛超出了陳江濤的承受,嘴角不斷溢位鮮血。

秦川的這三腳,已經將他的腰子踢得破裂不堪,就算是不死救過來,也是廢人一個了。

所有人看到這場景都倒吸一口涼氣。

眼前這個看似樸素的年輕人,彷彿是審判者,在用最殘忍地刑罰審判著罪犯!

此刻,陳江濤渾身抽搐,身體承受不住這種痛苦,雙眼一翻直接昏死過去。

整個大廳鴉雀無聲。

“老公!”

袁秋彤僵硬的身體能動以後,慘叫一聲,慌亂朝著陳江濤跑去。

這一刻她是慌了,但不是關心陳江濤,而是怕自己好不容易攀上的富二代就這麼死了。

那她這段時間豈不是白忙活了!

想到這裡袁秋彤更加慌亂,踉蹌跑向陳江濤的時候,踩到了李雪留下的不知名液體。

頓時腳下一滑,臉朝地直直趴在了滿地的玻璃渣上。

“啊!!!”

刺耳的尖叫聲響徹宴會廳,隻見袁秋彤爬起來後整張臉上插滿了玻璃渣,鮮血直流!

嘶……

所有人看見袁秋彤的模樣,再次倒吸一口涼氣。

這直接毀容了吧!

美女怕是要變成醜八怪女鬼了!

袁秋彤雙手顫抖著,臉上的痛感讓她不敢去碰,整個人直接呆坐在原地。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快到陳大雷都不敢相信!

“好!好!好!!!”

陳大雷連著三聲好,隨後一揮手,周圍黑壓壓的保鏢立馬包圍了秦川。

“完了完了,這下秦川再能打,怕是今天也要交代在這裡了。”

“惹到誰不好,偏偏惹秦家,完咯……”

周圍的人趕忙再次後退,生怕一會誤傷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