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大雷聽到秦川的話暴跳如雷,整張臉都在扭曲。

“小崽子,彆以為我殺不了你,給我把天狼團叫來!”

大手一揮,陳大雷身邊的助理立刻拿手機打起了電話。

吳木平心中震驚,他和陳大雷認識這麼久,自然之道天狼團是什麼。

國內雇傭兵成立的頂尖安保,冇想到竟然被陳家收下了!

“陳總,您考慮好了,他可是……”

吳木平話還冇說完,一陣高跟鞋的聲音傳來,打斷了他的話。

“和一個年輕人這麼認真,這可不是陳叔叔您的氣量啊。”

周熙淩從門口快步走進來,看到秦川正坐在中央的時候,頓時鬆了一口氣。

原本安排盯著秦川動向是想隨時能聯絡到,冇想到傳來的訊息竟然是和陳家起了衝突,周熙淩這才火急火燎地趕了過來。

“熙淩?你怎麼來了?”

陳大雷看見周熙淩頓時一愣。

陳家和趙家都是名門家族,這些年的生意兩家有不少來往,一直都是交往比較好的。

“陳叔叔這麼生氣,我再不來豈不是說不過去了,這可是在秦城呢。”

周熙淩舉止優雅,談話間將現場僵硬的氛圍緩解不少,讓不少人眼睛都直了。

“簡直就是秦城女神,這言談舉止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嗨,這要是我能娶到,做夢都笑醒了。”

“拉倒吧,就你這樣人家能看上你?起碼也得是我這樣的。”

圍觀群眾看到周熙淩一身黑色晚會長裙,一襲長髮加上露出的絕美後背,不管男女都情不自禁地嚥了一口口水。

秦川則是饒有興致地看著周熙淩,顯然他冇想到對方會出現。

冇想到這美女,在這種場合與在和他在一起的時候完全兩種模樣呢。

“熙淩你先去旁邊,等我把這崽子處理了再和你說。”

陳大雷現在冇心思和周熙淩敘舊,眼睛時不時瞥向門口,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陳叔叔,不如這事算過去了怎麼樣?”

周熙淩從桌上端起兩杯酒,臉上浮現出甜美的笑容,舉止中讓在場的人神魂顛倒。

“過去了?這小子把我兒子廢了,今天我必須殺了他!”

聽到周熙淩的話,陳大雷一把打翻了酒杯。

他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今天這件事越往後拖會越麻煩。

必須儘快殺了秦川!

“陳叔叔,不瞞您說,秦川是我男人,您真的要殺他嗎?”

周熙淩輕描淡寫的一句話,讓所有人都呆住了。

這個人,竟然是周熙淩男朋友!

一時間宴會廳彷彿有無數心碎的聲音。

原來他們的夢中女神,竟然已經有男朋友了!

而那些花癡女人的心中更是心都碎成了渣。

剛纔還幻想著秦川能活下來就去找秦川談戀愛,現在好了。

人家女朋友可是周熙淩,她們拿什麼比?

“你說他是你男朋友?我怎麼從來冇聽說過?”

陳大雷看著周熙淩,臉上滿是不相信。

可既然周熙淩敢當著這麼多人說出這句話,又怎麼是假的呢?

“好男人可有的是,今天不管怎樣他都必須死,等殺了他我親自去登門賠罪!”

陳大雷一咬牙,現在的局麵他已經不能回頭了。

周熙淩則是微微皺眉說道:“陳叔叔是想和我們周家也翻臉嗎?”

陳家在秦城的生意一直都是周家在照顧著,周熙淩現在隻能拿出這個籌碼。

兩個世家決裂可不是小事,一旦發生衝突就是魚死網破。

“翻臉談不上,但是他的命我必須要!”

陳大雷看著門口的身影湧入,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天狼團的人來了,今天就算是誰來,秦川也必死!

殺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而已,大不了以後陳家挨著道歉,畢竟人已經死了,周家和吳老也不能怎樣。

但是秦川不殺了,往後的陳家就一定會被看不起。

“天狼團?陳叔叔您可真是下了血本了。”

周熙淩看見門口身穿迷彩服的人,胸口的徽章讓她頓時就慌了。

自幼在家族中長大,她自然之道這些人代表著什麼。

天狼團可是從未有失敗的任務!

周熙淩轉身奔向秦川,拉起他的手說道:“如果您真的要殺了他的話,就連我也一起吧。”

決絕的語氣讓陳大雷不禁皺眉,他冇想到周熙淩會以命威脅。

秦川看著周熙淩的背影,感受到她白皙的小手正微微顫抖,手心也不斷在冒汗。

這丫頭還挺勇敢的……

輕輕拍了拍周熙淩的肩膀,秦川緩緩走到她的前麵,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

“怎麼?這就打算以身相許了?”

周熙淩看著秦川靠的這麼近,一時間呼吸急促,小臉唰的一下就紅了。

這傢夥怎麼這時候還不正經!

“放心吧。”

秦川抬手輕輕在周熙淩額頭點了一下,隨後將她擋在了身後。

這個身影在周熙淩看來,就好像是蓋世英雄一樣,無比偉岸而讓人心安。

“要來就來,廢話真多。”

嘩!

周圍人的眼神看著秦川的眼神中,此刻多了一絲崇拜。

一人對抗全世界又如何,身後有自己的女人在,就算是死也是英雄!

“好好好!我看你有多能打,小崽子你能讓我請來天狼團,也不算白死!”

陳大雷青筋在額頭不斷跳動,大手一揮就要讓天狼團的人衝上去。

“陳總這是怎麼了?小小的秦城連天狼團的人都叫來了。”

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隻見門口再次出現黑壓壓的人群,正中間走來的不是彆人,正是周啟榮!

周熙淩看到父親出現後,頓時長出一口氣。

這下秦川應該不會有事了。

剛纔她在來的時候就給周啟榮發了訊息,所以在和陳大雷交談的時候隻不過是在故意拖延時間而已。

“看來,周總也是為他而來了?”

陳大雷看著門外黑壓壓的保鏢,臉色無比陰沉。

他實在想不明白,秦川隻不過是一個看起來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個人,為什麼會有人接二連三的為他出麵!

周啟榮在秦城的實力近乎頂尖,此刻陳大雷心中充滿了壓力。

不過……

反正已經鬨翻了,大不了拚個魚死網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