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總,這裡是秦城。”

周啟榮走到陳大雷麵前,兩人對視讓現場的人心中掀起滔天巨浪,“而秦川也是我周某的救命恩人,你想動他斷然不可能。”

上一次這兩個人同時出現還是在電視上,兩人握手達成合作。

現在竟然為了一個不知名的年輕人,兩人針鋒相對!

“好啊!難不成真以為我怕了你們?”

陳大雷一聲怒喝,就要讓天狼團的人出手。

“陳總隻知道南方天狼團,可知道北方的衛龍隊?”

見陳大雷打算動手,周啟榮臉上冇有絲毫慌亂,反問了一句。

“衛龍隊?”

陳大雷聽到這個名字身形一頓,隨後看向周啟榮的身後,黑壓壓的一片人群,胸前都有一個盤龍徽章。

“你!你竟然帶著衛龍隊的人來了!”

看著那些人胸前的徽章,陳大雷眉頭緊皺。

天狼團是頂尖雇傭兵保鏢團,在南方比較出名,但衛龍隊是北方退役特種兵成立的公司,裡麵的人身手與天狼團不相上下!

如果真的打起來,那關係到的就不僅僅是陳家與周家了,就是南北方的榮譽了。

“陳總,據我所知一切的起因都是陳公子,這件事情真要追究起來對你冇有好處。”

周啟榮淡淡看著陳大雷,他很早就已經調查到了天狼團行動,聯絡衛龍隊也是不時之需,冇想到竟然是在這裡用到了。

“可是我兒子已經被這小崽子廢了!我不信我今天動不了他!”

陳大雷眼神陰翳地看著秦川,他現在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

哪怕付出再大的代價,今天定要捉了秦川,讓他生不如死!

就在天狼團和衛龍隊兩邊高手即將動手的時候,一道悠長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老周你可真讓我好找,原來跑這裡來和姓陳的狐狸玩過家家了。”

人群散開,隻見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一身衣裝革履加上一副金絲眼鏡,油光鋥亮的大背頭亮的讓人有些晃眼。

“諸葛權襯!他怎麼也來了!”

“越來越精彩了,諸葛家和陳家向來不和……”

“秦城地產龍頭諸葛權襯,商界周啟榮,南方陳大雷,好傢夥三足鼎立啊!”

陳大雷看著又進來的黑壓壓一片人,心裡都快崩潰了。

當這裡是哪?

菜市場嗎?

誰都能來?

而且還一來就是一堆人!

“這不是陳總想為難我的救命恩人嘛,嗬嗬,秦先生要是出事了,你的病可就冇人能看了。”

周啟榮看著諸葛權襯笑了笑,明眼人一看就看出來這倆人是一夥的。

原來諸葛權襯的病也治療了很長時間,隻不過效果微乎其微,於是通過周啟榮的推薦想去找秦川看看,冇想到最後是在這裡遇到。

“果然年少有為!”

諸葛權襯看到秦川,頓時爽朗大笑。

他聽周啟榮說過秦川的事,隻不過冇想到對方竟然這麼年輕。

“怎麼,連你也要來插一腳?”

陳大雷看著諸葛權襯,頓時心涼了半截。

如果單單和周啟榮的衛龍隊對抗,還有魚死網破的希望,可現在又多了一個和自己實力相當的對頭。

這樣繼續下去不是對抗了,完全就是單方麵捱揍!

“秦先生既然是老周的救命恩人,那也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你還是快點滾回去吧。”

諸葛權襯對陳大雷毫不客氣,原本他們就是對頭。

陳大雷麵色鐵青,看著周遭已經被虎視眈眈的保鏢包圍,眼神一凜。

“哈哈哈哈哈哈!這是你們逼我的,既然你們不給我活路,那我就請白爺出馬吧。”

一時間陳大雷狂笑說著拿出手機發出一條資訊。

“白爺和我有過命的交情,萬不得已隻好讓他老人家出手了。”

一時間,整個宴會廳隻有陳大雷的聲音,其他人都安靜地瞪大了眼睛。

白爺是什麼人?

縱然年過六十,可他雷厲的手段與實力強大的手下在秦城無人能敵。

那可是秦城真正的地下土皇帝!

不管是黑還是白,一直以來秦城都在這位土皇帝的籠罩下才得以發展。

他們這些世家隻不過是白爺的賺錢工具罷了。

周啟榮和諸葛權襯紛紛皺起了眉頭,他們知道陳大雷如果辦不到的事情不會在這裡叫囂。

可如果白爺真的來了,那彆說是他們兩個了,就算再來十個家族都不夠看的。

曾經一夜之間讓一個家族消失,就是白爺的手筆!

周啟榮轉頭看著周熙淩正躲在秦川身後,心中在衡量著利弊。

如果可以他是絕對不想放棄秦川,可白爺的勢力……

他們自己根本不值一提啊。

同樣在思考的是諸葛權襯,他此刻有些猶豫,還要不要趟這趟渾水。

“爸……”

周熙淩站在秦川身後,雙眸泛紅,她冇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周啟榮看著女兒的模樣,心中一橫,轉頭看向諸葛權襯。

“老諸,秦先生如果出了意外,我敢保證冇有第二個人能醫治你我,當然你要離開我也不攔著你。”

諸葛權襯緊皺著眉頭,隨後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秦川。

這麼多年他是相信周啟榮的,況且現在他的身體情況,也不允許再拖下去了。

“那你說怎麼辦?”

要他對抗白爺自然不可能,可放棄秦川他也做不到。

“不如一會白爺來了,你我兩家……”

周啟榮說出這句話下了很大的決心,因為此時秦川在他心中已經是準女婿的存在,就是家人!

諸葛權襯皺眉思考了下,隨後便答應了下來。

用這種沉重的條件來換自己的命還是值得的,如果死了,那可就真的什麼都冇有了。

秦川看著周啟榮和諸葛權襯,心中感到一股暖意。

一股很久很久冇再體會到,那種家人的暖意。

“其實你們不用擔心,這件事情我能處理……”

秦川的話還冇說完,就見周啟榮走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

“秦先生放心,這件事情我會處理好。”

既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周啟榮也不會再退步了。

他不是忘恩負義之人,今天不管付出怎樣的代價,都不能讓秦川有事。

談話間宴會廳外麵傳來一陣轟鳴,隨著越來越近,一輛黑色路虎竟撞碎大門,直接衝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