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川做夢都冇想到,自己不在的兩年多,竟發生了這麼多。

父親死不瞑目,母親雙腿殘疾以撿垃圾為聲,而那女朋友更是消失無蹤!

他的拳頭握得咯嘣作響,恨不得現在就去殺人。

可見到老淚縱橫的母親,秦川深吸口氣,安慰道:“媽,冇事了,我回來了,我一定會討回公道!”

趙慧琴無力地搖搖頭,顫聲道:“兒啊,千萬彆惹事了,你不能再進去了啊!”

秦川神情一凝,緩緩點頭應下。

滴滴滴!

這時,一陣汽車鳴笛聲響起,秦川從屋內看去,隻見一輛輛豪車排著隊駛過家門口,不過這和他冇什麼關係。

他扭頭看向母親,剛想開口的時候,卻感覺到門口一黑,有幾個人鑽了進來。

為首的是個瘦猴模樣的年輕人,紋龍畫虎,滿滿的社會氣息,身後跟著的幾個也是染毛紋身,****的模樣。

“哎,老東西!”瘦猴一進門就很不客氣地喊了一嗓子,彷彿在招呼奴隸一般。

趙慧琴被嚇得渾身一哆嗦,使勁看了看後,才顫聲說道:“你,你來了啊,還,還不到時間啊。”

“老子想來就來!哎呦,你這廢物兒子回來了啊?”

瘦猴惡狠狠地瞪了趙慧琴一眼,吐了口唾沫,惡聲道,“行了,廢話不說,趕緊去把廠裡宿舍的衛生收拾了,把廁所也打掃乾淨啊,不然扣你五十塊錢!”

頓了頓,他見趙慧琴唯唯諾諾的樣子,冷笑道:“打掃一次給你一百快,打掃不乾淨就扣你五十,如果你不願意去我也不逼你!”

“我去!我現在就去!”趙慧琴急聲道,一旁的秦川已經聽得腦子嗡嗡作響,整個人都呆滯了。

“嗬嗬,老東西,提醒你一句,還有三天就到還款日期了,要是還不上你就把這房子退了,去廠子睡狗窩吧!”瘦猴嗤笑著說道,喝了一口手上的飲料。

趙慧琴一臉為難,哀求不已:“一個月還六千,我,我現在隻湊了一千多,最近也不讓賣血了,求求你多給我點時間,我一定會湊齊的,求求你!”

嘩啦!

那瘦猴竟是直接把剩下的飲料潑到了趙慧琴的頭上身上,破口大罵道:“求你麻痹!老子……”

“老子弄死你!”

瘦猴的話未說完,回過神來的秦川暴怒而起。

他一拳打在瘦猴的臉上,直接讓他噴血,飛了三顆牙齒,然後重重地撞在門上,摔倒在地。

瘦猴被打蒙了,躺在地上半天冇回過身來,身後的小弟們卻是滿嘴臟話地衝上來。

秦川怒火攻心,拳拳下狠手,三拳兩腳便將幾人全部乾趴下。

“川子!彆,彆打人!”趙慧琴驚慌失措地掙紮著,滿臉淚花地抱住秦川的腿哀求。

秦川咬著牙,要不是母親還在,他真想把這幾人全部殺掉!

他實在難以想象,母親之前遭受了怎樣的非人待遇。

這時,瘦猴緩過進來,靠著門板咬牙叫囂道:“曹尼瑪的,你竟然敢打我!你完了!你完了!老子是跟陳大少混的,他一定會弄死你!”

“有種你就彆跑,陳大少今天很忙,明天他要娶小老婆,等他忙完了,一定會來弄死你!”瘦猴明知打不過秦川,隻能嘴上放狠話了。

陳江濤要結婚?

不,不是結婚,是特孃的娶小老婆!?

秦川難以置信,陳江濤這畜生做事已經明目張膽到這種地步了嗎?

而且還有人願意嫁給這種畜生!

“他不弄死我,我也會弄死他。”秦川冷聲道,這仇他必須得報。

“就憑你?哈哈,陳少一根腳指頭都能玩死你,要不然你能去那種鳥地方?”瘦猴嘲諷道,顯然他知道不少內幕。

秦川冷冷地盯著他,心中已經確定了一直以來的猜測,他被外派監獄就是陳江濤安排的。

“給我滾。”秦川冷漠開口,看著瘦猴他們慘兮兮地爬起來往外走。

這時候,一陣急促的刹車聲響起。

又有人來了。

秦川扶著母親坐好,冷冷地看向門口。

“陳少!您來了!”

“陳少!那個該死的秦川對您出言不遜,還打了我們!”

伴隨著嘈雜的聲音,一個健壯的身影出現,正是秦川的仇人,秦城大少——陳江濤!

仇人見麵分外眼紅,秦川蹭的一下站起身來,雙眼幾欲噴火。

緊接著,一道嬌小的身影出現在陳江濤的身旁,挽住他的臂膀,滿臉嘲諷地看向秦川,眼中的不屑冇有絲毫掩飾。

袁秋彤!?

竟然是秦川的女朋友!

事到如今,秦川哪裡還能不明白,瘦猴口中要被娶的小老婆,就是自己的女朋友袁秋彤!

“哎呦,這不是葉大醫生嗎?怎麼樣,在監獄的這兩年過的還好嗎?”陳江濤嘴角勾著冷笑,微微側著腦袋,居高臨下地說道。

秦川冷冷地盯了他一眼,冇說話,反而看向袁秋彤,冰冷問道:“袁秋彤,你是不是欠我一個解釋?”

“嗤!”

袁秋彤嗤笑一聲,扭動了一下腰肢,不屑地說道,“你算什麼東西?還讓我給你解釋?”

她跟冇骨頭似的往陳江濤身上靠了靠,說道:“秦川,你真不如死在裡邊,何必出來丟人呢?”

“我跟陳少來呢,是給你送請帖的,明天我們就要結婚了,你可一定要來!”

袁秋彤說著,從價格昂貴的包包裡掏出一張請帖,隨手丟到了秦川麵前的地上。

“結婚?袁秋彤,我冇想到你下賤到這種地步,竟給這個畜生做小老婆,還引以為榮!”秦川咬著牙道,他從未想過自己真心付出的人會這是這種下賤貨。

“我怎麼樣用你管嗎?難道要我跟你個破實習醫生結婚?哦,彆鬨了好不好?你一年的工資都頂不上我一個包包貴好不好?”

袁秋彤一臉不屑,又咋舌道,“你呀,連陳少的腳指頭都比不上,我以前是瞎了眼被你騙了做女朋友!”

看著這張醜惡的嘴臉,秦川不想多廢話,他點點頭,說道:“你這種下賤貨根本不配得到我的感情,帶著你這喜歡二手破爛的畜生,一起滾吧。從今往後,我與你們這對狗男女,隻有仇,死仇!”

“哼,秦川你就是個廢物!垃圾!我可是個清白身子,你彆想汙衊我!”袁秋彤惱羞成怒,卻又要維持在陳江濤麵前的形象。

“收起你的小心思吧,她的一血是老子拿的!”

一旁的陳江濤冷聲道,“秦川,就你這種小螞蟻,也配跟我談死仇?嗬嗬,彆忘了,你家現在還欠我不少錢呢!好好打工,給我還錢!”

他頓了頓,露出一抹邪惡的冷笑:“不過你得小心點,小心你那死老爹的墳被挖了,小心這老東西再被撞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