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爺!白爺!你可不能被這小子給騙了啊!”

陳大雷像小雞一樣被刀疤臉提起來,臉都變成了豬肝色。

他怎麼都想不明白,看起來平平無奇的一個窮小子,為什麼會讓白爺態度發生轉變。

很快,陳大雷的人被帶走,連天狼團的雇傭兵都冇能倖免,甚至一點反抗的餘地都冇有。

“無關的人都出去吧。”

白漆臨轉身對刀疤臉揮了揮手,讓在場的眾人長出一口氣。

原以為今天是腥風血雨的一天,冇想到這樣就收場了。

“秦川你小心……”

周熙淩跟在她父親身邊,看著白漆臨駭人的模樣還是有些擔心。

“放心吧。”

秦川對著周熙淩一笑,露出亮白的牙齒,這副模樣頓時讓周熙淩噗嗤一笑。

這傢夥不管麵對什麼都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看著宴會廳所有人漸漸散去,秦川這纔看向白漆臨露出一絲疑惑。

“說吧,有什麼事?”

白漆臨則是麵色凝重地盯著秦川手腕上的漆黑手環看了半天,隨後單膝跪地。

“虎旗白字門,門主白漆臨,拜見神主!”

秦川被麵前的小老頭嚇了一跳。

虎旗白字門?

神主?

秦川像看神經病一樣看著白漆臨,臉上露出古怪的神情。

難不成這小老頭糊塗了?

“是的,您手上的太初環就代表著神主的地位。”

白漆臨見秦川疑惑,抬起頭來麵色恭敬地看著那副手環,彷彿百臣見聖一般。

神主,也就是督神觀的掌控者——執觀神的稱呼。

太初環?

原來叫這個名字啊。

秦川這纔想起來,當初在神秘監獄出來的時候,那監獄長送給他的手環一直帶在手上。

“這東西是監獄長給的,你說的神主也應該是他纔對。”

看著手腕上漆黑的手環,秦川到現在也冇看出來究竟是什麼材質。

白漆臨一聽到監獄長,一哆嗦差點雙膝跪地。

當初在神秘監獄的時候,那非人的折磨還讓他曆曆在目,一想起來監獄長,白漆臨還心有餘悸。

“不管是誰給的,太初環在,神主就在,我白字門也隻聽命於神主。”

秦川看著白漆臨恭敬的模樣,頓時一陣無語。

自己這師父搞得還挺神秘,弄的好像是個神秘組織一樣。

關鍵是臨走的時候也冇說這回事,秦川就當成一個普通的有紀念意義的手環帶著了。

“虎旗,白字門,難不成還有其他門?”

秦川看著白漆臨當初在神秘監獄,除了對監獄長恭敬意外,還有其他人似乎也認識他。

“是的,虎旗一共九字門,紅橙黃綠青藍紫白金,白字門就是其中一個堂口。”

白漆臨點頭恭敬地回答,對秦川的話知無不言。

關於為什麼秦川會得到這個手環他並冇有詢問,因為他知道肯定是監獄長有所安排。

“一旗九字,那除了虎旗是不是還有龍旗、朱雀旗、玄武旗?”

秦川聽到白漆臨的介紹,隨後說了一句,冇想到對方竟然十分認真地點了點頭。

竟然真讓他猜對了!

秦川看著白漆臨一陣無語,他怎麼都冇想到,都這個時代了,還有人用這種名號。

資訊量有些過於複雜,秦川揉了揉太陽穴說道:“行了起來吧。”

莫名其妙當上個神主,手底下原來還有一大堆的堂口,關鍵是這些堂口在哪,是誰,都不得而知。

“秦,秦神主,你這次來秦城是對白字門有安排嗎?”

白漆臨小心翼翼地站起來,臉上褶子的堆疊下笑起來有些瘮人。

“在外麵不用叫我神主,叫我名字就行,任務倒是冇有,隨時聽我安排就行。”

秦川看著這小老頭諂媚的模樣不禁有些頭疼。

這傢夥要是在外麵那麼多人喊自己神主,怕不是讓被當成精神病。

“坐下吧,來喝兩杯?”

白漆臨聽到秦川的話,頓時皺紋都舒展開了,忙說道:“那,那就秦爺吧,這些菜都涼了,我讓人再備點!”

能和督神觀的神主坐在一起吃飯,是他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

很快,宴會廳被收拾乾淨,其他的桌椅都被搬了出去,唯獨留下了正中央的一張最大的桌子,上麵擺滿了山珍海味和好酒。

秦川看著雷厲風行的白字門弟子,心中還是有些小小的驚訝。

該說不說,這辦事效率還是挺高的。

“秦爺,來我敬您一杯。”

白漆臨恭敬地給秦川到了一杯酒,隨手起身恭敬地端起酒杯。

秦川聽著這個稱呼皺了皺眉,他總感覺這個稱呼給自己叫的有點不得勁。

“說說吧,怎麼搖身一變就成了秦城的地下皇帝?”

和白漆臨碰了一杯後,秦川看著他麵色紅潤的樣子,不由得有些好笑。

當初在監獄的時候,這小老頭的身體可是個病秧子,最後還是自己師父出手纔給治好的。

“嗨,這都是外麵的稱呼,其實每個城市都有咱們督神觀的人,隻不過咱們白字門地位相對其他堂口要低……”

白漆臨說起這個眼神有些閃躲,秦川一聽就明白了。

彆看白字門在秦城這麼厲害,在督神觀中就是墊底的存在。

也是,當初的神秘監獄中那麼多奇怪而實力長強大的人,白漆臨在裡麵也是個墊底的。

“那你是怎麼進去的?”

秦川看破不說破,畢竟實力再低也是自己的人。

“這……當初是我糊塗犯了錯,讓監獄長大人給抓進去受罰了。”

談及到往事,白漆臨頓時老臉一紅。

秦川聽到後嘴角忍不住抽了抽,頓時無語。

好傢夥,原來那神秘監獄是督神觀的私人監獄!

“那你是出來以後才接手的白字門嗎?”

白漆臨比自己出來早了冇多久,可冇離開秦城的時候秦川並冇有聽說過。

這幾年的時間變化太快,秦川心中在盤算著,如果以後發展,還是要瞭解一些局勢。

今天的周啟榮和諸葛權襯兩人,放在以前已經是秦川觸碰不到的高度了。

可一山更有一山高,將來秦川所需要麵對的,肯定有白字門也處理不了的時候。

倒不是秦川害怕,隻不過有名聲在外,能免去很多的麻煩。

“嗯是的,是在我將要離開監獄的時候,監獄長大人給我安排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