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漆臨有些驕傲地拍了拍胸口,佝僂的腰板都挺直了些。

能在短短幾年的時間內將秦城征服,這也是他所驕傲的。

就在白漆臨滔滔不絕講述自己這些年經曆的時候,刀疤臉彈來了視頻。

“白爺,這小子弄過來了。”

秦川看著視頻中,一個過得像木乃伊的人首先出現在裡麵。

陳江濤?

“給秦爺看看,讓這對狗男女弄個拜堂成親。”

白漆臨恭敬地將手機麵向秦川,那模樣像極了邀功的小孩。

隻見畫麵中陳江濤像個木乃伊一樣直挺挺躺在地上,旁邊毀了容的袁秋彤目光呆滯。

她怎麼都想不明白,為什麼短短幾年的時間,秦川能和如此龐大的陳家抗衡。

“原諒我,秦川求你原諒我,都是他逼我的!”

袁秋彤看到視頻中的秦川,像是發了瘋一樣,滿臉的鮮血和玻璃碴子還冇處理,看起來就像是恐怖片中的女鬼一樣。

彷彿隨時都會從裡麵鑽出來!

“人齊了,那就拜堂吧。”

秦川淡淡喝了口酒,看著視頻中的袁秋彤,眼神中閃過一絲厭惡。

原本他也想過,是不是袁家受到了威脅。

可回來後得知父親慘死和母親的慘狀,他一切都明白了。

這種女人,不值得。

“秦川!我就算就算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袁秋彤見秦川不為所動,臉上的表情猙獰,與之前的模樣判若兩人。

在她看來,是秦川毀了她的一切,原本她的幸福生活應該纔剛剛開始纔對,可這一切都結束了。

“跪下!”

刀疤臉見袁秋彤還在撒潑,一巴掌打過去,頓時臉上血肉橫飛,口中還有幾顆牙被扇飛。

“拜堂開始!”

一旁的小弟高喝,隨後地麵上的蠟燭被點亮,隻不過眼色並不是紅色的,而是白色的!

袁秋彤被刀疤臉揪著頭髮,狠狠在地上磕了三個頭,而躺在地上的陳江濤也未能倖免,被幾個人扛起來在地上,臉朝地狠狠親吻了三下大地。

跟隨著瘮人的嗩呐聲音響起,袁秋彤這時候才真的怕了。

“求求你,求求你放了我,我不想死!”

袁秋彤看著麵前被挖好的坑,裡麵正躺著一副棺材,顯然這就是給她和陳江濤準備的。

“秦川,就算我現在該死,可你想想我們曾經,曾經我真心愛過你……”

真心愛過?

秦川聽到這句話,眼神中閃過一抹憤怒,手中的酒杯頓時炸裂。

真心愛過的話秦大林會死前無人問津?

他母親會落得撿垃圾還債?

“廢話真多,你們不是想結婚嗎?趕緊洞房去吧。”

刀疤臉一把揪過袁秋彤直接扔在了棺材裡,而一旁的陳江濤則像是死狗一樣,也直接被扔了進去。

“關了吧。”

秦川將目光從視頻上移開,雙眼卻有些泛紅。

父親啊,您在天好好休息吧,這仇我已經報了……

不是秦川狠心,而是自己冇有理由也冇有辦法做到,去原諒傷害過自己家人的人。

“秦爺,來,喝酒。”

白漆臨看出秦川心情不好,起身又給秦川倒了一杯酒。

“白爺,陳大雷說要見您。”

這時外麵的小弟輕聲敲門彙報,白漆臨看了一眼秦川,還是點點頭同意了。

他這把年紀,自然將察言觀色用到了淋漓儘致。

秦川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地攤貨,剛回來肯定缺錢。

“白爺,秦,秦爺!”

陳大雷一進房間就看見,白漆臨正恭敬地給秦川倒酒,頓時麵如死灰。

原本他還心存僥倖,以為白漆臨老糊塗了認錯人了。

現在看來老糊塗了的人是他纔對。

早知道秦川有這關係,他說什麼都不敢去招惹這個活祖宗啊!

“求求你,求秦爺饒了我,我就是有眼不識泰山,我眼瞎……”

陳大雷不斷扇著自己巴掌,力道還很大。

他知道,如果秦川不開口,那今天自己絕對不可能活著離開秦城。

通過剛纔在外麵,見識到了白字門對付天狼團的手段,陳大雷已經冇有任何想反抗的想法。

隻要自己還活著,就有給兒子報仇的機會,可要是死了,那陳家就徹底完了!

“那你說說,要怎麼賠償呢?你兒子和那婊子的命可不值錢。”

白漆臨冷笑看著陳大雷,在他眼中這種世家隻不過是一隻螻蟻。

聽到這話,陳大雷麵如死灰,他知道陳江濤逃不過,可冇想到這麼快就已經被找到了!

“我,我願意拿出一半財產,當做給秦,秦爺的精神賠償。”

白漆臨聽到後麵色一冷,陳大雷見狀頓時一哆嗦。

隻見他跪著的地方有液體在蔓延,竟然被嚇尿了!

“八,八成!隻要秦爺能放過我陳家,我願意拿出八成,並且永遠不踏入秦城!”

“好!那就八成,來人!”

白漆臨皺著眉,有些受不了這難聞的氣味,招了招手立馬從外麵進來一群西裝革履的人。

好傢夥,這年頭地下勢力都有專屬律師了?

陳大雷愣了兩秒,很快一份合同遞到了他眼前。

“謝謝秦爺,謝謝白爺!我這就滾,這就滾!”

飛快在合同上簽了字,陳大雷如獲大赦般,連滾帶爬地就離開了宴會廳。

秦川看著地上被不明液體拖起的一條長線,淡淡搖了搖頭。

他其實並不想放虎歸山,雖然秦川不怕,可跳蚤多了也煩人。

“秦爺,這陳大雷是臨城的人,在秦城出事了恐怕會對你往後不利,但是要了他八成的財產,已經翻不起什麼風浪了。”

白漆臨自然看出來了秦川所想,但他也有苦衷。

在秦城他能隻手遮天,可陳大雷是彆的城市還算重要的人物,真要殺了會增添很多麻煩。

“算了,敢來找麻煩再說吧。”

秦川淡淡從白漆臨手中接過合同,金額上一連串的零讓他嘴角揚起一抹笑意。

嘿,這樣也不錯,一不小心就有錢成富豪了。

之前秦川還在想,周啟榮那邊就給了三百萬,用完了就用完了,現在可不一樣了。

現在秦川的資產,恐怕已經接近了周啟榮,成為了秦城的新進隱形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