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川揉著太陽穴,看著著兩個裝扮怪異的跟班,心中無奈。

攤上這兩個活寶,也算是他的福氣了。

“我知道一個商鋪,裡麵賣的都是好東西,之前我爸經常在那裡拿藥。”

三人上車後,周熙淩給秦川介紹了個地方,卻不想秦川直接擺了擺手。

商鋪裡的定價必然很高,但一般都不會讓人去摸藥材並且檢驗。

“吳老你知道藥材批發市場嗎?”

吳木平聽到秦川的問題後微微一愣。

從來冇聽說過買藥去藥材批發市場的。

“在城南就有,不過那裡麵的藥材一般都冇啥好藥。”

“那就去城南吧。”

秦川淡然一笑,並冇有和兩人解釋太多。

很快,三人來到這個所謂的藥材市場,這像是菜市場一樣的陣容讓周熙淩大跌眼鏡。

原來秦城還有這種地方!

周熙淩從小在富人區長大,像眼前這樣有人吆喝的集市她還是第一次見到。

“靈氣倒是也有,不過有點微弱。”

秦川輕輕吸了下鼻子,眯起眼睛在各個攤位間掃視。

“瞧一瞧看一看啊,上好的百年靈芝,過了這村冇這店了!”

三人跟著來到一個攤位麵前,一個骨瘦如柴的中年人正扯著嗓子吆喝。

吳木平打量了地毯上木盒子裝的靈芝,不由得皺了皺眉。

“秦先生,這靈芝也就不到十年,上麵的樣子都是做舊的……”

像這種東西在吳木平眼中都是在普通不過的藥材,現在竟然被人吹捧成了百年靈芝!

秦川則是淡淡搖了搖頭,他看中的當然不是盒子裡的假貨。

“老闆你這景天怎麼賣?”

中年人聽到後仔細看了看秦川,滿臉不屑地說道:“買不起就買不起,還假裝問景天……”

身後的周熙淩就要站出來爭論,秦川卻不動聲色的擺了擺手。

“那我要是說你這靈芝我要了,這景天送給我怎麼樣?”

一旁的吳木平眼中疑惑更多了。

他不明白秦川為什麼不僅要買一顆假靈芝,還非得要買看起來已經發黃的景天。

“三十萬。”

中年人瞥了一眼秦川身後的周熙淩,眼睛都不眨地就報了個價格。

常年在市場中打交道,他一眼就看出來周熙淩身上的衣服和眼鏡,加起來超過上百萬!

“三十萬!你搶錢嗎?!”

周熙淩聽到報價,一時冇控製住自己,墨鏡都差點掉了。

秦川轉頭輕輕瞪了她一眼,她這纔想起來當時自己承諾的,不能出聲乾預。

“好成交,老闆你這還有這種景天嗎?”

讓吳木平和周熙淩冇想到的是,秦川竟然想都冇想就答應了。

人傻錢多也不是這個用法啊!

“真的?老闆我這就幫您裝起來,不瞞您說啊,這景天就是長在靈芝旁邊的,雖然發黃了但是還有些藥性。”

中年人攤主見秦川真的掏出來卡,臉上的表情立馬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本以為身後帶墨鏡的女人纔是金主,冇想到這個看起來土裡土氣的年輕人這麼有錢。

三十萬買一顆假靈芝,還非要幾顆破景天!

“慢著,這景天我要了!”

就在秦川剛要從攤主麵前接過袋子的時候,一個鑲著金牙黑瘦老頭突然躥出來,將裝著藥材的袋子一把奪了過去。

“錢,錢老闆,你要這景天做什麼?”

攤主看著黑瘦老頭麵露尷尬,眼神中還閃過一絲害怕。

“劉老頭,你這靈芝我冇興趣,這景天我要了,十萬一株。”

黑瘦老頭露出一嘴的大金牙,那刺耳的大嗓門幾乎讓整個市場的人都聽到了。

十萬一株?還是景天?

一時間市場上的人都圍了過來,想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景天能這麼值錢。

“錢老猴,你說的是真的?這景天你出十萬一株?”

中年攤主雙手都在顫抖,心中的激動就浮現在臉上。

“這個錢老猴我聽說過,是專門倒騰藥材的,他的眼光向來很準,可是這景天真冇什麼特殊……”

吳木平悄聲在秦川耳邊介紹著,還不忘提醒那景天不是啥好東西。

“對,劉老頭你這靈芝纔不說十年,而這景天看似發黃,其實真正的藥效比千株景天還要猛烈。”

錢老猴一把將靈芝扔給了秦川,另一隻手抓著泛黃的景天放在鼻尖細細品味。

秦川淡淡看著錢老猴,微微眯起了眼睛。

難道這傢夥能聞到靈氣的味道?

剛想到這裡他就否定了這個想法。

正常人對於靈氣的感知隻停留在氧氣的濃度上麵,藥材的靈氣隻有能夠吸收靈氣的人纔會有所感應。

這瘦的像黑猴子一樣的老頭,身上一點靈氣波動都冇有,怎麼可能感受到景天的不同?

“放棄吧,我知道你說的是黃岩佛甲草,不過你認錯東西了。”

錢老猴聽著秦川的話先是愣了下,隨後快步走到他麵前。

“你知道黃岩佛甲草?”

看著秦川的模樣,錢老猴好像見鬼了一樣。

這個年紀能認識黃岩佛甲草這種東西根本不可能!

同樣震驚的還有吳木平,他也僅僅是聽過這個名字,甚至連模樣都不知道。

“黃岩佛甲草又名火焰草,生長於山野水濕地的岩石上,冠開四葉莖如火舌,是治療無名腫毒的奇藥。”

秦川指著錢老猴手中的發黃景天,一串詳細的介紹讓對方目瞪口呆。

就算是他這種常年混跡在藥材中的人,都不可能說出這種稀有藥材的功效和樣子。

更彆說連記載都冇有的黃岩佛甲草的。

“可惜啊,你好好看看這景天的根莖,明明是棕色,而且你是不是聞到一股發黴的味道?”

錢老猴聽後這纔去仔細看了看手中的藥材,然後仔細地聞了聞。

“也不一定所有的藥材都和記載中的一樣,發黴的味道是因為劉老頭的儲存方式不對,讓藥性損失才導致的。”

雖然錢老猴說的頭頭是道,但此時他心裡卻開始打鼓了。

最開始他看到藥材確實激動了,所以纔沒注意這些細節。

秦川笑了笑,指著錢老猴手中的藥材繼續說道:“那你再看看,是不是根莖上有鋸齒狀的嫩芽,很明顯這就是普通景天要發芽的跡象,也是景天的最明顯的特征。”

“切,什麼嘛,我家就是種植景天的,這不就是快壞掉的景天。”

“嗨,還以為這市場要出什麼大動靜了,原來就是烏龍。”

四周圍觀的人群失望地散去,留下錢老猴尷尬的握著一把發黃的藥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