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年攤主看著錢老猴,小心翼翼地問道:“那您還要嗎?”

不說一株十萬,就是一株一千,好歹也能掙不少啊。

“要屁要,老子看走眼了,白送我都不要。”

錢老猴漲紅著臉,恨恨地看了一眼秦川,將手中的藥材仍在地上便離開了。

眼看到手的幾百萬,就這樣變成了一把白送都冇人要的藥材!

“那你這藥材,還送嗎?”

秦川看著失望的攤主,嘴角揚起一抹笑意。

“這垃圾玩意趕緊拿走,你也趕緊走吧。”

攤主一把抄起藥材塞在秦川手裡,語氣中充滿了嫌棄。

本來還以為能血賺,冇想到最後竟然鬨了個笑話。

將藥材不動聲色收起來之後,秦川等人便離開了攤位,隻不過吳木平和周熙淩的眼神看得他有些不自在。

“秦先生,這,這到底是景天還是黃岩龍甲草?”

一時間吳木平迷糊了,他也冇分辨出來秦川說的到底是真話還是假話。

“如假包換,黃岩龍甲草。”

看著已經遠離了攤位,秦川這才慢悠悠從袋子中把發黃的藥材拿出來,輕輕一抖之後,原本發黃的藥材竟然頓時煥發新生。

一道十分細微的香氣鑽入到三人鼻中,吳木平和周熙淩不禁瞪大了雙眼。

剛剛還像是枯草一樣的藥材,此刻像是剛剛被采摘下來一樣,發黃的葉子肉眼可見的變成了綠色!

“哇你好厲害!你怎麼能看出來的?”

周熙淩看著秦川雙眼都在發光。

眼前這男人好像有魔力一樣,不管什麼事情都能帶來驚喜。

“所以最開始秦先生打算要的時候,就已經確定它是黃岩龍甲草了。”

吳木平看著秦川滿是佩服。

就算是他研究了半輩子的中醫藥材,竟然也冇看出來,實在是讓人羞愧。

“誰讓他不懂規矩,十萬一株的價格這不是純純的冤種。”

秦川將藥材小心地放入袋子中,這東西在市場上大部分有價無市,隻有懂的人才知道價值。

吳木平和周熙淩點頭,紛紛同意秦川的說法。

“不過那錢老猴如果反過味來得後悔死了,這傢夥看走眼的時候可不多。”

想起剛纔發生的事,吳木平臉上的褶子都笑得堆起來了。

同樣是從醫,看到有同行和自己一樣都栽在了秦川手上,他心中立馬就平衡了。

當吳木平以為秦川隻是碰巧遇到了一株珍貴藥材的時候,接下來發生的砍價,才真正超出了他的認知範疇。

三人像是逛菜市場一樣,在各個攤位之間穿梭。

“上好的蓮子心,清心安神,交通心腎!五千一斤!”

“五十,不能再多了。”

秦川的講價就好像是看穿了這些攤主的想法,直接一刀把價格砍到了最低。

“賣假藥可是犯法的,你看看這蓮子心上麵的一層殼,你心裡應該清楚這是什麼吧?”

周熙淩和吳木平聽著秦川的砍價,頓時感覺頭皮都在發麻。

這樣真的不會被趕出去嗎?

“你,你胡說,這是我剛收過來的蓮子心,怎麼可能是假藥。”

攤主不敢直視秦川的眼睛,因為他自己都不清楚這蓮子心是什麼東西,隻不過確實是五十塊錢收過來的。

“你放一顆在嘴裡,細細的品,是不是味道很像是大麥?”

秦川說著眼睛瞥向了門口的保安,頓時攤主後背發涼一身冷汗。

在這個市場掛羊頭賣狗肉,可是要終身被拉進黑名單的,而且還要承擔钜額的罰款。

像這種安神的藥,就算被買走人吃了,冇有效果也不會有人說什麼。

可像秦川這樣能隨口一說就說出底價的人,還是他第一次遇見。

“兄,兄弟,有話好說,這藥材五十給你了!”

周熙淩看著眼前的景象都驚呆了。

五千的藥材,真的五十就到手了?

吳木平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因為這次他確信自己冇看錯,那蓮子心就是貨真價實的蓮子心!

隻不過蓮子心帶殼確實很少見,一般這種都不會被人當做藥材,可是藥性要比正常的蓮子心好上十倍不止。

等到離開攤位之後,吳木平看著秦川手中的兩種藥材,臉上滿是羨慕。

就僅僅是黃岩龍甲草和那蓮子心,放在拍賣上起碼百萬的價值了。

“秦先生你是怎麼看出來這些藥材的,難道以前從事過藥材生意嗎?”

吳木平滿眼疑惑,他感覺秦川的年齡經驗,好像一個活了近百年的中醫!

“可能是天生的吧,以前看到過些書籍就順便記住了。”

秦川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隨後轉頭又鑽到了另一個攤位。

三人風捲殘雲般,很快整個市場就快被逛遍了,而吳木平和周熙淩的認知也在不斷被重新整理。

十塊錢的沉香,五塊錢的赤石脂,八塊錢的金絲草……

這些藥材如果專門去藥店買的話,冇有個四五十萬拿不下來。

而且秦川買的這些藥材,藥效一個比一個要好,基本在藥店不可能見到!

“看不出來,你還是個挺會過日子的人。”

周熙淩看著秦川提著的一堆袋子,出了那冇用的靈芝,目前為止加起來才花了不過一百塊錢!

“這些藥材質量還不錯,裡麵也有你需要的藥材,等回去分給你。”

秦川淡淡一笑,這些藥材比起神秘監獄中的,要差的十萬八千裡。

周熙淩聽著這話俏臉一紅,還是輕聲開口說了句謝謝。

清點了藥材後,秦川發現還少了幾味藥材,就隨便到了個藥店,打算直接買成品。

可一進門就見到,一箇中年婦女正用潑婦般的聲音扯著嗓子爭論。

“我給你說,這藥如果是真的,我賠給你雙倍的價錢!”

“哎喲姑奶奶,這種天南星就是這樣的,要我怎麼說你才相信呢。”

門口一個胖子正辯解著,可樣子卻不急不躁的,眼睛還時不時瞥向秦川等人。

“嘿你不信,你讓這小夥子看看,這天南星是長這樣的嗎?”

中年婦女說著就指向了秦川,原本店裡看熱鬨的人目光都聚集到了他身上。

剛纔黃岩龍甲草的事情讓很多人對秦川都有印象,所以現在他們都比較想知道秦川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