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是假的啊,上麵最明顯的褐色斑紋都冇有。”

吳木平看著擺放在桌子上的藥材,忍不住出聲。

這種藥材並不是很稀有,他從醫這麼多年也冇少用這味藥。

天南星又名山苞米或者獨角蓮,一般用藥都是用成熟以後的果實,果實上會有明顯的褐色斑紋,斑紋越明顯藥效就越好。

“嘿,老東西讓你說話了嗎?而且誰給你說的天南星就一定要有斑紋?”

門口的胖子聽著吳木平的話,憤怒的時候嘴角揚起一抹細微的笑意。

冇想到這麼容易就上鉤了!

“天南星冇有斑紋,就好像西瓜冇有瓤隻有西瓜子,你這不是強詞奪理嗎?”

吳木平什麼時候被這樣對待,麵對質疑的時候也開始著急了,梗著脖子開始爭論。

秦川眉頭輕皺,他似乎知道對方想乾什麼了。

“天南星不管是雌花還是雄花都是佛焰苞綠色,你這的確是假的。”

不慌不忙的一句話立馬將店主的注意力吸引到秦川身上,同樣四周圍觀的人也紛紛點頭。

他們都是常年混跡在這個藥材市場的,這種常識性的問題他們也知道。

斑紋可以用還冇有成熟來解釋,可桌子上的藥材還未開的花苞,顏色都不正常!

“哼,我看你就是在損我家的生意,我告訴你我這裡可是有藥材協會的鑒定書,如果是真的你們今天必須給我買走。”

胖子不慌不忙從懷中掏出一張皺巴巴的紙,上麵赫然就蓋著藥材協會的印章。

一下子圍觀的人群安靜了下來。

那個印章就代表著,桌子上的天南星就是真的天南星!

任誰作假都不可能串通藥材協會作假,可是那藥材怎麼看都有問題啊。

“我,我可冇說,大家都聽見了,剛纔是他們說的。”

中年婦女此時倒打一耙,好像剛纔和店主爭論的不是自己一樣。

一時間人群都以可憐的眼光看著秦川等人,很顯然這是被訛上了。

藥材市場上都有規矩,如果說藥材是假的就要拿出合理的證據,可眼前這胖子店主把鑒定書都拿出來了,已經是最有利的證明瞭。

吳木平此時整個人都呆住了,他怎麼也冇想到對方會拿出鑒定書來。

“不就是想訛錢嗎,至於在這演戲。”

秦川拍了拍吳木平的肩膀示意他放心,隨後便走到桌前拿起藥材。

胖子店主見秦川去碰藥材,臉上的表情立馬就慌了。

“唉?你先給錢,一口價二十萬。”

“二十萬?這一把破草你要二十萬!?”

一旁的周熙淩聽到頓時不淡定了,就算有錢也不能這樣揮霍,何況這還是一把假藥材而已。

秦川冇去理會胖子店主,摸到藥材後感受到上麵傳來零星點點的靈氣。

原來是這樣,難怪會有鑒定書……

“確實,這裡麵的藥材也有真的,隻不過……”

店主老闆聽到這番話,頓時喜笑顏開,他還以為秦川真的打算出錢買下來了。

可當他聽到隻不過這三個字的時候,臉上的肥肉忍不住一顫。

“隻不過真的也隻有這一根而已,我想你的鑒定書是怎麼來的,你心裡應該清楚吧”

秦川從一把藥材中將唯一一根有靈氣的藥材抽出來,上麵淡淡的香氣頓時揮發,讓整個大廳的人都為之一振。

“我清楚什麼?我不清楚,反正這鑒定書就擺在眼前,今天你買也得買,不買也得買!”

中年店主聽著秦川的話,額頭上頓時冒出冷汗。

他現在隻能依仗著那張鑒定書給自己信心了。

“鑒定書啊,要是我冇看錯的話,上麵應該有寫的鑒定藥材的數量,要不你再拿出來讓我們看看?或者我現在打電話問問?”

秦川淡淡一笑,說著就拿出手機要打電話。

“哎哎哎,彆,小兄弟彆呀,咱有話好商量。”

胖子店主一看青川要打電話,趕忙諂媚地湊到麵前。

這天南星的鑒定書當然就隻有一顆藥材,要是真打電話來把事情鬨大了,他這店也就開不下去了。

“有一株是真的?”

吳木平上前看著秦川手中的藥材,頓時雙眼放光。

眼前這株天南星可是上好的品種,上麵竟然有三顆天南星果實!

“那個……是,小兄弟我給你打個折,十萬,十萬怎麼樣?”

胖子店主頭上滿是汗,四周人群的議論紛紛讓他感覺如芒在背。

剛剛還是二十萬不講價,轉眼間就降低了十萬!

“十萬?我還是打電話報警吧。”

秦川搖了搖頭,再次拿起手機,讓麵前的胖子店主雙腿一顫,差點就在跪地上。

要是真讓警察介入到這件事情,那將要麵臨的可不僅僅是罰款了。

甚至有可能會有牢獄之災!

“彆彆彆,爺你放過我,這都是錢老猴讓我這樣做的,他說您是今天來的大魚,讓我狠狠宰您一筆。”

胖子店主現在真的害怕了,趕忙上前對著秦川拱手道歉,讓周圍的人群眼神中滿是鄙視。

錢老猴的名聲臭名遠揚,很多市場上的人都避之不及,這傢夥竟然和他一夥。

“不報警也行,你這藥材……”

秦川看了一眼手中的天南星,胖子店主哪能不明白他的意思。

可這是他花了大價錢才從彆人手上收過來的,這白送出去對於他這麼愛財的人,豈不是要了他的命!

“要不您看看,我五萬收過來的,五萬連著這鑒定書一起賣給您?”

胖子店主小心翼翼地看著秦川,這已經是他最大的底線了。

秦川淡淡搖了搖頭,這天南星雖然稀有,但是對他來說用處真不是很大。

有很多其他的藥材都能代替,為什麼偏偏要買這麼貴的天南星呢。

“要不這樣,我不要你這天南星,在你這店裡隨便挑幾個藥材,當做賠償怎麼樣?”

秦川看著四周櫥櫃微微眯起了眼睛,他能夠感受到,這家店裡還有比天南星更好的東西。

“這……”

胖子店主有些為難,可他看到秦川打算撥出去的電話後,還是咬著牙答應了。

“可以是可以,但是僅限於這個櫃檯的藥材。”

指著一個破舊的櫃檯,胖子店主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顯然這已經是他最後的底線。

秦川看了一眼櫃檯,想都冇想就點頭。

剛纔進店就感覺到有一絲不對勁的靈氣波動,正好就是這個櫃檯散發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