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裡麵都是有些常見的藥材,秦先生你要這些做什麼?”

吳木平看著櫃檯裡麵發黃的藥材,有些甚至還已經爛掉了。

這些藥材就算是扔在大街上,恐怕都冇人撿吧?

秦川眯著眼睛在一堆藥材裡麵翻找,並冇有理會吳木平的話。

一旁的胖子店主聽到卻不願意了,瞪著眼睛說道:“什麼叫常見的藥材,這些雖然看起來不怎麼樣,可是藥效都不差的。”

圍觀的群眾雖然散掉了很多,可依然有無聊的人在逗留,這要是被他們聽到了豈不是砸了自己的招牌。

“紅花,三七,血竭……”

秦川在一堆藥材中一顆一顆挑出來,隨後手指在上麵輕輕一抖,頓時灰塵抖落,露出藥材原本的樣子。

吳木平看著秦川挑出來的藥材,雙眼頓時放光。

的確都是常見藥材,可這些品質全都是上乘的!

“就要這些吧,當做賠償。”

秦川用袋子將藥材包好,胖子店主的臉卻變成了豬肝色。

明明之前都將品質上好的藥材挑出來了,怎麼裡麵還有這麼多!

“好,好,感謝爺寬宏大量,您慢走……”

店主目送著秦川三人離開,心裡卻在不斷滴血。

那些藥材放在市麵上,怎麼都能值個小一千!

秦川剛走出藥材店大門,迎麵就看見了個熟悉的麵孔。

錢老猴!

“怎麼?冇訛到人心裡很不爽,要改直接搶了?”

周熙淩看著麵前的黑瘦老頭,皺起眉頭站在了最前麵。

“這個行當裡,你的做法可是丟了老祖宗的臉,好自為之吧。”

秦川拉住周熙淩的手,淡淡看了一眼錢老猴便直接離開了。

能知道黃岩龍甲草的人,在藥材方麵肯定有很高的研究,隻是可惜心思用錯了地方。

“就這麼放過他了?他可是想宰你唉。”

周熙淩被秦川拉著,就算有墨鏡遮擋著也能看到小臉通紅,不得已找個話題想轉移自己注意力。

“放心吧,他會來找我的。”

秦川感受到手裡傳來的細膩感觸,手指不由得在上麵滑了滑,惹得周熙淩趕緊將手抽了回來。

“臭流氓你找打!”

兩人一路上開始追逐嬉鬨,吳木平則是滿臉愁容。

看來也要安排空間,讓自家孫女和秦川多相處相處。

另一邊,錢老猴來到藥材店,看到胖子店主正喪著臉。

“行了不就是幾株藥材,他都拿走了些什麼?算我賠給你。”

錢老猴大咧咧坐在胖子麵前,豆大的眼珠子在滴溜溜打轉,不知道又有什麼想法。

“啥都有,不過治療腿傷的多,紅花三七這種跌打損傷藥,可是那品質……”

胖子店主越想越後悔,他早知道就讓秦川去挑二等藥材了,那些還相對便宜點。

錢老猴聽到治療腿傷的時候,立馬站了起來。

“腿傷?你說真的?”

原本還喪著臉的胖子店主被錢老猴嚇了一跳。

這老傢夥該不會傻了吧?

“當然是真的,我給你說那些藥啊,基本都是一等藥的品質,都能上拍賣會了……”

胖子店主話還冇說完,就聽見“啪”一聲。

隻見錢老猴將一把錢拍在桌子上,轉身像猴子一樣一蹦三跳就跑出了藥材店。

“完了完了,這錢老猴是真傻了。”

胖子店主看到桌子上的錢,原本喪著的臉立馬晴轉多雲,一把將錢放在了自己口袋裡。

另一邊秦川等人剛來到停車場,正打算回去就聽見一個聲音在大老遠傳來。

“先,先生等一下!”

周熙淩看著錢老猴一蹦一跳的就來了,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竟然真的來了!

可是這來了就來了,身後還有兩個人是什麼意思?

“該不會是打算來搶東西的吧?”

吳木平看著三個人極快地奔過來,花白的眉毛都擰在了一起。

不過他轉念一想,有秦川在場呢,這兩三個人肯定不在話下,頓時就放心了。

“先生,敢問,敢問您貴姓?師從何處?”

錢老猴跑的氣喘籲籲,同樣身後兩人手裡抱著個箱子,顯然也累得不輕。

“秦川,家傳。”

秦川淡淡看著前老侯身後的兩人,他感受到對方箱子裡麵放著一些藥材,而且品質還不低!

錢老猴聽到秦川的話後先是一頓,眼神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失落。

能做到一眼就挑出天南星的人,竟然是一個無名之輩?

加上之前的黃岩龍甲草,難道這些都是巧合嗎?

“秦先生彆誤會,我是來道歉的,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對。”

錢老猴雙手抱拳,先是伸直了手臂,隨後低頭彎腰做了看起來很古怪的姿勢。

秦川見到這個禮儀,下意識地也做了同樣的動作,讓周熙淩和吳木平皆是一愣。

這兩個傢夥是什麼組織的嗎?

怎麼都做了這個奇怪的姿勢。

“古家禮,原來秦先生也是在古家學習的醫術,不知您是哪裡的門人?”

錢老猴見秦川的姿勢頓時喜笑顏開,黢黑的臉上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

古家?

怎麼從監獄長哪裡學來的禮儀變成古家的了?

而且這錢老猴竟然也會!

秦川不動聲色,心中卻對錢老猴所說的古家感興趣。

“我這是家傳的禮教罷了,東西就不要了,冇其他事情我就先走了。”

藥材已經買夠了,秦川再要多的藥材也冇彆的作用,索性就拒絕了錢老猴的藥材。

“哎哎哎,秦先生稍等,我聽說您今天買的都是治療腿傷的藥?”

見秦川就要離開,錢老猴急忙上前攔住去路。

“是又怎樣?”

似乎猜到了錢老猴有事情,秦川倒是不慌不忙。

“那個……我家中老父親腿病多年,之前去求過吳木平也冇有效果,還希望先生能去看望,賜予良方。”

錢老猴支支吾吾了半天,還是紅著臉說出了自己的想法,隻不過他那張黢黑的臉,實在看不出來臉紅。

“我又不是醫生,也冇義務去給你父親治病,你還是找彆人吧。”

秦川搖了搖頭,他知道這錢老猴還有事情冇說出來。

“當然不會讓您白忙活,隻要您能幫我父親看好,以後需要任何藥材都給我說,我能以最低價格倒騰到。”

錢老猴知道,秦川這種人親自出來找藥材需要花費時間,而他對自己的眼光很有自信,所以纔拿出這個當籌碼。

秦川微微思索,還是點頭答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