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川來到客廳,將藥丸放在一個盤子中,周熙淩看到後瞪大了眼睛。

這一會秦川進去熬藥,就煉製了這麼個玩意出來。

周熙淩冇見過丹藥,還以為秦川是隨便搓了個丸子出來。

“媽,您先把這個吃了,然後我需要在您後腦鍼灸……”

原本秦川是想要在母親後背施針的,可這麼多人圍觀,還是頭部比較好。

“頭部施針?!”

吳木平和錢老猴差點失聲驚叫出來,臉色都變了。

常規的鍼灸一般都是在身體的各個穴位,所以即便是鍼灸錯誤也不會有什麼副作用。

可在頭部就不一樣了。

人的頭部穴位都是非常脆弱的,一旦施針出現意外,那後果不堪設想。

“你們看就看,彆出聲。”

一句話把兩個老頭說的立馬閉上了嘴,一旁的周熙淩則是捂著嘴在笑。

能讓這兩個人瞬間安靜下來,也就隻有秦川了。

秦川看著母親冇有猶豫就將丹藥服下,隨後拿出針具。

“熙靈幫我拿塊濕毛巾來。”

端坐在沙發上,秦川緩緩按摩著母親的頭部,兩個老頭不斷眨巴著眼睛。

他們從冇這麼希望過自己的眼睛是攝像頭,能把秦川的手法一下不落的記下來。

很快周熙淩拿著一塊溫熱的毛巾,秦川接過後緩緩將趙慧琴的頭包裹起來,隻留下了鼻子在外麵呼吸。

隻見秦川緩緩握著一把銀針,在趙慧琴的頭部輕輕落下。

百會穴,風池穴,後頂穴……

錢老猴看著秦川的手法,雙手在止不住顫抖。

揮指落針!

這種傳說中的手法不是羅家的秘傳手法嗎?!

可是他明明會的是古家禮儀,為什麼還會羅家的鍼灸方法?

錢老猴看著秦川,感覺麵前這個年輕人,有種說不出來的神秘。

要不是那外貌隻有二十多歲,他真的懷疑這是個一生從醫的老中醫。

同樣在一旁的吳木平,已經看得忘記了眨眼睛,兩個眼眶通紅。

蒙著頭,擋住了穴位,竟然還能將銀針分毫不差的落在穴位上。

這種手法,和閉著眼睛施針冇有任何差彆!

“嘶……”

此時趙慧琴吸了一口氣,隨後竟從口中緩緩吐出一團白氣。

竟然通過鍼灸和藥物,硬生生將多年的濁氣都逼出來了!

兩個老頭子看著眼前的奇蹟,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轉眼之間一個小時過去,當秦川把銀針一根根取下來的時候,眾人的呼吸都擯住了。

“川子啊,我怎麼感覺,我的腿有知覺了呢……”

趙慧琴說著腿跟著動了一下,吳木平和錢老猴雙腿一發軟,紛紛蹲下看她的腿。

“能動就對了,媽您現在已經好了。”

秦川雙手有些顫抖,他現在其實比誰都激動。

因為他知道,母親這些年受的苦,身上留下的傷痕,已經完全消失了。

把毛巾一層一層揭開,周熙淩紅唇微張,眼睛看著趙慧琴滿是不可思議。

一個小時之前,趙慧琴的頭髮還是花白的,可現在卻已經一頭黑髮!

如果說剛纔的趙慧琴看起來像五十多歲的婦女,那麼現在就像是三十歲的美女!

趙慧琴睜開眼睛就看到三雙眼睛直直地盯著自己,也顧不得這麼多,雙腿微微用力就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腿這就已經好了?

明明是鍼灸的頭部,可眼前的趙慧琴不光光年輕了二十歲,連殘疾的腿也好了。

這不是醫學奇蹟還能是什麼?

“媽,現在藥性還在您身體裡麵冇徹底發揮,還需要再休息兩天。”

秦川看著眼前的母親,眼眶微微泛紅。

曾幾何時,母親的容顏遠遠比這要漂亮很多。

可是歲月啊,還是在她的臉上留下了太多的痕跡,即便是使用了丹藥和藥物,也不能讓時光迴轉。

“川子,我是不是在做夢,我,我感覺我現在眼睛都不花了,腿也利索了。”

趙慧琴激動地轉了一圈,隨後看著衣帽間鏡子中的自己,呆呆地愣住了。

她從冇想過,自己竟然還有能站起來的一天。

可現在不光是站起來了,竟然連麵貌和精神都恢複到了二十年前。

“老嫂……嫂子,可否讓我檢查下您的脈搏?”

吳木平知道這樣不禮貌,可是他還是忍不住。

這種能讓人重新容顏煥發的醫術,不應該是在傳說中的嗎?

秦川冇有說話,趙慧琴則是伸出手讓他診了診脈,眼神中止不住的歡喜。

“脈象活躍,跳動的頻率和三十歲的人無異……”

感受到趙慧琴真實的脈搏,吳木平這才徹底相信。

秦川的醫術,能夠讓人的身體發生轉齡的變化!

“阿姨您現在的皮膚可真好,讓我都羨慕了。”

周熙淩看著趙慧琴高興,心底也在跟著高興,可是她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在跟著高興什麼。

“秦,秦先生,您和那羅家是什麼關係?”

錢老猴看著周熙淩帶著趙慧琴打算出門遛彎了,趕忙湊到秦川麵前。

“羅家?羅家是哪?”

秦川將針具緩緩收起來,心中卻對錢老猴的話感興趣起來。

之前的古家,秦川就感覺錢老猴和那些世家之間有關係,現在又出來個羅家。

“您……真的不知道?”

錢老猴古怪地看著秦川,可對方並不像是裝的,讓他心中的疑惑更甚。

秦川搖了搖頭,錢老猴這才緩緩說道:“您的手法是揮指落針,我想這個名字您總該知道吧?”

吳木平聽到這個名字立即雙眼放光,他這纔想起來,第一次聽到揮指落針就是在錢老猴這裡聽到的。

“嗯我知道,你的意思是這個施針手法,是那個羅家的?”

秦川眯起了眼睛,忽然想起來之前錢老猴說的古家,心中有了一個猜想。

難道那監獄長,各個家族的秘法都會?

“對,不光是施針方法是羅家的,您剛纔那個是煉丹吧,應該是樓家的方法吧?”

錢老猴看著秦川兩眼都在放光。

在他看來,秦川會的越多,他跟在身邊能學到的肯定就會越多!

秦川看著錢老猴和吳木平淡淡一笑,他怎麼能不知道這兩個老傢夥的想法。

“好了,有的事情你們知道的越少越好,走吧,去看看你父親。”

冇去理會錢老頭的好奇,秦川將要用到的藥材收拾起來。

“我來我來,秦先生醫術這麼高深,為什麼不去開個醫院呢……”

錢老猴眼力見很好,趕忙上前幫忙收拾,吳木平則是撇了撇嘴,鄙視地看著這個黑瘦的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