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挖親爹的墳?

撞親媽上天?

“我弄死你!”

聽到這話,秦川瞬間炸了,抬腳就要上前將陳江濤大卸八塊。

一雙蒼老的手,卻緊緊地拉住了秦川的胳膊。

滿腔的怒火瞬間壓縮在胸腔裡,秦川粗聲喘息著,牙齒咬得咯嘣作響。

他不能再讓母親擔憂了,更不能讓陳江濤這種惡人再得逞。

但這口氣秦川不能嚥下,既然不能動拳頭,那就換個法子。

秦川臉上的憤怒漸漸消失,換做一抹殘忍的冰冷,他看著陳江濤,說道:“跪下,給我媽,和我爸,道歉!”

跪下?

道歉?

陳江濤難以置信地笑了,彷彿在看傻子一般,哈哈大笑道:“秦川,你是不是在監獄裡待傻了?讓老子下跪的人還冇出生呢!”

忽然,秦川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併攏成劍指,忽的喝道:“給我跪下!”

話音落下,陳江濤彷彿是中邪了一般,雙腳一軟,竟然真的噗通一聲跪下了。

所有人都震驚地看著雙膝跪地的陳江濤,嘴巴都合不攏了。

然後,秦川的劍指指向袁秋彤:“賤人,還有你!”

噗通!

袁秋彤,應聲而跪!

跟隨而來的小弟們都嚇壞了,看向秦川的眼神中滿是恐懼。

他們不怕動手打架,但對這種玄學的事情,有著無法解釋的恐懼。

於是,一陣噗通聲後,小小的房門前跪倒了一地。

地上,陳江濤齜牙咧嘴地看著秦川,掙紮著要起身,雙腿卻怎麼都用不上力氣,哪怕是伸手拽著旁邊的袁秋彤都站不起來。

袁秋彤早就嚇傻了,被男人的力量拽倒在地都不自知。

“給我道歉,否則你就一直跪著!”

秦川上前一步,氣勢逼人。

陳江濤難以相信眼前的一切,他不知秦川是用了什麼手段,竟然讓自己真的跪下了,而且還起不來。

他又嘗試了幾次,見的確無法起身後,已經看清了形勢,他得趕緊離開這裡!

眼前的秦川,實在是太詭異,太可怕了。

陳江濤不是腦殘富二代,他雖然狂妄囂張,但也知道活命,他真怕被秦川直接動手弄死了。

於是,他屈辱地低下頭,從牙縫裡蹦出幾個字:“對不起!我不該亂說!”

一旁,袁秋彤傻眼了,她從未見過陳江濤這般丟人,可抬頭就見到秦川那能殺人的眼睛,立馬跟著慫了。

“秦川,我,我,對不起!”

聽到兩人的道歉,秦川深吸口氣,緩緩地吐出,冷聲道:“滾吧!”

說完,秦川轉過身來,蹲著幫母親檢查雙腿的狀況,他要幫母親恢複雙腿!

身後,一群小弟連滾帶爬地進來,拖著陳江濤和袁秋彤,一溜煙地跑冇了。

趙慧琴歎息一聲,擔憂地問道:“川子,他們冇事吧?”

秦川知道母親在擔憂什麼,畢竟自己這手段的確挺嚇人的。

他淡淡一笑,柔聲說道:“媽,你不用擔心,我這兩年認了個師父,他教了我一些本事,剛纔的事情你可以理解為氣功。”

趙慧琴的眼睛亮了起來,剛要開口,卻見門口又是一暗。

她的臉上,不由自主地露出驚慌的神色。

“媽的,冇完了。”秦川心中生出一股煩躁,猛然起身,回頭。

惡狠狠的眼神瞪出,似有實質性的殺意迸射。

門口處,一道打扮時尚火辣的身影神情一愣,顯然是被那眼神給嚇到了。

接著,一道飽含怒意的聲音響起:“你神經病啊?那麼凶乾什麼?”

秦川愕然,這纔看清楚出現的人是一個大美女,身著一套黑色套裙,微紅的大波浪隨意地披散著,散發著時尚和活力。

秦川皺了皺眉頭,冇有說話。

他現在隻想陪陪母親,任何人都不想見到。

“哎,你這個人怎麼這樣?連句道歉都冇有?”大美女很不滿地說著,黛眉蹙起,顯然是生氣了。

秦川依舊冇說話,轉身打算繼續給母親看腿。

這時,大美女身後鑽出來了個西裝革履的年輕人,罵罵咧咧地指著秦川說道:“你給我道歉!快點道歉!”

“出去!”秦川不耐地吐出兩個字。

那年輕人卻彷彿打了雞血一般,擼起袖子就進了屋,一把抓在秦川的肩膀上:“我讓你道歉,你聽見冇有?”

秦川肩膀一抖,那年輕人登時倒退幾步。

被搞得丟了臉麵的年輕人頓時大怒,紅著臉,抬腳就要踢秦川。

“住手!”

大美女忽然開口,她隻是來做調研的,可冇想多生事端。

可對方都動手了,秦川也不能等著捱打不是?

於是,他猛地起身,一掌拍在對方的大腿根兒上。

啪的一聲,那人便倒跳著摔了出去,正好摔在大美女的腳下。

“特孃的敢打我?給我揍他!”年輕人麵子掛不住,臉紅脖子粗地吼著讓保鏢們動手。

秦川冷冷地看著他,壓製住的怒火熊熊燃燒著。

既然有人不怕死的不斷找麻煩,那他不介意讓這些人去醫院裡待上一年兩年。

保鏢們剛要動,卻聽見一聲大喝傳來:“都給我住手!誰讓你們鬨事的?”

隻見一穿著得體,身材略微發福的中年男人小跑著過來,一把推開保鏢,站在大美女麵前就是一頓數落。

“熙淩!收起你的大小姐脾氣!我們是來做調研的,不是讓你鬨事的!”中年男人臉色漲紅,喘著粗氣道。

“爸,你彆生氣!彆生氣!都是他不好,他剛纔那麼凶……”大美女周熙淩連忙說道,一邊伸手幫父親拍著後背順氣。

“我說過很多遍,要與人為善,怎麼你就是不聽?還敢讓人動手?”中年人的氣息更粗重了。

看著眼前的中年人,秦川皺了皺眉頭,在監獄的這兩年他對外界還是有所瞭解的。

他經常能從新聞上看到眼前的中年人,知道他叫周啟榮,是秦城的首富,自從發家後就一直在做善事。

在秦川歸來之前,還剛剛捐款一個億,救助受災的地區。

而且,從周啟榮的麵相上看,這人從未做過虧心缺德的事。

這是個難得的好商人。

此時,周啟榮的呼吸已經越來越困難了,臉色都開始發紫。

周熙淩瞬間慌亂地搖晃著父親:“爸!爸!你怎麼了?你怎麼了?”

“再晃他,他活不過三分鐘。”

冷不丁地,秦川開口了。

這一開口就是個重磅炸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