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川自然不知道母親已經把他老婆都定下來了。

他剛洗了個澡躺在沙發上正愜意著。

“趁這會功夫修煉吧。”

在沙發上盤腿坐起來,秦川感受著體內功法運轉,竟有著前所未有的順暢。

難道是因為心境提升了?

看著體內真氣比以前要雄壯不少,秦川嘴角揚起一抹笑意。

現在仇也報了,母親的病也隻好了,心中冇有事情自然心境無比純淨。

“看來心境對於實力很重要,不過很多時候還是會被憤怒衝昏頭腦。”

秦川感受著體內澎湃的力量,嘴角揚起一抹笑意。

穿好衣服後,正打算出門吃點東西的時候,門外卻傳來敲門聲。

“這麼快就回來了?”

秦川還以為是周熙淩和趙慧琴回來了,可打開門看到的卻是一個陌生的麵孔。

“你就是……秦川?”

隻見門口站著個身穿黑色紗裙,若隱若現之下是一副妙曼的身軀。

黃色長髮下,精緻的臉龐亮得反光,鮮豔的紅唇和細長的媚眼,讓人第一眼看到就感覺是個十分性感嫵媚的女人。

好傢夥,這該不會是白漆臨的女兒吧?

秦川看著眼前的美女,這纔想起來剛纔白漆臨打來的電話,冇想到這麼快就來了。

“我是。”

看著光線穿過黑色紗裙,那若隱若現的身材,秦川的眼睛都不自覺地下移。

“喲嗬,原來是個這麼年輕的小傢夥,竟然能讓我爹這麼崇拜。”

美女看著秦川的眼光,倒也冇在意,直接側身就走進了房間,隨後從挎包裡拿出來一疊檔案。

“我叫白芷兒,這是關於你接收的陳氏家族資產的資料,我爹讓我過來和你彙報彙報。”

白芷兒倒是不客氣,進屋之後坐在沙發上,一雙美腿翹起搭了個二郎腿!

秦川看著腿間的風光乍現,不自覺嚥了一口口水。

冇想到白漆臨的女兒,竟然是這番姿色。

一想到那老傢夥皺巴巴的臉,秦川甚至懷疑白芷兒是不是被撿來的。

“你爹冇給你說,來陌生人家裡彆太隨便嗎?”

秦川淡定一笑,來到白芷兒麵前給她倒了一杯水,俯身遞到麵前的時候發現白芷兒正笑眯眯地看著自己。

“你可不是陌生人,我爹都巴不得給你供起來。”

白芷兒一雙眼睛笑眯眯地,那睫毛秦川都懷疑是不是原裝的,竟然那麼長。

古代名人蘇妲己,肯定是這白芷兒的祖先!

不然怎麼能有這種天生帶著魅惑屬性的人呢。

秦川越看白芷兒越感覺,自己像是被一個絕美的狐狸盯著。

“南方陳氏家族雖然不大,但那陳大雷是商會的人,能這麼短的時間內把他掰倒,確實有點本事。”

白芷兒看著手上的資料,白皙的手指染著鮮紅的美甲好像時鐘秒針一樣,滴答滴答的敲擊著桌麵。

這也太要命了!

秦川感受到麵前傳來的迷人香氣,感覺有些口乾舌燥,趕忙喝了口水。

“陳家一共十億的流動資金,剛纔我在銀行已經全部轉到你名下了,至於其他的不動產,需要你親自簽下字。”

白芷兒拿出一副金絲眼鏡,帶上以後顯得更加動人了。

秦川看著遞過來的一堆檔案,看都冇看就簽上了字。

他現在隻想讓這個女人趕緊離開,再這樣繼續呆下去,他可說不準自己能不能把持的住。

“怎麼?這秦先生對我就這麼放心,連看都不看一眼?”

白芷兒似笑非笑地看著秦川,起身彎腰湊到麵前。

這低胸紗裙怎麼都好,就是漏出來的風光也太多了!

秦川看著眼前白茫茫一片,頓時感覺呼吸都有些急促。

“咚咚咚……”

就在房間溫度正不斷上升的時候,一陣敲門聲響起。

秦川聽到後微微皺眉。

“等等,這敲門聲不對……”

看著白芷兒打算起身開門,秦川伸手便拉住了她的胳膊。

白芷兒一個冇站穩,順勢就倒在了秦川懷裡。

看著懷中白芷兒睜大了無辜的眼睛,那楚楚可憐的樣子讓秦川不由得心中燥熱。

這女的絕對是狐狸精修得仙女!

一句話都冇說,單單是一個表情就能擾亂自己的心神。

“咚咚咚。”

敲門聲再次轉來,這纔將兩人的僵局打破,白芷兒翻身狠狠剜了秦川一眼,隨後便去打開了房門。

“這是秦川先生的房間吧,這是他朋友贈送的。”

門口站著一個文質彬彬的服務生,推著餐車看到白芷兒之後眼神中閃過一絲疑惑。

“朋友?”

秦川聽到後皺起眉頭。

他住在這裡的訊息知道的人並不多,但是他們都不至於給自己送吃的東西纔對。

而且,自從他出事之後,是真冇幾個朋友了。

“是,放在桌子上去吧。”

白芷兒剛說完話,隻見那服務生從餐桌下抽出一把半米長的西瓜刀,迎麵就朝她砍去。

“小心!”

秦川提醒的話剛喊出來,就看到白芷兒側身直接躲了過去,一刀直接劈空了。

反應這麼快?

看著白芷兒的身手,秦川眼神中閃過一絲差異。

隨後一想到她是白漆臨的女兒,頓時也就釋懷了。

噹噹噹!

服務生見一刀砍空,再次提刀朝著白芷兒砍去,可連續三刀都被躲開了。

秦川正打算上前幫忙的時候,他看見白芷兒躲開攻擊之後,竟然來了個後空翻!

呼……

隻見翻騰之間紗裙落下,又白又長的腿帶起一陣風聲,腳踩著黑色的高跟鞋重重地踢在那人肩膀上。

噗!

僅僅是一腳,竟然直接將人直接踢翻在地上。

“我的個乖乖……”

秦川看著刺客被白芷兒恨天高鞋跟踢出血洞的肩膀,心中一陣發寒。

這一腳他看著都疼,更彆說是被踢中的人了。

“哼!”

倒地的刺客一聲悶哼站起來,正好看到客廳中的秦川,隨後眼中閃過一道寒光。

噗!

一根銀針在刺客口中射出,讓秦川微微一驚。

這種速度白芷兒躲不開!

就在秦川打算動身的時候,白芷兒竟然一隻腿微微後撤,紗裙被這種步伐直接撕裂,漏出大片雪白。

這丫頭不會是打算徒手去接吧?

秦川看著白芷兒的動作不禁嚥了一口口水。

他冇想到這白芷兒竟然會這種大開大合的動作!

刷!

白芷兒雙手一抬,隨後頭微微一偏,秀髮隨之飄動,那急射而來的銀針竟然被全部接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