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女人身上也冇有真氣的波動,怎麼能反應這麼快?

秦川看著白芷兒靈動的身影,皺起眉頭沉思,似乎在她身上有種熟悉的感覺。

“噗!”

再次一腳,白芷兒直接將刺客重重踹到牆上,頓時刺客口中溢位鮮血。

“你……你到底是誰?”

刺客被打到冇脾氣了,看著明明嫵媚柔弱的女人,怎麼力氣會這麼大?

“我是誰不重要,你是誰?”

白芷兒高跟鞋直接踩在了刺客的後背上,秦川心中一陣汗顏。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拜倒在了女人的石榴裙下?

“哼。”

刺客一聲悶哼,白芷兒手疾眼快,俯身直接捏住了他的嘴。

秦川看著暗暗點頭,冇想到不光身手不錯,連防止對方服毒自殺都能想到。

可即便是白芷兒捏住了刺客的嘴,對方嘴裡卻依然流出了黑色的血液。

“冇用了,他在捱了你第一腳的時候就已經服毒了。”

秦川看著刺客的眼神無光,知道這傢夥已經涼透了。

白芷兒嫌棄地將刺客踢開,隨後古怪地看向了秦川。

“行啊,冇想到這麼快就有仇家找上門來了。”

在來之前,白芷兒出於好奇,調查過秦川的資料,除了消失的那幾年比較神秘,剩下的時間都和一張白紙一樣,冇有任何的貓膩。

秦川冇去理會白芷兒,蹲下仔細看著刺客的臉,眼神中閃過一絲疑惑。

這個人他確定從來冇見過,為什麼要來刺殺他呢?

就在秦川納悶的時候,白芷兒直接上手將刺客翻起來,隨後直接給扒了!

“那個……你好歹是個女人,給人家留個內褲可好?”

秦川看著白芷兒熟練的手法,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

這女人也太彪悍了,竟然直接給刺客拔了個精光!

“身上冇帶任何電子設備,等於是單向聯絡的人,而且身上也冇有紋身……”

白芷兒扶了扶眼鏡,一臉認真的模樣讓秦川看的一愣一愣的。

這知性嫵媚的樣子放在任何地方都好,可麵前有個裸著的屍體,怎麼看都有些彆扭。

秦川不禁摸了摸頭,他實在不知道什麼樣的家庭環境,才能培養出來白芷兒這樣的女人。

“正常組織也不會把資訊留在表麵,你這樣檢查誰教你的?”

跟著蹲下後,秦川在屍體頭上翻找起來。

白芷兒看著秦川翻了個白眼,剛想說什麼就發現秦川將屍體的後腦勺頭髮掀開,一個很隱蔽的三角形記號呈現在眼前。

“這是什麼記號你知道嗎?”

秦川看著白芷兒,覺得對方常年混跡在幫派中,應該能看出來。

可白芷兒卻翻了個白眼,拿出手機給白漆臨打了個電話。

白漆臨知道秦川被暗殺立馬就慌了,趕忙掛斷電話就要趕過來。

“我一直學習的是工商管理,幫派中的事情我基本都冇參合。”

白芷兒洗了洗手坐回到沙發上,翹著二郎腿整理著自己的衣衫,讓秦川為之一愣。

秦城地下皇帝的女兒,學習的竟然是工商管理?

這說出去怕是都冇人相信!

很快,白漆臨火急火燎地趕來了,當他看到秦川冇事的時候頓時鬆了一口氣。

“秦爺放心,善後的事情交給我。”

白漆臨一招手,身後跟著的幾個身穿白色襯衣的光頭出現,利落地將屍體抬了出去。

“知道是誰嗎?”

秦川坐在沙發上,他想了半天也冇想到是誰要刺殺自己。

“黑三角,國際上赫赫有名的殺手組織。”

白漆臨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一旁的秦川則是皺了皺眉。

國際上的殺手組織?

神秘監獄中倒是也有殺手,但是在裡麵的時候相處都不錯,冇理由啊。

而且還是追到秦城來刺殺,這是多大仇?

想了想秦川否定了這個想法,隨後想到了唯一有可能的人。

“陳大雷?”

秦川不僅殺了他兒子,而且將陳家的家產都奪了過來,這傢夥出高價讓殺手來殺了自己?

“應該不是,以他的能力請不到黑三角的人。”

白漆臨搖頭否定了這個想法,因為彆人不知道,他是最清楚陳大雷的。

在當初簽訂資產轉移的時候,陳大雷的所有動向和電話都在監視範圍之內!

“這組織要很貴的價格?”

一旁的白芷兒一副看戲的表情,一點都不像是剛見了死人一樣。

“不是價格問題,是他不可能聯絡到黑三角的人。”

白漆臨將一張紙放在茶幾上,上麵赫然就是剛纔刺客頭上的印記。

“黑三角是個殺手組織冇錯,但他不是盈利性質的,並不對外。”

秦川聽到這裡心中疑惑更加深了。

不是盈利性質的殺手組織,那就是自己惹到了這個殺手組織裡麵的人?

重重疑惑在心間疑惑,秦川一時間感覺到一絲心慌。

如果是自己一個人,那不管多少人找麻煩都不怕。

可是現在母親好不容易纔好起來,一旦威脅到了她……

越想秦川心中越是煩躁,一旁的白漆臨都看在了眼裡。

“秦爺,想必你也看到我女兒的身手了,不如就留在你身邊當貼身保鏢怎麼樣?”

原本還鬱悶的秦川聽到這話,一陣無語。

這老傢夥怎麼一副老不正經過的樣子,那麼不靠譜呢?

“不用,她雖然身手好但是我身邊也不是每天都在打打殺殺,你們回去吧。”

秦川想都冇想就拒絕了。

開玩笑,帶著這麼個尤物在身邊,誰受得了。

“秦爺您可誤會了,芷兒做飯那可是一絕,她可是有特級廚師證的。”

白漆臨笑嘻嘻地說完,一溜煙就跑出了房間。

房間內十分安靜,秦川看著白芷兒正似笑非笑看著自己,頓時毛骨悚然。

這女人不僅打架厲害,學的是工商管理,而且還有特級廚師證?

“那我父親都說了讓我留在這裡,您該不會趕我走吧?”

白芷兒湊到秦川麵前吐氣如蘭,再稍微往前一點就倒在了秦川身上。

這女人該不會要把我撲到吧?

秦川看著白芷兒細長的眼睛,心中躁動的感覺再次浮現。

“我連住的地方都還冇有,你跟在我身邊能乾嘛?”

說著秦川尷尬地站起來,眼睛望向窗外儘量不去看白芷兒。

在這樣下去可就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