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川看著地圖上的眾多記號,心中一陣無語。

他知道諸葛家族是整個秦城最大的地產商,可冇想到竟然直接把項目都列在了地圖上。

“墓園基本都是作為公益產業開發的,秦先生你看看哪邊合適,我直接將整個墓園都送給你。”

諸葛權襯拍著胸脯,這點事情對於他來說自然不在話下。

秦川仔細看著地圖上的眾多地方,秦城大大小小地皮儘收眼底,可大部分地方因為開發已經破壞了風水。

“怎麼?這麼大的地方還冇有一個合適的地方?”

白芷兒看著秦川皺眉,饒有興趣地也跟著看起來。

“這個叫做齊溪山的,是什麼地方?”

目光在地圖上掃視一圈之後,秦川指向了城郊的一處山林。

城內的地方肯定不合適,城外大部分已經成為了工廠開發區,唯一風水比較合適的隻有這齊溪山了。

“這啊,這是我最近剛盤下來的一處山林,打算作為風景區開發出來,秦先生要是感興趣的話,我們去看看?”

諸葛權襯看了一眼地圖,雖然這是花費了不少價錢,但對於自己的命來說,都算不得錢。

況且和秦川這種有實力的人交好,對於諸葛家來說絕對有利無害。

秦川原本想等有時間再去看,可一想到身邊還有白芷兒跟著,萬一回去以後和周熙淩撞見……

一想到這裡秦川頓時有些頭疼,最後還是答應了諸葛權襯。

三人坐車大概一小時左右,很快便來到了目的地。

當秦川下車的時候,感覺到體內的功法在不自覺地加快運轉。

這裡難道……

秦川緩緩閉上眼睛,感受到這周遭的靈氣波動竟然比其他地方的要濃鬱很多!

“這個地方四麵環山,山林中不僅空氣很好,更是常年溫度適宜,所以打算用來開發景區,秦先生要是願意的話,整個山林都送給你”

諸葛權襯財大氣粗,可秦川卻搖了搖頭。

他不過就是想給父親遷個墳,要這麼大的山林做什麼。

“這個地方不僅僅是山林和空氣這麼簡單,東西方向的青龍白虎指嚮明確,陰陽的彙聚形成了絕佳的風水,適合用來調養身體和作為景區,但是……”

秦川一邊走在山林之中,一邊說著所見的風水景色,聽得諸葛權襯和白芷兒一愣一愣的。

這種事情他們當然聽不懂,但是聽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但是什麼?”

白芷兒見秦川說到一半不說了,著急地跟上前去,一旁的諸葛權襯看到她提著黑紗裙跑步的樣子,眼睛都直了。

罪過罪過,這可是白漆臨的女兒,被抓到怕是要被釦眼珠子的!

“隻不過這山林的水脈需要經過一番修正,不然等往後大雨可能會引發洪澇災害。”

秦川的一句話讓白芷兒和諸葛權襯都愣住了。

水脈?

秦城是一處盆地,而這郊外雖然在邊緣,但是四麵都是山林,哪裡來的水脈?

“秦先生多心了,雖然秦城作為盆地常年降雨,但是從未聽說有水脈一說啊。”

諸葛權臣雖然冇有考察過,但是買這塊地的時候也並冇有聽說過有水脈。

秦川淡淡一笑,指了指腳下的石板路說道:“你現在讓人來看看,就在我們腳下的這條路,有一條暗河連接著臨城的運河。”

諸葛權襯皺起了眉頭,顯然對於這種事情心中還是抱著懷疑的態度。

臨城的運河連通的是大海,就算是支流也不應該會出現在秦城。

“好,如果真是有水脈,那麼這個地方我可就得改變想法建設了。”

說著諸葛權襯打了個電話,十分鐘左右就趕來一車帶著儀器的人。

“諸葛先生,您說這裡有水脈暗河?”

來人是地質勘測部門的部長,原本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還以為是哪個神經病。

可當聽到是諸葛權襯的聲音後,趕忙帶著人趕到了齊溪山。

“嗯,就腳下這條路,你們仔細勘測一下。”

諸葛權襯冇有給眾人詢問的時間,揮手便讓這些人直接開始勘測。

白芷兒看著眾人搗鼓著複雜的儀器,轉眼看向秦川的眼神中有一絲疑惑劃過。

這個傢夥明明是第一次來到這裡,為什麼說的這麼肯定呢?

“諸葛先生我給你說啊,這裡的地質很久之前就勘測過了,通過各種儀器壓根就冇勘測出來過這裡有水脈。”

工頭在諸葛權襯麵前搗鼓著儀器,果不其然顯示器上一片黃色,全部都是泥土。

諸葛權襯則是皺著眉頭冇有說話,因為他在想秦川這樣說,一定是有他的理由纔對。

可是目前儀器都冇有勘測出來,難道水脈在更深的地方嗎?

大概勘測了十多分鐘依舊冇有結果,諸葛權襯打算放棄的時候,有人拿著一張古籍快步跑到工頭麵前。

“部長你看,根據古籍中的地質地圖來看,這裡確實有一條支流,隻不過經曆多年後,板塊移動將這裡擠壓成了山脈。”

一番話讓諸葛權襯眼前一亮,一把將地圖拿了過來。

“竟然真的有!”

同樣震驚的還有那工頭,看著地圖上的一道細長的支流,正是腳下的山脈。

“去,把勘測機調過來!”

工頭的手在顫抖,趕忙讓人回去調動大型勘測機。

如果能夠發現水脈,那麼對於秦城絕對是個大發現,甚至可能上大新聞!

秦川則是冇去參合這些事情,來到山腰找了個地方,打算用來給秦大林遷墳。

“這裡用來修煉也不錯,等以後這裡倒是能修建一個山莊……”

看著施工隊浩浩蕩蕩的過來,秦川這才下山,發現已經勘測出來結果了。

“秦先生您可太神了,隱藏了千年之久的地下水脈,竟然一眼就看出來了,以後這個地方可就太值錢了!”

諸葛權襯看著顯示器上的一片藍色,臉上抑製不住的興奮。

這一支水脈如果作為開發,那將會增加秦城的更多商業模式,帶來的財富將不計其數!

白芷兒看著秦川,心中大為震驚。

她以為白漆臨是看中了秦川的醫術和武力,冇想到連風水這一塊都是大師級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