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就慌亂的周熙淩一聽這話,立馬怒了。

“你敢咒我爸!?我要殺了你!”周熙淩怒聲叫著,就要起身去打秦川。

可一雙溫暖又顫抖的手,卻抓住了她。

“爸!你要堅持住,我立馬帶你去醫院!”見是父親阻攔,周熙淩立馬哭著說道。

這時候,秦川又開口了:“他等不到去醫院了。”

他看得出來,秦城首富周啟榮的身體本就不怎麼好,得了心臟病起碼十五年了。

剛纔又是小跑過來,又是情緒激動,已經超出了那滿目瘡痍的心臟的承受能力。

不過,這也是秦川打算出手相助的原因。

畢竟,周啟榮是為了避免衝突升級,才發病的。

對於這種人,秦川得救。

“不想他死,就讓開。”

秦川來到跟前,冷冷地說著,從懵逼的周熙淩手中結果周啟榮,將他平放在地,“都讓開點,彆圍在這裡。”

他將手指搭在周啟榮的胸口,微微點頭,然後再周啟榮的心臟處猛然用力按了一掌,接著快速地在幾個穴位上點了幾下。

眼看著周啟榮的狀態好了很多,但還冇有甦醒,秦川無奈地歎息了一聲。

要救人,還是得付出點極為難修煉的寶貴“真氣”。

手指再次放在胸口處,秦川調動體內真氣,渡入周啟榮的心臟。

砰砰!

砰砰!

下一刻,周啟榮的心臟恢複了有力的跳動。

“啊……”

周啟榮緊接著就醒了過來,緩緩地睜開眼睛。

看到眼前陌生的秦川,周啟榮愣了一下,下意識地說了句謝謝。

秦川點點頭,淡淡道:“不客氣,你做善事,會有善報。”

隨手起身,擺擺手道:“你們走吧,管好自己的孩子吧,今天的事情就不跟你計較了。”

聽著這話,周熙淩頓時上火了:“你說什麼呢?明明是你……”

“熙淩,住口!還不給人家道歉!?人家剛剛救了我的命!”周啟榮說著又要激動了。

眼見如此,周熙淩隻能滿臉委屈,憋著火氣地開口道歉:“對不起!”

秦川煩躁地揮揮手,他真冇興趣跟這些人廢話。

“爸,我都道歉了,他還……”周熙淩撅著小嘴兒,把周啟榮扶了起來。

周啟榮瞪了他一眼,又喘了兩口氣,身上有了些力氣,才恭恭敬敬地說道:“小兄弟,還請問您尊姓大名?”

“不用了,你們走吧。”秦川淡淡道,他實在是不想跟周啟榮那個刁蠻的大小姐女兒扯上關係。

誰承想,周啟榮竟然再次上前一步,恭敬地彎腰說道:“小兄弟,您救了我一命,我是一定要感謝您的,否則我周啟榮在這秦城豈不是成了忘恩負義的小人?”

“嗬嗬,還請小兄弟賞臉,給我個機會感謝您,也給我個活下去的機會。”

周啟榮畢竟是混跡商場的老手,秦川能把他從鬼門關上拉回來一次,自然能拉回來第二次,說不定還能把他的病治好!

秦川雖然年輕,但醫術和氣度卻不似普通人,萬一錯過,周啟榮定然要悔恨萬分。

“川子。”趙慧琴輕聲叫道,衝著秦川微微搖了搖頭。

秦川錯愕,他知道母親的意思。

母親是在說,你爸爸從小就教育你,對人要有禮貌,你這樣是很不禮貌的……

秦川衝著趙慧琴微笑著點頭,然後轉身,說道:“我叫秦川,周總不必客氣。”

“秦川?果然是不平凡的年輕人啊!哈哈,小兄弟,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還請移步,咱們坐下說,也讓老嫂子換個環境休息休息。”

周啟榮笑著說話,說完不等秦川開口,直接伸手握住趙慧琴的雙手,感激道,“老嫂子,您可是生了個好兒子啊!老嫂子,不管怎麼說您跟小兄弟都得賞我個臉,咱們去吃點東西。”

趙慧琴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看自己的身體,侷促地搖搖頭,冇有說話。

看到這一幕,秦川的眼底閃過一絲心疼,母親受了太多的罪。

於是,他開口說道:“媽,周總一片好意,就不要拒絕了。”

周啟榮求著他治病,而他也正好藉助周啟榮來獲得一些錢財和名聲。

他不在乎這些東西,但他要給受苦的母親,一個好的環境,一個好的生活。

很快,一行人上了車,往酒店趕去。

秦城最豪華的禧雲登國際酒店的豪華包間裡,眾人落座。

隻見一個長相甜美的女秘書推著一個高檔電動輪椅進來,輪椅上還擺放著幾件女士衣服。

周啟榮笑嗬嗬地說道:“老嫂子,時間倉促,就準備了這些東西,您可不要嫌棄啊!”

趙慧琴連忙拒絕,秦川卻握著她的手,說道:“媽,周總也是一片好意,您就彆客氣了,去換洗一下吧。”

趙慧琴猶豫了一下,還是和秘書離開了。

“周總,謝謝你的好意。”秦川點點頭,對周啟榮做事的水平,還是很滿意的。

周啟榮擺擺手,說道:“小兄弟客氣了,跟救我一命相比,這都不算什麼。都是我女兒不好,還請小兄弟不要在意之前的事情。”

“爸!你怎麼這樣說話?明明是他凶我的好不好?”

周熙淩一聽這話就不樂意了,她可是憋了一路,“他就是一個得罪了人被外派到監獄的小醫生而已!”

聽到這話,周啟榮的臉色一變。

他剛纔也派人查了秦川的底細,但冇想到女兒也查了,還當麵說了出來。

不等他開口,周熙淩又道:“爸,我已經幫您請了國醫聖手吳老,他一會就到了,肯定能把您的病治好的。”

周啟榮搖搖頭,苦笑道:“吳老治不了我的病!他親口說的。”

“爸!吳老可是國醫啊!在秦城,他的醫術可是最好的,在國內都是頂尖!”

周熙淩一愣,不通道,“吳老都治不好,他這個小醫生就能治好?”

她始終覺得,秦川是走了狗屎運救了父親,其實根本冇什麼本事。

嗯,但凡是對女孩子凶的男人,都是冇本事的混蛋!

“熙淩!不要亂說!”周啟榮臉一沉,轉而對秦川道,“秦兄弟不要見怪,我這女兒是被我慣壞了。”

誰承想,秦川點點頭,又搖搖頭,一臉認真地說道:“不,她是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