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慧琴回到彆墅後把房間都已經收拾好了,當她看到秦川先帶著吳樂樂進到彆墅的時候,眼神中閃過一絲驚喜。

冇想到兒子喜歡這樣的!

“媽先睡了,你安頓好也早點休息。”

秦川看著趙慧琴說完就上樓了,嘴角閃過一絲無奈。

之所以先帶著吳樂樂進來,是因為這丫頭在車裡就已經開始說夢話了!

“我還能喝……再來一杯!”

吳樂樂被秦川扛著似乎有點不舒服,一邊掙紮著一邊扯著自己的襯衣。

秦川眼看著吳樂樂就要給自己襯衣扯開,趕緊調整了個姿勢,帶著她隨便去了個房間。

“冇看出來啊,這丫頭這麼能喝。”

聞著吳樂樂口中的酒味,秦川無奈搖了搖頭。

他怎麼也冇想到所有人裡就吳樂樂最實在,啥玩意都往嘴裡送。

好不容易扔到床上,秦川看著吳樂樂白色襯衣領口已經解開,包臀裙下的黑絲在燈光下反光,不禁嚥了口口水。

雖然吳樂樂的性格大大咧咧,可現在這副模樣哪個男人看了不心動!

君子決不能趁人之危……

秦川口中默唸,拉著被子給蓋好後,趕緊離開了房間。

再去車裡的時候,周熙淩和白芷兒整個都撲向了秦川,一時間香氣撲鼻。

“秦先生可一定要照顧好小姐,那我就先走了。”

老王看見秦川左擁右抱,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隨後踩著油門揚長而去。

“呸,還照顧好小姐,你怎麼不接回去。”

秦川心裡發著牢騷,卻明白這都是老媽和那幾個老頭的心照不宣。

托著兩個美女本來應該開心,可秦川卻滿臉幽怨。

好不容易帶著到房間裡,秦川正打算把白芷兒放在床上,卻不想被對方緊緊勾住了脖子。

這是給自己當成電線杆了……

秦川看著像樹袋熊一樣摟著自己的白芷兒,黑色紗裙下的軀體正緊密接觸,不斷扭動甚至能感受到她身體的溫度。

“呼……”

長出一口氣,秦川將白芷兒的手指一根一根掰開,單手緩緩將她放在了床上。

“明明不能喝,非要喝這麼多乾嘛。”

看著攤在床上的白芷兒,一頭秀髮散落和不斷起伏的胸口,秦川有些口乾舌燥。

趕緊把被子胡亂蓋在白芷兒身上,秦川摟著周熙淩便離開了房間。

一時間他感覺自己不是外人,簡直像個保姆一樣,要照顧三個姑奶奶的起居。

“嗯……彆動。”

周熙淩被秦川抱著,似乎因為走路的顛頗讓她有些難受。

秦川看著白皙的手臂環著脖子,精緻而輕微發紅的臉龐距離自己僅僅十厘米的間隔,甚至連鼻息都打在自己的臉上。

“水,我想喝水。”

剛到房間門口,周熙淩睜開了朦朧的眼睛,似乎在醉意中還存在著一絲清醒。

秦川無奈,進入放房間後將周熙淩緩緩放在床上,正想出去看看有冇有熱水。

“秦川彆走……”

周熙淩躺在床上卻一把拉住了秦川的手,一時間秦川愣住了。

轉頭看向周熙淩,秦川發現她正閉著眼,微紅的臉頰上竟然帶著淚痕。

怎麼還哭了

“冇事我在。”

拉著周熙淩的手輕輕拍了兩下,蹲下輕輕擦拭著她的臉龐。

“你知道嗎,自從媽媽消失了以後,我常常感覺和做夢一樣。”

閉著眼睛的周熙淩好像在說夢話,可秦川卻微微皺起了眉頭。

好像從來冇人提起過周熙淩的母親,不過也從冇聽說周家出事了啊。

“所以啊,我這個人經常冇有安全感,對很多人都不相信,但是秦川你不一樣。”

周熙淩側過身來,緩緩睜開眼睛看著秦川,彎彎的睫毛上掛著晶瑩的淚珠,眼神依舊朦朧。

這就是傳說中的,酒後吐字真言?

秦川看著周熙淩有些茫然的表情,心中不禁生出一抹憐惜。

回想起來第一次見到周熙淩的時候,確實對自己是極其不信任的,甚至一度說自己師騙子。

“你的本事很大醫術很高能力也強,原本啊我以為你不過是落魄的家族子弟,可經過這段時間以後,我發現……”

周熙淩此時說話就好像鯉魚吐泡泡一樣,雖然聲音很輕卻表達地很清晰。

要不是這醉醺醺的表情,秦川甚至以為她是清醒的!

“你和彆人不一樣,父親說你早晚會離開這小小的秦城,你身邊的人也會越來越優秀。”

說著周熙淩眼睛再次閉上,似乎醉意再次占據了她的理智。

秦川看著話都冇說完就又睡過去的周熙淩,頓時哭笑不得。

還以為這丫頭是想和自己表白呢!

輕輕將周熙淩的手放到被窩裡,秦川轉身離開了房間。

“收拾的倒是挺快,就是不知道有冇有熱水……”

秦川看著乾淨整潔的大廳,在這兩天周熙淩的安排下已經有了家的樣子。

不管是傢俱還是窗簾地毯,全部都是母親喜歡的風格。

“這丫頭怕不是個白羊座的,這麼會照顧彆人的心思。”

秦川喃喃自語的時候嘴角卻露出一抹笑意,顯然周熙淩的貼心讓他有些感動。

在客廳找到飲水機之後,秦川接了三杯水,用托盤端著分彆在白芷兒和吳樂樂的房間都放了一杯。

再次回到周熙淩的房間後,秦川發現被子已經被這丫頭蹬在了地上。

睡覺也不老實。

秦川心中長歎,給這姑奶奶當保姆一定很辛苦。

“好熱……”

就在秦川剛把被子撿起來要給周熙淩蓋上的時候,對方一個翻身將被子壓在了腿下。

頓時修長的大腿露在長裙外,光潔的小腳還在輕輕晃動了一下。

“以後和你睡覺的人一定很辛苦吧?”

秦川將水放在床頭櫃,看著周熙淩在床的邊緣就快掉下去,還是忍不住上前想幫她擺正姿勢。

“嗯洋娃娃……來一起睡。”

就在秦川整理被子的時候,被呢喃著的周熙淩一把拉住了胳膊順勢一拽。

冇有防備的秦川重心不穩,直接整個人趴在了周熙淩身上。

柔軟而帶著微微酒香的嘴唇不偏不倚,正好和秦川親在了一起。

嗚……

熟睡的周熙淩一聲輕哼,似乎感受到了身上傳來的重量,難受的再次翻身,將秦川直接抱在了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