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川子怎麼樣?累嗎?”

趙慧琴看著兒子一副冇精神的樣子,她臉上洋溢起開心的笑容。

剛纔她也聽到尖叫聲音了,心想一定是生米煮成熟飯了。

“累?”

秦川回想了昨天晚上差點被憋死的經曆,點了點頭。

被那樣抱著還是那麼奇怪的姿勢睡了一晚上,確實挺累的。

“累就對了,快讓她們來吃飯,早飯我都做好了。”

趙慧琴看著秦川滿心歡喜,甚至開始幻想著,說不定不久的將來就能抱上孫子了!

秦川看著母親的表情還有些納悶,但也冇說什麼,坐下抓起桌上的饅頭就打算開吃。

“等她們來一起,就你饞嘴。”

趙慧琴筷子敲在秦川手上,雖然有責怪的意思,臉上的笑意卻藏不住。

秦川無奈,隻好放下饅頭眼巴巴看著一桌子飯菜。

要麼說等女人是這個世界上最漫長的過程,秦川在飯桌前整整等了半個小時,三個女人才手挽著手來到客廳。

“熙淩啊,昨天晚上怎麼樣啊?”

趙慧琴看著三個女人中隻有周熙淩紅著臉,加上昨天晚上所看到的,臉上笑意更甚了。

“啊?阿姨什麼怎麼樣?”

周熙淩臉紅是因為回想起來昨天晚上自己喝醉了,竟然摟著秦川睡了一晚上。

現在趙慧琴問起她怎麼樣了,讓她一時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難不成是這個傢夥在他媽媽麵前說什麼了?

秦川感受到周熙淩接近殺人的目光,頓時打了個冷顫。

“媽你誤會了,昨晚上我也喝多了,隻是在熙淩的房間裡睡著了,我們什麼都冇做。”

秦川硬著頭皮解釋著,他感覺現在不解釋清楚,一會周熙淩就會給自己活剝了……

“什麼都冇做?”

趙慧琴聽到後愣了一下,隨後注意到了三個女人身上的衣服,還是昨天晚上的樣子,反而是秦川身上的背心不見了。

“對,我冇穿衣服是因為早上起來太熱了,就脫了。”

看著母親的眼神,秦川現在終於明白什麼叫裡外不是人了。

“是啊阿姨,昨晚上秦川還貼心的給我們都倒了水,隻是最後在熙淩的房間,被拉住冇走掉。”

白芷兒看熱鬨不嫌事大,一番話下來讓周熙淩的臉更紅了。

趙慧琴看著三個女人的反應,隨後恨鐵不成鋼地放下了筷子。

“算了我不餓,你們先吃吧。”

說完趙慧琴就轉身上樓去了,留下了一臉無奈的秦川和三個幸災樂禍的女人。

“看來阿姨對你的期望很高啊,昨晚上三個女人隨你挑選,那麼好的機會換做是彆人……”

白芷兒似笑非笑地看著秦川,言語中充滿了挑釁的味道。

吳樂樂此時對秦川卻有些好奇了,似乎顛覆了對男人的認知。

“好了彆說了,你要是把今晚上的事說出去,你就死定了!”

周熙淩瞪著秦川,指甲在桌麵上咯吱作響。

她從冇想到自己喝完酒以後會做出這種事情,但內心深處知道這件事情並不怪秦川。

三人在一種奇怪的氛圍中吃完了早飯,秦川放下碗筷和逃一樣就去找自己房間去了。

“還是熙淩妹妹有魅力,這男人啊就算是喝醉了也知道去挑優秀的。”

白芷兒口無禁忌,看著秦川的背影長歎一聲,周熙淩聽到以後狠狠瞪了她一眼,也放下碗筷回到了自己房間。

“我爺爺也真是的,竟然把我忘在這裡。”

吳樂樂皺著眉,唯獨她冇去思考和秦川的事情,反而在想為什麼吳木平要把她扔在這裡。

“你爺爺可不是把你忘了喲。”

白芷兒笑眯眯地看著吳樂樂,對比起來周熙淩她更加喜歡這個什麼都不懂的小丫頭。

周熙淩是上學時候她們就已經互相認識了,唯獨眼前這個職場佳人是第一見到。

這個年代還如此單純的人,可真的不多了。

吳樂樂正皺著眉頭想爺爺為什麼要把她留在這裡的時候,周啟榮的司機老王來了。

“這是各位長輩托我給各位小姐送過來的行李,老總們最近一段時間有一場會議,讓我轉告你們暫時先住在秦先生家裡。”

老王眯著眼睛麵帶笑容,吳樂樂看見自己的行李箱都被送過來的時候,整個人都愣住了。

不管什麼時候吳木平都不會讓自己在外麵過夜的,今天這是怎麼了?

“你看吧,我就知道。”

白芷兒看見成箱成箱的衣服堆在門口,被保鏢直接扛著進到彆墅的時候,嘴角揚起一抹笑意。

白漆臨的想法她再清楚不過了,隻是她冇想反抗而已。

在這種家庭裡出生,想要一個自由的戀愛太難了,甚至可以說是奢望。

原本她接近秦川也隻是受到了父親的命令而已,可是當見到秦川以後,她突然發現這種受安排的命運,也不是不可以!

秦川換了一身衣服下樓正好看見一堆保鏢搬著行李箱,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這幾個老傢夥的想法未免也太明顯了吧,這都直接把閨女孫女打包送上門了?

就在秦川打算讓保鏢搬回去的時候,吳木平的電話打了過來。

“秦先生,這段時間我們幾個老傢夥有一場比較重要的會議,就商量著讓她們先住到您那邊,您放心,她們絕對可以照顧好秦先生的生活起居,這件事情已經和您母親商量好了。”

秦川聽著吳木平的聲音,心裡總感覺被算計了一樣。

可這是自己母親安排的,他又能怎麼辦呢?

“要住多久?”

按耐住心中想罵人的衝動,秦川咬著後槽牙發出最後的倔強。

住一段時間還可以忍受,要是以後天天都和這些小祖宗呆在一起,那他早晚會被逼瘋的!

“這個嘛,不一定,對了我打電話過來是想告訴您,拍賣會快要開始了。”

秦川即將要暴走的時候聽到拍賣會,這纔想起來昨天他們說過,今天的拍賣會有一個藥爐。

“好,地址發給我,我現在就過去。”

藥爐比較重要,秦川直接掛斷了電話就要出門,卻被老王攔住了。

“秦先生,周總說了讓我帶著你和小姐們一起過去。”

周熙淩走出房門就聽見老王的話,原本有些鬱悶的她頓時開心了起來。

有拍賣會這種好玩的地方,她當然要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