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川皺了皺眉,原本正好想趁著拍賣會能安靜一會,冇想到周熙淩一起鬨,另外兩個女人也想去。

“就允許你去拍賣,難道就不允許我們去拍賣了嘛?”

白芷兒看著秦川好像不願意的樣子,雙手掐腰氣鼓鼓地,一副要咬人的樣子。

“好好好,去,都去。”

看著三個女人抱成一團,秦川無奈搖了搖頭。

眾人來到彆墅前,秦川將車開出來後三個女人都沉默了。

這誰坐副駕駛?

“熙靈坐前麵,我和樂樂在後麵就行。”

白芷兒見另外兩人一言不發,便首先出麵解決了這個問題。

本來按照先來後到,也應該是周熙淩坐在秦川身邊。

秦川忍不住想吐槽,不就是坐個車,怎麼坐不是坐……

心裡雖然是這麼想的,可他卻冇敢說出來。

畢竟周熙淩現在應該還在生氣,惹怒了這女人一會到了會場還指不定怎麼給自己搗亂。

上路之後出乎秦川的預料,就算周熙淩坐在前麵,也冇耽誤她和後麵兩個女生聊天。

這一路上似乎秦川纔是多餘的那個……

“聽我爺爺說,這次的拍賣會有很多家族的人蔘加,甚至臨城的林家也過來了。”

吳樂樂經常跟在吳木平身邊,對於這種各個家族之間的事情比較清楚,所以她對此也比較上心。

“林家?該不會林南那傢夥也來了吧?”

白芷兒聽到林家臉上浮現出一絲厭惡,似乎對於這個林家並冇有什麼好感。

“聽說林南之前可是追求過芷兒姐姐呢,怎麼就這麼討厭他?”

周熙淩回想起來當初上學的時候,林南就是他們的班草,瘋狂追求白芷兒,可是後來卻銷聲匿跡了。

“那個林家,實力很強嗎?”

秦川聽著女人間的談話,也忍不住去插一嘴,可三個女人卻好像冇聽到他的話一樣。

“彆提了,那傢夥不是什麼好東西,男人都一個樣。”

白芷兒翻了個白眼,說著還有意無意間地看了一眼秦川。

感受到被無視後秦川心中一陣無語,他怎麼也冇想到自己有一天會被三個女人冷暴力。

經曆了一路的嘰嘰喳喳總算來到會場,可當秦川等人來到門口的時候,卻被告知需要邀請函。

“熙靈你有邀請函嗎?”

秦川皺起眉頭,他可冇在誰那裡聽到進入會場還需要邀請函。

周熙淩同樣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跟我來吧,這個拍賣場是我爹的產業。”

白芷兒看著秦川吃癟的樣子,嘴角揚起一抹笑意,在眾人驚訝的眼神中拿出一張通行證。

“原來是大小姐,裡麵請。”

保鏢顯然是臨時調過來的,並不認識白芷兒,當看到通行證之後立馬畢恭畢敬地帶著眾人從後門進入到會場。

來到大廳之後秦川才發現,這裡麵很多衣著華貴的人,此刻正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

“除了秦城的各個家族,臨城和洛城的人也來了不少,難怪幾個老頭子說這幾天不回家。”

周熙淩發現了很多熟人的身影,大多都是普通人隻能在電視上才能見到的。

“寧氏集團的總裁也在,這場拍賣會可真有意思……”

白芷兒看著一個魁梧的背影喃喃自語,周熙淩見到後同樣麵露驚訝。

“寧恒?這不是被隱藏世家支援的家族嗎?他怎麼會來這裡?”

秦川順眼望去纔想起來,這個人似乎比周啟榮的地位還要高。

秦城雖然是地級城市,可因為物流方麵導致不少的外地企業流動,所以在這裡見到誰都不是很奇怪。

“大小姐裡麵請,這是白爺專門叮囑的,你們來了之後就在這邊。”

保鏢的聲音洪亮,瞬間吸引到不少人的目光。

秦川一行人三女一男,原本就非常紮眼,現在保鏢的一句話更是讓眾人成為了焦點。

“我冇看錯吧?除了白爺的女兒,連周氏集團的千金和吳木平教授的孫女都來了?可那個男的是誰?”

“能一次性看到秦城三大美女,簡直大飽眼福。”

“那男人我看不簡單,聽說秦城最近出來個厲害的傢夥,把陳氏集團都乾倒了。”

……

外麵的閒言碎語秦川冇去注意,他也懶得去搭理那種八卦的目光。

此刻四人被帶到了二樓的一處房間,碩大的落地窗外就是拍賣的主台。

“正常來這裡競拍需要先交納保證金,但是這個房間不用,有想競拍的直接在這個遙控器上輸入數字就行。”

白芷兒將要控製放在茶幾麵前,隨後優雅地坐在了沙發上,開始擺弄茶具衝起了茶。

吳樂樂好奇地去跟著學習茶藝,秦川則是看著下麵主持人已經上台,心中開始隱隱期待。

雖然不知道煉丹爐怎麼樣,但肯定比外麵的要好。

隻要能夠支撐自己煉出神秘監獄時候五成的品質,那他就心滿意足了。

丹藥能煉好,那麼往後治病就不用隨身將銀針帶在身邊了。

叮叮叮!

就在秦川思考的時候,一串清脆的鈴聲響起,看向下方舞台才發現,拍賣會已經開始了!

第一件被推上台的是一件青花瓷器,主持人在激情地介紹著,秦川卻不以為然。

“一件不過民間窯燒製的劣質品,一千五百萬撐死了。”

秦川透過窗戶看著下麵,無奈搖了搖頭。

“怎麼?你還認識古董?”

白芷兒聽到秦楚的話,臉上浮現些許驚訝。

雖然秦川這兩天的表現都出乎他的預料,可這古董可不像是人有呼吸。

這麼遠就能看出來古董的價值,就算是那些職業的鑒寶人也不一定能辦到。

“官窯燒製和民間窯燒製的卻彆很大,軸麵的紋理就不一樣,買的人纔是大冤種。”

秦川對於這種東西不感興趣,端起白芷兒倒好的茶水淡淡喝了一口。

白芷兒聽後目光閃動,隨後就聽到台下的在一直加價,隻不不過到了一千四百萬就停了下來。

顯然今天到場的人都有各自的掌眼人,專門負責評估古董的價格。

“還真讓你猜中了!”

吳樂樂驚喜地看著秦川,似乎第一次出麵這種場合讓她尤為興奮。

“我可不是猜的,不信你看看後麵。”

秦川淡然一笑,隨後看到台上又推上來一件拍賣品,竟然是一副字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