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代畫家真跡,但是儲存並不是很好,最多五千萬。”

秦川遠遠看著那副字畫,再次給出了一個心裡的價格。

三個女人聽到估價之後立馬起身走到窗前,想仔細聽清楚下麪人的喊價。

“這件真跡起拍價,四千萬!”

主持人慷慨激昂地介紹完之後,公佈了起拍價之後全場嘩然。

一副收藏的絕版字畫,起拍價就四千萬,那得拍到多少纔會合適?

“看來你輸了,起拍四千萬的話肯定不止五千萬了。”

白芷兒笑著給秦川倒了杯茶,眼神中似乎有些嘲笑的味道。

“那可未必,看著吧。”

秦川胸有成竹的樣子,讓三個女人皆是翻了個白眼,自然冇把他說的話當回事。

可是很快,下麵冷清的競拍聲音就證明瞭秦川的猜測。

四千萬起拍,每次加價就是五百萬,僅僅兩人在競爭這幅畫,最後就定在了五千萬的價格!

“能搶這種名畫的人,隻有專業的收藏家,五千萬是他們心中的底線。”

秦川看著三個女人驚奇的樣子,嘴角揚起一抹笑意。

他對於字畫當然不懂,可是對於人們的心裡卻瞭如指掌。

“切,還真讓這傢夥猜到了。”

周熙淩見秦川得意的樣子,狠狠白了他一眼。

後麵的拍賣品價格越來越高,但一一都被秦川說中了價格。

三女這纔對秦川心服口服,可依然冇看懂這傢夥是怎麼估準的價格。

很快競拍的物品已經完成大半,在場的人絕大部分都買到了自己感興趣的東西,可留下的人卻讓白芷兒皺了皺眉頭。

“冇看出來,一個藥爐能讓這麼多家族的人感興趣,連林家的人和寧式集團的總裁都留下了。”

秦川看著下麵坐著的十幾人,心中大概有了底細。

藥爐這種東西對於常人來說平冇有什麼用。

這些家族之所以想競拍大概率是因為這東西很少出現在拍賣會上,家族買了之後會去尋找隱藏的煉丹高手。

可想要找到煉丹高手哪是那麼容易的事情,所以這些家族絕對不會花那麼多錢在一個不確定的因素上。

“好,最後登場的是本次拍賣會的壓軸物品,從神秘世家中流出來的一盞藥爐!”

主持人的大手一揮,隨後蓋著紅布的藥爐被推上台,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舞台上。

隻見紅布掀開,古銅色的藥爐上鏽跡斑斑,似乎就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藥爐。

“浪費我時間,還以為什麼寶貝呢,就這個還壓軸?”

“就是,這種東西在我奶奶家多得是。”

下方看台的一些人看到藥爐的樣子後,頓時失望地搖了搖頭。

“哼,低俗之人,不懂這藥爐的含金量也正常。”

寧恒看著周邊人的怨聲載道,輕蔑地搖了搖頭。

他這次來秦城的首要目的,就是拿下這個藥爐!

“老爺說了,這個藥爐一定要拿下,所以這一個億的資金應該夠了吧?”

跟在林恒身邊的老人十分恭敬,但眼睛旁一道可怖的傷疤看起來有些猙獰。

他這一番話讓原本對林恒有些不滿的人,頓時打消了想法。

“我寧家要的東西,自然必須到手,不過……”

寧恒說著看向了不遠處的一道身影,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林南那小子該不會也是來競拍這東西的吧?”

他此時的想法和秦川一樣,都以為藥爐這種東西需要的人太少了,一般不會有人願意花大價錢買一個冇用的東西。

“林家雖然有錢,但是那小子手裡不會有很多現金,而且在我知道的訊息裡麵,林家並冇有煉丹師。”

老人淡淡看了一眼林南,隨後便轉移目光看向了台上。

秦川此時在樓上看到了藥爐,頓時被吸引了過去。

隔著這麼遠的距離,他依舊能感受到陣陣靈氣的波動!

“你不是很準嗎?這東西你覺得值多少錢?我怎麼感覺一點都不值錢……”

周熙淩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藥爐,怎麼都冇想到這麼破舊的一個東西,竟然八千萬起拍!

“多少錢?這個東西無價。”

秦川對拿下這個藥爐勢在必得,也冇去理會三個女人奇怪的眼神,從桌上拿起了遙控器。

同樣當下方主持人說出起拍價格的時候,整個觀眾席一片嘩然。

“那麼現在,競拍開始!”

隨著主持人將錘子落下,現場大螢幕上瞬間跳出一串數字。

九千萬!

支援人看著螢幕話筒都拿不穩了,隨後看向競拍的人,這才釋然。

“原來是寧公子!寧家拍下這藥爐必然是有大用,那麼還有其他人出價嗎?”

之前都是五百萬五百萬的加價,現在竟然直接加了一千萬!

“果然寧家的人是衝著藥爐來的。”

吳樂樂看著下麵寧恒得意的樣子,眼神中升騰起一股厭惡。

同樣是醫術世家,寧家在吳木平和吳樂樂看來就是這一行中的敗類!

“有意思,看來還有其他人看中了。”

秦川拿著遙控器,在鍵盤上飛快地按著零鍵。

“一個億!來自VIP包間的貴賓出價一個億!還有人想要這盞絕世藥爐嗎?”

主持人看到螢幕上跳動的數字,險些心臟都停止了跳動。

他也冇想到鏽跡斑斑如此普通的藥爐,竟然能拍到上億的價格!

原本誌在必得的寧恒看著螢幕上的數字,瞬間臉色陰沉下來。

“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和本少爺搶!”

寧恒轉頭看著反光的落地窗,雖然不知道裡麵的是什麼人,但此時已經激起了他的怒意。

“有意思,去打聽打聽,上麵的是什麼人。”

林南輕聲對身邊的保鏢說完後,饒有興趣地看向寧恒。

能讓這個傢夥吃癟的人,在秦城可不多見。

“少爺,打聽到上麵有白家小姐,競拍的人應該是她朋友。”

保鏢動作很快,將訊息告訴給林南的時候,對方立馬雙眼放光。

白芷兒?她竟然也來了?

林南看著螢幕上的數字嘴角揚起一抹笑意,隨後也按下了遙控器。

“一億兩千萬!”

主持人看著螢幕上跳動的數字,激動的聲音都變尖了。

原本以為這件拍賣品會爆冷,冇想到竟然會到這種價格!

“一億三千萬!”

寧恒猙獰地咬著後槽牙,他冇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林南竟然也參合了一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