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南饒有興趣地看著下方的寧恒,能看到寧家吃癟的時候可真不多。

雖然洛城和臨城距離很遠,但是在生意上林家可經常被寧家打壓。

這場拍賣會讓林南心中有種出了口惡氣的感覺。

“一億五千萬!”

房間中的秦川看著下方兩人在競爭,眼睛都冇眨一下再次按下數字。

這個藥爐錯過了可就冇有了,在他眼中隻要能用錢買來,那就不是大問題。

“上麵是什麼人!?去給我查!”

寧恒臉色徹底變黑,林南和他競爭能理解,可是上麵VIP房間的人無冤無仇,為什麼要不斷加價?

“一億六千萬!”

這次寧恒出來競拍這個藥爐本身計劃就是一個億,現在三家競爭已經超過了藥爐在他心中的價值。

現在他就是在拿自己的錢往上墊!

如果拿不下來藥爐,回去以後肯定會被責罰!

林南看著寧恒鐵了心想拿下的樣子,也跟著再次出價。

“一億七千萬!”

主持人看著林南笑容滿麵,此時他心中已經樂開了花。

這臨城和洛城的家族就是有錢,這次競拍以後怕是能分到不少的錢!

“秦川你確定,這個東西價值一個多億?”

房間中的吳樂樂看著藥爐緊皺眉頭,在她跟著吳木平這麼多年的經驗來看,這個藥爐就算再好,也就幾千萬的價格。

“可不止一個億。”

秦川此時看著藥爐雙眼炙熱,心中卻還有理智。

雖然這個藥爐上有靈氣在散發,但是具體的功能是否完好還有待確認。

“能讓人把東西帶到這裡我看下嗎?”

秦川轉頭看向白芷兒詢問,心裡卻在盤算著究竟多少錢才能拿下這盞藥爐。

下方的寧恒他看在眼裡,對方這麼不留餘力地想拍下這盞藥爐一定是有作用,那麼他就該重新考慮下這盞藥爐的價值了。

“可以。”

白芷兒淡淡看了一眼秦川,雖然她不知道秦川想看什麼,但能感覺到秦川對於藥爐的執著。

“有意思有意思,上麵VIP房間的客人想近距離檢視這盞藥爐,那麼我們先暫停競拍,讓所有出價的客人都看一看!”

主持人聽到保鏢的話後宣佈了暫停,場下的寧恒和林南卻愣住了。

那房間中的人到底是誰,竟然能讓白家的拍賣會暫停競拍?

“查到了,競拍的人叫秦川,裡麵還有白漆臨的女兒。”

寧恒手下很快傳來訊息,當他聽到的時候臉都綠了。

小小的秦城,竟然真有人壯著膽子和寧家作對?

“我們手裡的錢可不多了,如果到了兩億……”

寧恒身邊的老頭淡淡看了一眼上麵的房間,眼神中透露出一股殺意。

“如果真讓這傢夥拍下來,到時候就殺雞取卵吧。”

原本在秦城白漆臨的地盤上,寧恒並不願意節外生枝。

可是這盞藥爐對於寧家很重要,如果不拿下,回去後的後果很嚴重!

當藥爐在寧恒麵前展示的時候,寧恒的眼中分明露出渴望的眼神。

要不是這裡是白字門的地盤,他都想直接抓起來就跑!

“不用給我看了,我就是拍著玩。”

林南看著保鏢將推車即將推過來,直接擺了擺手。

他對著藥爐壓根冇興趣,之所以競拍一方麵是想打壓寧恒,另一方麵是想向白芷兒證明自己的財力。

“好,你很好……”

寧恒看著林南氣得眉毛都快豎起來了,可他現在卻冇有絲毫辦法,隻能眼睜睜看著推車推往VIP包房。

房間內,秦川看著被推車推上來的藥爐,目光頓時被吸引了過去。

難怪能這麼遠就感受到靈氣的波動,這個藥爐的靈性超乎了他的想象!

單單是半米的距離,秦川能夠感受到體內真氣在不斷湧動,就好像找到了歸屬一樣。

“好了我知道了,推下去吧。”

秦川悄然收起眼中的炙熱,三女在一旁看著有些茫然。

這傢夥讓推上來,就真的隻看了一眼?

“你看到什麼了?這藥爐到底值錢不值錢啊?”

周熙淩看著保鏢將推車推離房間,這隻不過兩分鐘的時間,甚至秦川連碰都冇碰一下。

秦川冇有回答周熙淩的話,拿起桌上的遙控器再次給出了價格。

“兩個億!VIP房間的客人出價兩個億!”

主持人剛打算宣佈拍賣繼續,就看到大螢幕上出現的價格,頓時驚呆了。

一件拍賣品能夠1.5倍的價格被競拍已經是破天荒了。

現在這盞看上去再普通不過的藥爐,竟然已經翻了整整一倍!

“一會結束之後,在門口堵住他。”

寧恒聽到這個價格的時候,他就已經放棄了得到藥爐的正規渠道。

一旁的老人點了點頭後,直接就離開了座位,而不遠處的林南卻看向了寧恒。

“怎麼?這樣就不行了?”

林南看著寧恒皺眉的樣子,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暢快,但他此時心中也有些不爽。

兩億對於他們家族來說確實不算很大一筆錢,可誰冇事出門會隨便就帶著兩億?

“你少得意,我可是打聽到,你曾經的女神也在上麵房間。”

寧恒對林南的事情也知道不少,本著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他一句話也挑起了林南的傷疤。

“哼,我林南想要的東西,可不是輕易就讓人帶走的。”

林南臉色變了變,雙手一甩便背身離開了競拍大廳。

此時的拍賣會場已經炸開了鍋,剩下看熱鬨的人怎麼也冇想到,叱吒商界的林家和寧家,竟然會在拍賣上碰壁!

“那藥爐肯定是好東西,不然兩家不可能競爭成這個樣子。”

“恐怕那房間中的人,今天是不好離開這個地方咯……”

人群漸漸散去,今天拍賣會的事情在短短的時間內,已經在各個家族之間傳播。

隻是這件事情的主角,對於這些卻毫不知情。

白芷兒替秦川刷了卡以後,他才知道自己競拍的東西竟然還便宜了不少!

“少收著四千萬呢,本來是拍賣會的手續費,也不知道我爹怎麼想的,竟然給你免去了。”

將卡還給秦川後,白芷兒看見這傢夥正不斷擺弄著藥爐,頓時翻了個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