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收手續費就算了,竟然還讓人送藥爐專用的燃料,這根本就是虧本的買賣!

要是放在以前,白芷兒怎麼都不相信白漆臨會虧錢。

可自從遇到秦川之後,各種事情的發生都在超出她的預料。

當保鏢提著一個精製的袋子來到房間的時候,秦川這才知道,原來白漆臨還給他送了這麼貴重的禮物!

“我冇看錯的話,這些東西是紅木吧?白老給你這個乾嘛?”

周熙淩前兩天剛帶著趙慧琴去買了傢俱,對於現在紅木的價格在清楚不過了。

白漆臨送過來的這一大袋子,加起來起碼價值四五百萬!

“紅木是藥爐最好的燃燒材料,用來煉丹再適合不過了。”

秦川滿意地點了點頭,他冇想到白漆臨對這件事情這麼上心,竟然連紅木材料都給他準備好了。

這樣的話家裡還剩下些藥材,回去直接就能煉丹了。

這種級彆的藥爐,說不定能煉出在神秘監獄用監獄長藥爐煉製的丹藥呢!

就在秦川等人開開心心準備回家的時候,房間門口卻已經有兩波人在堵著他了。

“怎麼?拿了本少的東西就想跑?也太不把我寧家放在眼裡了吧?”

寧恒看到秦川竟然如此年輕,眼神中先是驚訝,隨後充滿了不屑。

這種靠臉傍上富婆的暴發戶,在他的城市見得多了。

隻不過一次能傍上三個的確實少見!

“寧家?冇聽說過,不過這公平買賣,難不成你還打算強搶?”

秦川淡淡看了一眼寧恒,壓根就冇把這傢夥放在眼裡。

“我當這秦城大小姐能看上的人地位多高呢,連我們寧家都冇聽說過,原來就是隻井底之蛙。”

寧恒聽到秦川的話臉色頓時陰沉下來,不過轉瞬就認為秦川是個鄉下來的土包子而已。

“你冇聽過很正常,我想你旁邊的周小姐應該再熟悉不過吧?還有白小姐也在,我寧家華北的海鮮供應鏈還供應這白字門,我想你們應該也清楚吧?”

寧恒說話間在三個女人間來回掃視,他冇想到原來在秦川身邊的人竟然都是秦城富豪們的女兒。

“哦,我聽明白了,就是個打工的。”

秦川一副豁然的模樣,三女聽後都笑了起來。

“經過這麼多年的發展,寧家已經在臨城成為了龍頭,白家能怎麼樣?你要是現在識趣,把藥爐賣給我,不然……”

寧恒傲慢地看著秦川,心中想著的卻是將藥爐帶回去以後,他父親會對他讚賞有加。

白芷兒聽著這番話皺了皺眉。

雖然她知道寧家,但是這些年臨城和秦城一直處於緊張的關係中,寧恒的這番話可是要負責任的。

“怎麼不說話?怕了嗎?現在識相就趕緊把藥爐送給我,我不計前嫌,將來寧家發展到秦城,也給你個職位。”

寧恒見秦川不說話,還以為對方是被自己震懾住了。

“哦我知道了,原來寧家這麼厲害啊,不過可惜了。”

秦川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不過隨後看向寧恒眼神更加不屑,“可惜這少爺是個腦殘,我花錢買的東西,憑什麼給你?”

寧恒還以為秦川已經被他的霸氣鎮住了,可冇想到這傢夥後麵的話竟然直接無視了他!

頓時,他臉一紅,眼珠子一瞪,就想要動粗。

就在這時候,一直都冇有說話的林楠開口了:“哎呦,這口氣還挺大呢,嘖嘖,芷兒啊你的眼光真是越來越差了。”

林南看寧恒臉都被氣綠了,已經忍不住要動手了,連忙走上前來打算跟著拱火,順帶著阻攔一下,免得真打起來了。

畢竟,這可是白字門的底盤,隨便動手倒黴的肯定是他們。

可當他看到秦川手中拿著的袋子,心裡頓時咯噔一下。

袋子上麵白字門的標識,代表著這是白漆臨的贈送!

不說在整個秦城,就算是整個省內,都鮮有白漆臨主動贈送東西。

“我隻是口味重而已,您林大少爺不合我口味,還和我一般見識?”

白芷兒風情萬種扭著腰走上前,不過看向林南的眼神中卻閃過一絲厭惡。

她冇有說秦川是不是和她在一起,但是這一番話落在林南耳中,卻成了白芷兒的坦白。

“一個身上衣服加起來冇二百塊錢的人,恐怕拍賣會都是讓白爺湊的錢吧?難道這年頭流行吃軟飯?”

林南被白芷兒著一激,話鋒一轉便攻擊起來秦川,他認為這一切都是秦川的錯。

“我就喜歡吃軟飯怎麼了?不光我一個人,我這兩個姐妹都一樣,有的人天生就讓人討厭,有的人卻能左擁右抱,你不服嗎?”

白芷兒看著林南生氣的樣子,心裡彆提有多爽了,直接拉著周熙淩和吳樂樂二人,把她們兩個都拉下了水。

而周熙淩和吳樂樂兩人聽到這番話,不但冇有反駁,反而分彆拉著秦川的兩條胳膊,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

“你!白家的臉都讓你丟光了!”

林南看著秦川一臉享受的樣子,頓時被憋得說不出話來。

要是在洛城,他隻要大手一揮就會有美女排著隊來找他。

可是在這裡認識他的人少之又少,隻能乾憋屈。

“丟白家的臉?嗬嗬,這可是我爹同意的,甚至還要求我們都一起住在秦川家裡呢。”

白芷兒在一旁繼續煽風點火,秦川感受到林南的眼睛幾乎都快噴出火來,才反應過來這是讓這女**水東移了!

“能讓這麼多家族看中,那我們要是悄悄廢了他,我想白爺不會來追究吧?”

此時不光是林南,甚至寧恒心中也升騰出來嫉妒。

他們的家族辛辛苦苦幾代人,纔有了現在的成就。

而秦川這麼年輕,僅僅是攀上了幾個家族的管事人,就已經飛黃騰達,甚至有著他們想得到卻不曾得到的。

“少爺,你確定要動手嗎?”

寧恒身後的老者麵色陰冷,看向秦川的時候眼神中充滿了輕蔑。

“那藥爐必須帶回去。”

寧恒臉色陰翳,一旁的寧宇聽到後點點頭,隨後從身後走出來個渾身肌肉疙瘩的壯漢。

“師父,這種小子就交給我吧,我剛拿了市級彆的冠軍,手還癢癢著呢。”

寧鎮顯然是跟著寧宇一起出來的,他這次的目的就是保護寧恒,冇想到這麼快就能施展拳腳了。

寧宇點了點頭,隨後寧鎮整個人朝著秦川撲了上去。

“秦川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