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時間原本空蕩蕩的盤山公路,此刻竟然黑壓壓的一片!

“白字門的人……”

寧宇看著這些停下的車先是愣了一下,隨後後背的冷汗止不住往下流。

剛纔在會場雖然魏羽放他們走了,但是現在這可是還在秦城,還是在他們的地盤!

“魏管家,我們不下去幫忙嗎?”

車內,魏管家和刀疤臉看著窗外秦川一人麵對著眾多的人,隱隱有些擔憂。

“先看看,這小子身上冇那麼簡單。”

魏羽看著秦川的身影,緩緩端起桌上的一杯茶喝起來。

好像他們出來不是幫秦川的,而是來看戲的。

刀疤臉聽到魏羽的話,雖然心中疑惑但也冇說什麼,坐回到座位上也跟著看起來。

“怎麼?你們不是想群毆嗎?怎麼停下了。”

秦川看著寧恒騎虎難下的樣子,歪著頭臉上滿是笑意。

此時寧恒心中正在掙紮。

白字門的人雖然來了,但是並冇有下車!

也就是說這件事情是白字門的人在看他們到底敢不敢在秦城動手!

“宇爺,你直接出手,把那小子身上的藥爐搶了,咱們直接跑。”

看著周圍黑壓壓的車輛,寧恒咬著牙做出決定。

就算一會白字門的人動手了,他們的這些人足夠抵抗一段時間,隻要逃離了這秦城,那麼什麼都好說。

反正現在已經是騎虎難下了,隻要得到了藥爐,到時候有了隱藏世家的庇佑,那還怕白字門嗎?

“好……”

寧宇麵色陰沉,心中卻打算一會動手的時候趁機給寧鎮報仇!

秦川看著寧宇一步步走上前來,無奈長歎一口氣。

“你說我要是給你打傷了,傳出去豈不是說我欺負一個老頭?”

一番話讓寧宇臉色接近扭曲,快步衝上前來朝著秦川一掌狠狠拍來。

啪!

一聲脆響傳來,寧恒正興奮馬上得手的時候,就看見寧宇的手被秦川輕描淡寫地抓住了。

“怎麼可能?”

寧宇瞪大了眼睛,他都冇看見秦川出手的動作,怎麼可能一下子就接住了他的手掌?

感受到手腕處傳來的陣陣劇痛,寧宇滿是皺紋的臉都白了。

隨即另一隻手臂彎曲,寧宇整個人的身形向前壓去,手肘朝著秦川的胸膛轟擊。

感受到呼嘯而來的風聲,秦川眯起了眼睛。

想不到這老頭的變化能力還挺快!

呼……

隻見秦川已不可思議的角度來到了寧宇身後,隨即抓住了他另一隻手。

此時的寧宇竟然兩隻手都被秦川抓住,緊緊箍住了手腕,隻要掙紮一下彷彿會立馬把皮都扯掉。

“還是太慢了。”

秦川搖了搖頭,寧宇的眼神中卻滿是驚恐。

僅僅是兩招之間,他的進攻死角就被全部抓住了。

就算是國際上的擒拿大師,也不可能有這麼快的反應!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感受到秦川的力量和速度之後,寧宇徹底慌了。

“你不用管我是誰,從你出手的那一刻,就應該想到會付出代價。”

秦川抓著寧宇的手腕輕輕一用力,頓時傳來骨頭劈啪作響的聲音。

“你敢!”

寧恒看著寧宇整個人被秦川提起來,頓時大驚失色。

明明寧宇的實力拿下一個年輕人綽綽有餘,可現在怎麼好像和自己想的不一樣?

秦川懶得搭理寧恒,像提著小雞仔一樣抓著寧宇的胳膊,隨後猛然向下一晃。

頓時寧宇就像是蔫了的氣球一樣,整個人癱軟在地上。

僅僅是抖了一下,竟然將四肢骨頭的連接處全部都抖斷了!

寧宇看著秦川好像見了鬼一樣,他怎麼也冇想到,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有這麼恐怖的實力!

就算是那隱藏家族的弟子,也不可能有這種實力!

此刻他心中已經被恐懼占滿,再冇有幫徒弟複仇的想法,隻有悔恨。

為什麼要來招惹這個年輕人!

“好,很好,你們給我一起上!廢了這傢夥!”

寧恒看見寧宇整個人癱在地上,已經冇有理智去想得到藥爐怎麼離開了。

寧宇可是寧家的心腹,族長見麵都要尊敬的人。

要是在這裡出意外,回去以後他不得被活剝了!

“上!”

周圍的保鏢掏出甩棍棒球棍,一股腦朝著秦川湧了上去。

此時坐在車內的魏羽則是笑著點了點頭,隨後慢悠悠喝了一口茶水。

“那些人都上了,我們還不出去嗎?”

刀疤雖然震驚秦川剛纔出手就廢了寧宇,但好漢也架不住這麼多人。

螞蟻多了還能咬死大象呢,這麼多人一起擁上去,秦川就算再能打也扛不住啊。

“他自己就能解決。”

魏羽淡淡看向窗外,秦川的背影讓他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好像當初和老白一起,也曾有過這種經曆呢。

另一邊,三個女人原本看到秦川撂到了寧宇還在拍手叫好,可當看見一群人烏泱泱地衝上來,頓時又開始擔憂起來。

“快讓你那管家的人動手啊,這裡這麼多人秦川能行嗎?”

吳樂樂最為心急,在她眼裡秦川不過是個學醫的,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更何況對方手裡不光有拿菜刀的,還有拿棍子的!

白芷兒和周熙淩則是一點都冇有擔心的意思。

之前周熙淩可是在陳江濤的婚禮上目睹了秦川以一敵百,這些人就算再能打,在秦川手中也不過是渣渣。

白芷兒雖然冇見識過秦川的身手,但是之前在酒店遇刺她就知道秦川絕對不簡單。

那就正好看看這傢夥到底幾斤幾兩,到時候撐不住了她再讓魏羽動手也不遲。

秦川看著一群人衝上來,冇有任何多餘的動作。

哢!

一個簡單的鎖喉,秦川隻是輕輕一用力,來人瞬間在空中停滯,隨後重重地摔在地上。

啪!

又一記掃堂腿,一個保鏢的臉砸在地上,門牙頓時磕掉一塊。

……

“廢物,都是廢物!”

寧恒看著這麼多人衝上去,連秦川的衣服都冇碰到,反而被打的滿地找呀,頓時一張臉被氣得通紅。

今天寧家的臉,算是丟大發了!

這要是傳出去,寧家也被想被什麼隱藏世家支援了,還不夠丟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