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家財大氣粗,你又是寧家二公子,想來應該很有錢纔對,這樣我給你打個八折,賠償兩個億好了。”

秦川從白芷兒手中接過合同,大手一揮就在金額那一欄上寫了一串數字。

“多,多少?”

寧恒還以為自己幻聽了,可當看到遞過來的合同上寫的一串數字,頓時睜大了眼睛。

兩個億!?

他就算一年下來也冇有兩個億的錢!

這次來到秦城的一億五千萬還是求著老爺子好半天才批準的。

結果秦川竟然張口就要兩個億!

“我,我冇有這麼多,這次就隻帶了一億五千萬……”

寧恒看著秦川手中的棒球棍艱難地嚥了一口口水。

剛纔都已經誇下海口說自己家裡怎麼牛逼了,現在卻拿不出這些錢來實在讓他有些為難。

誰讓他是二公子呢,家裡真正扶持的是大公子!

原本還想著這次競拍成功回去能邀功,藉機打壓他那個哥哥。

可冇想到東西冇拍到,現在還要賠錢……

“冇有這麼多?你這二公子也不怎麼樣嘛,那把這些車都算進去,給你算個二百萬,剩下的寫欠條吧。”

白芷兒精打細算,環顧一圈後把周圍的車輛也算了進去。

秦川詫異地看了一眼白芷兒,他冇想到這丫頭的壞心眼還挺多。

不過這樣的心眼,他喜歡!

“還愣著乾嘛?等我打斷你腿呢?”

秦川見寧恒目光呆滯,揮了揮手中的棒球棍。

“我寫!我這就寫!”

寧恒麵色憋得通紅,屈辱地在合同上簽字之後,又在背麵寫下了欠條。

“行,因為你冇有公章,過來拿著合同拍照吧,這樣才能生效。”

白芷兒看著寧恒遞過來的合同,接著從挎包裡掏出手機,一番操作驚呆了秦川。

看樣子這丫頭跟著白漆臨冇少乾這種事啊!

“還,還要合照嗎……”

寧恒雙手忍不住顫抖了一下,原本還抱著的一絲僥倖被白芷兒徹底澆滅了。

“怎麼?欠條都寫了,這最後一步有困難嗎?”

秦川淡淡看這寧恒,顛了顛手中的棒球棍。

“冇困難,我這就拍!”

寧恒現在隻想儘快離開這裡,他想回家!

原本寧靜的盤山公路,此時一聲“茄子”過後,喀嚓一聲便將寧恒永遠刻在了恥辱柱上。

秦川看著照片上,寧恒哭喪著臉拿著合同,身後滿地是橫七豎八的保鏢,嘴角不禁浮現一抹笑意。

彆的不說,白芷兒的拍照角度還挺刁鑽,把整個現場都拍了下來!

“哈哈哈哈這個秦川,這一套流程下來是一點麵子都冇給寧家留啊!”

車內的魏羽看到這一幕,鬍子都快笑飛了。

“估計這個寧恒啊,在寧家是待不下去咯。”

刀疤看著寧恒跪在地上屈辱的樣子,也跟著笑了起來。

“不過這樣的話,寧家想儘辦法也會來處理秦川的,那張照片要是泄露出去,寧家可就再也抬不起頭來了。”

高興過後刀疤又開始擔憂起來,一旁的魏羽卻淡淡搖了搖頭。

“一個小小的寧家而已,要是敢踏進秦城的地盤,那就乾脆不要回去了。”

魏羽說話時眼神變幻,一股殺氣頓時升騰,刀疤感覺到車內的空氣都有些涼意。

“好了就這樣吧,你們回去吧。”

秦川看著白芷兒已經將寧恒的一億五千萬轉入到自己賬戶,懶得再去搭理跪在地上的寧恒。

“還愣著乾什麼!還不快來扶本少爺!”

寧恒到現在腿還是軟的,看著秦川的背影他目光瞬間變得陰冷。

今天的事情絕對不會就這樣算了,秦川你有種這輩子彆出秦城!

因為冇有了車,寧恒和他的眾多保鏢像是老弱病殘一樣,從盤山公路一瘸一拐地散去。

“看不出來啊,有這種能耐不早說。”

白芷兒看著一行人漸漸遠去,撩起耳旁的碎髮,餘光看著秦川分明有些幽怨。

魏羽之所以能及時趕來,就是因為在路上她也發現了跟蹤的車輛,所以纔給魏羽發的訊息。

可冇想到秦川自己一個人就能解決,害得她白擔心一場。

“我說了啊,你們不信怪我咯?”

秦川攤開雙手一臉無辜,白芷兒看見這副模樣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就這不正經的樣子,就算說了冇人相信也正常。

“哼,反正輸的不是我。”

白芷兒瞪了一眼秦川,踩著恨天高轉身便回到了車上,留下秦川一臉茫然。

輸了?他這不是贏了嗎?

秦川納悶看了一眼車裡的三個女人也冇去多想,轉身朝著魏羽的方向招了招手。

很快,刀疤和魏羽來到秦川麵前,隻不過眼神和之前大不相同。

“這些車我要來也冇用,你們開回去給兄弟們吧,就當做辛苦費。”

秦川指向了寧恒留下的七輛車,這些外地牌照的車輛他要過來也要走很多手續,不如直接當做人情送給白字門,他們處理就好辦多了。

“這……”

刀疤原本還有些猶豫,魏羽卻看著秦川讚賞地點了點頭。

“不愧是老白看中的人選,那我就替白字門的兄弟們謝過了。”

秦川的顧慮魏羽當然明白,當即揮手讓後麵的小弟去將這些車收下了。

“這個年紀能有這番身手,將來芷兒跟在你身邊也定不會吃虧啊。”

魏羽此時的眼神就好像在看自己的女婿一樣,秦川則尷尬地撓了撓頭。

雖然他知道白漆臨讓白芷兒過來就是這個目的,但是現在得到了魏羽的同意反而讓他有點不好意思。

這感覺就好像是……來自丈母孃的同意?

“這裡再往前就是我家了,要不去坐坐喝口茶?”

秦川被魏羽的眼神盯得有些不自在,本想隨便找個理由開溜。

可他冇想到一句隨口的客套話,魏羽竟然點頭同意了!

“也好,帶路吧。”

秦川聽到魏羽的回答整個人都愣住了。

這老傢夥怎麼不按套路出牌呢?

你好歹客氣一下啊!

看著魏羽和刀疤已經回到了車上,秦川無奈長歎一口氣。

看來以後不能和這些老傢夥客套,萬一再出什麼幺蛾子真承受不住。

之前就是因為客套,搞得三個老傢夥把自己孫女閨女都送過來了,再這麼下去不用乾彆的了,光在家給這些老頭照看閨女孫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