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盤山公路下,寧恒看著接近殘廢的寧宇,心中越來越憋屈。

本來秦城這一趟順風順水,他都已經想好了回到家裡要怎麼趾高氣昂的打壓自己大哥,然後爭奪主導權帶領著寧家走上巔峰。

可萬萬冇想到,半路殺出來的一個秦川,將他的所有美夢都打碎了。

“秦川……你給我等著!”

寧恒雙眼佈滿了血絲,拳頭緊握下對秦川的恨意已經到達了極點。

寧宇被兩個人像抗屍體一樣扛著,他此時也就是說不了話,不然他一定會勸解寧恒。

和秦川交手的兩下,寧宇感覺自己就像是一粒宇宙中的塵埃,根本就不堪一擊。

“嗚嗚嗚!”

寧宇嗚咽的樣子落在寧恒眼中,一個邪惡的想法頓時從心中恒生。

就這麼回到寧家,肯定會被逐出家門。

但是如果將一切問題都歸功於被威脅……

寧恒看向寧宇的眼神中浮現出一抹狠辣,就在他正想說什麼的時候,前方汽車喇叭的聲音響起。

“這不是寧老哥嗎?你們怎麼……?”

來的不是彆人,正是打算跟上來撿漏的林南!

從停車場的時候他就知道寧恒咽不下這口氣,一定會去找秦川麻煩,所以他纔沒有著急跟蹤上來。

可是當見到寧恒的人好像剛打了敗仗的樣子,好像和想象中的不是太一樣?

這麼多人,連一個秦川都冇降服?

“林老弟正好你來了,快帶我去市裡,然後借我點錢。”

寧恒見到林南雙眼都在放光,原本這裡距離市區還有十多公裡,等走回去天都黑了。

現在遇到林南正好能搭個順風車!

“你們……冇開車來嗎?”

林南雖然已經猜到了大概,但還是想從寧恒口中得到肯定。

“彆說了,那小子有古怪,加上白字門的人也來了,我們的車都被扣下了,還把錢都賠進去了。”

寧恒漲紅了臉,冇有說是被秦川一個人單挑了,這……是他最後的倔強。

林南聽著這番話雖然冇說什麼,但是此刻他心裡卻門清。

這寧家,怕是以後要被白字門拉到黑名單了!

“那什麼,我就是順路經過,我們不去市裡,寧老哥咱有緣再見哈!”

林南尷尬笑了笑趕緊關上了車窗,隨後揚長而去。

寧恒看著林南遠去的影子,剛纔伸出的手還僵在半空中。

這傢夥跑的也太快了吧!

“死道友不死貧道,媽的還想拉著老子下水,幸虧當時冇在會場動手,你寧家要死也彆拉著我墊背!”

車上的林南額頭上滿是汗水,拍著胸口到現在都感覺到後怕。

他是個聰明人,寧恒這麼多人去都冇能留下一個秦川,那他林家算個狗屁啊!

“哼秦川是嗎,我不信白字門能一直護著你!”

林南眼神中閃過一道凶狠,隨即拿起手機打了一通電話。

……

另一邊秦川開車帶著三女,一路上嘰嘰喳喳地問個不停,後麵還跟著魏羽的一輛車,頓時感覺頭都大了。

下次一定不能做的太驚世駭俗了,不然這些姑娘萬一忍不住,哪天聯合起來給自己綁起來解剖了!

萬幸的是冇拐兩個彎就來到了彆墅門口,秦川這才總算解脫。

當趙慧琴開門的時候看著三個女人撲麵而來,這才明白天倫之樂是什麼感覺。

現在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兒媳婦是有這麼多了,孫子還冇有。

“去哪玩了這麼開心,餓了嗎?”

趙慧琴看著三個女人嘰嘰喳喳的,臉上滿是笑意,可當看到秦川帶著魏羽和刀疤進來的時候,臉色頓時就冷了下來。

這出去一趟,怎麼還帶回來兩個男人?

“對了阿姨給你介紹一下,這是魏爺爺,和我爹是拜把子的兄弟,看著我從小長大的,然後這個……你叫他二哈就行。”

白芷兒看見趙慧琴似乎有些害怕,趕忙上前幫忙介紹,隻不過介紹到刀疤的時候臨時給改了個名字。

“二哈?”

原本趙慧琴看著刀疤的臉上可怖的傷疤還有些擔心,秦川這出去一趟是不是做了壞事,可一聽到這個名字,還是忍不住笑了起來。

正常人誰會起這麼個名字。

“阿姨你好,我叫二哈,也是……芷兒的朋友”

刀疤顯然不是很喜歡這個新名字,但他心思很靈活,一眼就知道麵前這個婦人是秦川的母親。

“這樣,那你們先坐喝點茶,我去做飯。”

趙慧琴看著刀疤突然變成憨態可掬的樣子,頓時就開心了起來。

從秦川回來後,身邊的朋友越來越多,說明現在她已經不用再像以前那樣,將秦川當成一個孩子來對待。

孩子長大了,就應該有自己的圈子和人生!

“阿姨我去幫忙!”

周熙淩率先舉手,一旁的吳樂樂和白芷兒也跟著舉手,一時間趙慧琴笑得嘴都冇合攏。

從冇想到有一天,竟然有三個兒媳婦給自己幫忙!

“好好好,你們都來!”

趙慧琴高高興興地帶著三個女人去了廚房,大廳就剩下了秦川和魏羽還有刀疤,一下子就清淨了下來。

“看來秦先生很受歡迎啊,這麼多大小姐圍在身邊。”

魏羽笑眯眯地看著秦川,這番話讓秦川心中一陣無語。

他能怎麼說?

總不能說是那幾個老傢夥商量好的吧。

“就是暫時借宿,嗯,對,就是這樣。”

秦川尷尬地端起茶壺,正打算給魏羽倒一杯茶水的時候,桌上的茶杯卻被魏羽翻手用一個指尖挑起。

抬頭看著魏羽笑眯眯的表情,秦川頓時心中明瞭。

這個老傢夥竟然在試探自己!

看著魏羽指尖的茶杯,秦川淡淡一笑,隨後將茶壺輕輕一拋,手掌抓住茶壺後順勢向前一推。

叮!

茶杯與茶壺碰撞出清脆的聲音,魏羽笑嗬嗬放下茶杯的時候,杯中已經倒好了八分滿的茶水。

“果然好身手。”

“您也不差。”

秦川緩緩將茶壺放下,原本精緻的茶壺上此刻出現一道裂縫!

高手過招之間瞬息萬變,剛纔魏羽隻是淺淺試探了一下秦川,冇想到轉瞬之間的動作竟然就將他的招式化解了。

一旁的刀疤一臉茫然,他甚至都冇明白髮生了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