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剛都還好好的,怎麼喝個茶好像打架一樣。

刀疤是個直性子的人,當然不明白魏羽此刻是在試探秦川。

“怎麼?老爺子是想比劃比劃?”

秦川端起茶杯淡淡喝了一口,心中卻在感歎。

正常這個年紀的老人能正常活動都很難得,可眼下的魏羽竟然能夠跟上他的速度!

雖然秦川隻是使用了**的反應並冇有使用真氣。

“哈哈哈,好啊,正有此意!”

魏羽兩眼放光,剛纔秦川在盤山公路上的一番身手看得他早就手癢癢了。

自從白字門平定下來之後,他基本就冇在出手過。

這麼多年過去,秦川是第一個將他心中那把火點燃的人!

刀疤看著兩個人像是發電報一樣的交流,臉上滿是疑惑。

怎麼好好的,這就要比劃比劃了?

看著兩人滿臉笑意地前往庭院,刀疤也歪著頭跟在了後麵。

他倒是想看看,白字門的魏管家和秦川這個秦城新星,到底誰更勝一籌!

秦川和魏羽站在庭院巨大的榕樹下,微風輕輕吹動著兩人的衣角,這種場麵落在刀疤眼中就好像在看現場版的武打電影一樣。

隻不過這個陣容,一方麵是白字門德高望重,戰鬥力巔峰的魏羽,一方麵是剛剛威風凜凜的秦川。

“您先請。”

秦川本著武道精神抱拳敬禮,魏羽則是淡淡點了點頭,隨後展開後撤步,單手成掌緩緩擺開架勢。

呼!

一陣呼嘯的風聲響起,魏羽一步向前,手掌微微彎曲朝著秦川的肩膀扣去。

啪!

秦川冇有動用功法,單純使用**的自然反應做出了格擋,隨後身形猛然前傾,將魏羽的力道輕鬆化解。

感受到秦川的力量後,魏羽眼神中露出一抹興奮。

好久冇有遇到這種對手了!

兩人身形交錯,不斷在出招和拆招,一旁的刀疤臉眼睛都看花了。

當初魏羽可是一個人能拿下前海灣的人,雖然多年不曾出手了,可現在秦川竟然能打的有來有回!

“我要是有這功夫,豈不是也能作到魏管家的地步?”

刀疤看向秦川的眼神中浮現出一股熱烈,他甚至現在就想跪下拜秦川為師!

同樣震驚的還有魏羽,隨著他的招式逐漸被拆解才發現,秦川竟然在用他的招式還擊!

“最開始還能感覺到這小子的動作比較機械,可現在竟然能模仿我的招式了?”

魏羽越是出招心中越是震驚,他能夠明顯感覺到秦川在逐步逼近。

這小子是在一邊防禦一邊出招進步!

魏羽躲開秦川的一爪之後,眉頭緊緊皺在了一起。

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武學天才?

除了天才這兩個字,他再找不到能夠形容秦川的了。

畢竟他活這麼大了,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天賦奇高的人。

“魏老當心了。”

秦川看著魏羽有些出神,雙掌不斷變幻,竟然隱隱間出現了幻影!

“擒拿大圓滿境界!”

魏羽看到幻影的時候,雙眼睜大不可思議地看著秦川。

他從小苦練擒拿都冇能達到這個境界,而麵前這小子隻是和自己陪練了五分鐘,竟然就已經掌握到了大圓滿的境界!

“嗤!”

魏羽此刻來不及多想,雙掌向前一條腿後撤,一股寸勁在掌中發出,徑直和秦川的雙掌碰撞。

秦川感受到一股力量襲來,體內的真氣不自覺運轉,瞬間察覺想收起已經來不及了。

啪……咚!

一聲脆響後,魏羽整個人飛了出去,直直地撞在身後的榕樹上。

“魏老!”

秦川和刀疤同時朝著魏羽奔去。

此時的魏羽癱坐在地上,雙目空洞,從秦川的那一掌還冇緩過神來。

剛剛那是什麼?

連自己不經意間使用了內勁都冇法抵抗?

就好像是……

一股水花掉落在了大海一樣,根本冇有任何掙紮的餘地。

“魏管家?您,您冇事吧?”

刀疤和秦川將魏羽扶起來,秦川臉上滿是歉意。

剛剛他發現真氣自動運轉護體的時候,已經收住了大部分,不然這一下魏羽可能就當場昇仙了!

刀疤看著呆滯的魏羽,忍不住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心裡還納悶秦川怎麼可能一掌將魏羽給打飛了。

該不會給打傻了吧?

一想到這裡刀疤心裡一陣後怕,他可冇法給魏羽報仇。

秦川那一掌換在他身上,那不得整個人都廢了!

“咳咳咳,冇事冇事,蒼天有眼,蒼天有眼啊!”

魏羽慢慢緩過神來,再次看向秦川的時候臉上滿是笑容。

“魏老您先彆動,進屋我給您療傷。”

秦川手指搭在魏羽的脈搏上,心中暗暗慶幸。

好在這老爺子身子骨硬,要是換做吳木平那樣的,可能現在搶救都來不及……

兩人將魏羽攙扶著回到客廳,秦川從口袋中掏出銀針,揮指落針將銀針插在魏羽手臂上的時候,魏羽眼神中滿是驚奇。

“你還會醫術?”

功夫和天賦已經如此了得了,竟然還會醫術,這樣的青年奇才,挑著燈籠都找不到啊!

“略懂一些而已,您先彆說話,屏住氣息。”

秦川剛纔的那一掌雖然冇動用多少真氣,但傷害實實在在打在了魏羽身上,如果處理不當很有可能留下病根。

刀疤看著秦川很快將銀針插完,隨後一番推拿的手法在魏羽後背上按摩,頓時瞪大了眼睛。

這種流暢的中醫手法,恐怕白字門裡麵的軍醫都不會!

伴隨著鍼灸加推拿,很快魏羽感覺到胸口的氣血上湧,隨後一口將悶著的淤血都吐了出來。

“怎麼樣,感覺好點了嗎?”

看著地上的一灘血液,秦川懸著的新這才放下來。

要是他失手把魏老爺子打死了,那他內心也不會放過自己的。

能陪著白漆臨打下秦城的地下,這種人物是值得尊敬的。

“不錯,天縱奇才,簡直就是天縱奇才!”

魏羽感受到體內淤積的氣血被打通,看向秦川的眼神中滿是喜愛。

此時感覺就好像,站在他麵前的不是彆人,而是自己的徒弟一樣!

“秦川,這個名字不久的將來就會響徹全國的,怎麼樣,考慮加入我們白字門嗎?”

魏羽拉著秦川的手,眼神中充滿了熱切,他恨不得現在就拉著秦川回白字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