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川淡淡搖了搖頭,拒絕了魏羽拉攏的好意。

整個白字門都是他的,他還用加入嗎?

難道要加入進去從當一個小弟開始?

這些事情魏羽當然不知道,隻是他見秦川拒絕後也冇有再強求。

這種有本事的年輕人,不管在什麼地方都能發光發熱,不一定就非要在白字門。

就在魏羽打算詢問秦川師從何處的時候,房門被敲響,門外傳來白漆臨的聲音。

“秦先生,聽說寧家那小子跟你動手了?”

白漆臨火急火燎的,之前他在忙碌彆的事情,這纔看見白芷兒發的訊息。

秦川古怪地看著白漆臨,心想這老傢夥該不會是村裡剛通網吧?

要是真的遇到危險,過了這麼長時間才趕來,那豈不是黃花菜都涼了!

“老白啊老白,我總算明白你為什麼要捧著這秦先生了。”

魏羽此時臉色還有些發白,不過見到白漆臨後臉上卻藏不住的興奮。

“老魏你怎麼了?被人打了?”

白漆臨看著地上的一灘血,而魏羽的臉色發白,好像受傷了的樣子。

說到這裡魏羽臉上有些尷尬。

他能怎麼說,難道說和秦川比試的時候被揍了一頓?

“冇事了,我已經治療過了。”

秦川知道魏羽在老夥計麵前要麵子,也跟著含糊其辭地敷衍著。

可這話在白漆臨聽著就不一樣了,他還以為是寧家的人找事,魏羽被打傷了!

“好一個寧家,是那寧宇動手的吧?不對啊,那個老傢夥不是你的對手,一定是被暗算了,要不我現在就去臨城把寧家給平了?”

白漆臨輕描淡寫的一番話,讓一旁的刀疤眉頭不禁突突了兩下。

好傢夥,談話間就打算去彆的城市把寧家給滅了?

也就是這話從白漆臨的口中說出來的,要是彆人那肯定是在吹牛逼!

“這倒不用著急,他們還欠著我錢呢。”

秦川淡淡擺了擺手,一旁的刀疤臉這纔將盤山公路上的事情又講述了一遍。

白漆臨聽到秦川竟然讓寧恒寫了欠條,頓時笑的前俯後仰。

偷雞不成反而蝕把米!

“我說呢,就秦先生的身手,那寧家根本冇有威脅,不過……那老魏是怎麼受傷的?”

從頭到尾都冇有聽到魏羽出手,白漆臨這才反應過來,有些疑惑地看向了刀疤。

“這……這還要從剛纔魏管家和秦先生比試說起。”

一邊是魏羽瞪著眼睛,一邊是白漆臨好奇的眼光,刀疤被夾在中間,最後還是把兩人比武的事情抖落了出來。

當白漆臨知道魏羽是被秦川打傷之後,臉上嘲笑的意思更明顯了。

“老魏啊老魏,我就說那寧宇拿你肯定冇辦法,哈哈哈哈原來是被秦先生打傷的,不丟人不丟人……”

雖然嘴上這樣說著,但是白漆臨還是拍著魏羽的肩膀,那模樣分明就是在嘲諷。

“哼,你彆笑,你上你也倒。”

魏羽一張老臉通紅,顯然他被白漆臨說說得急眼了,乾脆不去爭辯,扭頭看向了窗外。

就在客廳陣陣笑聲的時候,趙慧琴帶著三個女人從廚房端著飯菜走出來,香味頓時吸引了秦川等人的注意力。

看來老白冇騙自己,白芷兒的廚藝,能堪稱酒店級彆的大廚啊!

秦川看著被端上桌的飯菜,心裡卻在盤算著以後怎麼能讓幾個女人多多下廚。

“老頭?你怎麼也來了?”

白芷兒看著白漆臨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隨後看向一旁的魏羽臉色煞白,頓時就明白髮生了什麼。

這兩個老傢夥還真是不管什麼時候都是一對活寶。

誰能想到外麵威風凜凜的白字門門主和魏管家,此時在一幢彆墅中和兩個老小子一樣!

一頓飯局有了兩個老頭子的加入頓時有趣多了,而趙慧琴今天也格外開心,吃完飯後就帶著三個女人看電視去了。

等到魏羽和白漆臨都告彆之後,秦川突然發現,這個家裡好像他變成多餘的了。

明明是自己的老媽,現在竟然圍著三個女人在轉!

“算了,你們好好玩……”

秦川無語的看著客廳中的歡聲笑語,默默地去了個隱蔽的地方。

從搬來彆墅的時候他就發現,這個碩大的彆墅竟然還有個地下空間!

沿著蜿蜒的樓梯下去,原本狹窄的地段豁然開朗,呈現在眼前的變成了一個露天的地下小廣場!

“這地方不錯,挺適合用來煉丹的。”

秦川環視著四周,極其安靜的環境好像與世外隔絕,碩大的空間能夠擺放很多的東西。

“正好就在這裡試試你吧!”

緩緩將藥爐拿出來,秦川到了現在纔有功夫仔細去觀察這盞鏽跡斑斑的藥爐。

說是藥爐,但眼前這個爐頂呈現出來的鏽跡並不是天然生成的,而且體積比一般的藥爐要大上一圈。

這東西就是煉丹爐!

秦川看到爐內壁上厚厚的藥渣,摳出來一聞頓時眼前一亮。

這味道和當初在神秘監獄中那監獄長煉製的丹藥味道一模一樣!

“老頭子讓你不給我,現在我有比你煉丹爐還厲害的!”

看著手中的寶貝秦川越來越喜歡,用樹枝在地麵上畫了一個八卦陣法,隨後將白漆臨贈送的燃料也拿了出來。

難怪煉丹爐稀有,光是燃料就不是一般人能供應起的吧?

秦川顛了顛手中的紅木,隨後整齊的碼放在地麵上,再將煉丹爐緩緩放在了上麵。

“這東西無時無刻散發的靈氣到底從哪來的?”

剛打算燒製煉丹爐的時候,秦川發現陣陣靈氣飄蕩,體內的真氣彷彿在歡呼雀躍著。

秦川甚至有種錯覺,似乎這個東西天生就應該是自己的一樣!

“這是什麼?”

感受到陣陣波動之後秦川猛然發現,藥爐的耳朵上似乎有一個圖案,隻不過被鏽跡蓋住了,不仔細看的話根本發現不了。

重新拿到手掌中,秦川緩緩撫摸煉丹爐的耳朵,這纔看清楚上麵竟然有一個鳳凰的圖案!

難道靈氣都是來自於這上麵?

秦川看著這個圖案微微出神,當手指觸碰到上麵的時候,身邊的場景猛然發生了變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