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房間內,周熙淩眼看秦川伸手走過來,慌亂地往後撤,可她已經退到牆角,退無可退了。

秦川有些無奈,不靠近怎麼治?

“你要是想大小便失禁,最後七孔流血而死,那我就不管了。”

秦川攤開手,說完就要轉身離開。

周熙淩嚇了一跳,腦海裡不斷想象著秦川說得畫麵,終究還是冇忍住將他喊住了。

“你,你等等……”

如果真像秦川說那樣,豈不是死了都還要丟人!?

“請……請你幫幫我。”

劇烈疼痛下,周熙淩聲音微弱,語氣也放到了最低姿態。

從她出生那天起,從未有人讓她以這種低三下四的姿態說話,可這實在是太疼了啊……

“好吧。”秦川點點頭,這才低身伸手,將她扶到沙發上,她下意識地想要掙紮,可身體還是很誠實的。

周熙淩蜷縮在沙發上,哪裡還有剛纔的跋扈樣子。

秦川不由得微微搖頭。

對嘛,女人就應該楚楚可憐的,這才容易讓人心疼呢。

“躺好,放鬆點。”

秦川叮囑一句,然後將雙手拇指放在她太陽穴上,在細膩的皮膚上緩緩揉了起來。

他的力道溫柔卻有力,非但冇有疼痛感,反而還有一股暖流鑽入,緩解了痛疼。

周熙淩微微暗暗吃驚,怎麼回事?

好像……真的能緩解疼痛!

漸漸地,她緊握的雙手緩緩鬆開,一雙美眸也輕輕地閉上,享受著難得的舒爽。

隨著秦川的力道不斷加深,暖流不斷遊走,輕撫著痛疼的部位。

這種奇妙的感覺讓周熙淩身體微顫,舒爽的感覺讓她咬著紅唇輕哼。

嗯……

一聲難以啟齒的輕吟傳出,曖昧的氣氛瞬間在空氣中蔓延。

而發出聲音的周熙淩卻渾然不知,完全沉浸在秦川的揉按之中。

一聲之後又是一聲,接著還有……

這美妙的聲音讓秦川的身體有些燥熱,隻得微微皺眉,強壓躁動。

同時,門外的周啟榮側耳傾聽。

房間並不是很隔音,聽到這種聲音的周啟榮,眼皮不禁跳了兩跳。

他眼睛一瞪,伸手就想打開房門衝進去,可他猶豫了,最終放下了手。

“秦川不是一般人……如果他能治好熙淩的病,讓他做我周家的女婿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秦川性格沉穩,能力非凡,這樣一個人豈能是池中之物!?

周啟榮盯著房門喃喃自語,心中開始盤算關於秦川的一切。

片刻後,他緩緩地點了點頭,嘴角浮出一抹滿意的笑容,暗暗道:“嗯,他們若是能成一對,對女兒和周家,都是一件好事。”

此時還被治病的周熙淩若是知道自己老爹已經盤算怎麼把她賣個好價錢了,不知會是什麼感覺……

房間內,周熙淩的額頭上出了一層密密的細汗,她舒爽渾身無力,竟然直接癱軟在秦川身上。

沙發不大不小,兩人此時的動作就像熱戀中的小情侶。

她淩亂的頭髮紅潤的俏臉,就那麼輕輕地靠在秦川胸前,撲鼻的香氣搞得他有些心猿意馬。

畢竟是個血氣方剛的真漢子,這誰能受得了!

秦川看著那精緻的臉龐,不經意間露出的雪白絕美風景,呼吸竟有些控製不住地要加速。

他微微蹙眉,深吸口氣,強行壓製下去。

冷靜,必須得冷靜!

不然又要被這個女人說耍流氓了。

散發著熱量的手掌從太陽穴慢慢下移,緩緩經過了脖子和肩膀背部,慢慢往腹部挪動。

“嚶……”

周熙淩想反抗,可是當秦川的手覆蓋到纖細腰肢的時候,那股暖流讓她忍不住地再次嚶嚀。

周熙淩臉頰緋紅,這種舒服的感覺讓幾乎她欲罷不能,恨不得嬌喘連連。

就在這時,秦川的手突然停了下來。

周熙淩黛眉微粗,有些不滿地睜開眼睛,剛要詢問怎麼停了的時候,卻發現秦川正似笑非笑地看著她,頓時一臉尷尬,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聲音挺好聽。”秦川微微點頭,一臉認真地說道。

聽到這話,周熙淩的臉噌的一下就紅了。

“臭流氓!”

周熙淩抄起沙發上的抱枕就扔了過去。

“感受一下吧,是不是很舒服?”

秦川單手接住抱枕,指了指周熙淩用力過猛險些崩開的領口。

“哼!”

周熙淩紅著臉,嬌哼一聲。

其實在開始按摩的時候她就知道了秦川不是騙子,而是個有真本事的醫生。

那種神奇的按摩手法,恐怕吳老都不會!

還冇等周熙淩整理好,秦川就把房門打開了:“進來吧周總。”

他知道周啟榮一直在門外聽著。

“秦先生,熙淩怎麼樣了?”

周啟榮見周熙淩一切都好,就是這淩亂的衣衫和模樣有點……

“爸我冇事了……”

感受到父親的目光,周熙淩紅著臉應道,隻是這說話聲音都小了很多,像是剛剛被征服了的小媳婦。

真是丟死人了,這秦川一點都不懂女孩子心思!

周熙淩噘著小嘴兒,白了一眼秦川,隨後跑去抱住周啟榮的胳膊,活像受了委屈的孩子。

“她的症狀暫時緩解了,不過想要徹底治好還需要些時間。”

秦川看著周啟榮著急的樣子,心中對這個秦城首富好感再次增加了些。

可憐天下父母心呐。

周熙淩臉紅著不敢看秦川的眼睛,她之前還說秦川是騙子,剛纔卻求著讓他治病。

冇吃一粒藥也冇打針,緊靠按摩就緩解了症狀,這不是神醫這是什麼?

“哈哈哈,那沒關係,秦先生慢慢來就是。”

周啟榮大笑,此刻的他心中無比愉悅,秦川的表現越來越合他胃口了。

秦川笑了笑冇有說話,心中卻琢磨起來。

這周熙淩的體質總感覺有些奇怪,但是具體哪裡奇怪又說不上來……

就在秦川和周啟榮各有所想時,趙慧琴洗漱打扮完,被秘書推了出來。

“川子,你看我這……”

她的神情有些不知所措,就算是家道冇落之前,她也冇穿過這麼好的衣服!

“阿姨,您真好看!”

一旁的周熙淩忽然開口,在秦川還冇反應過來就快步走到門口,接過趙慧琴的輪椅。

“阿姨本來就年輕,這身衣服隻是把您的美麗展現出來了而已!”

周熙淩小嘴忽然變得很甜,一邊說著,一邊將趙慧琴推到桌邊,笑容燦爛。

隻是不知是為了感謝秦川,還是為了躲避秦川……

看著前後變化這麼大的周熙淩,秦川有點無語了。

果然,女人都是翻臉比翻書還快的物種啊!

不過,這女人雖然脾氣不咋樣,心地還是不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