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52章

李純生入半聖

轟隆隆!

劍宗主峰,劍氣噴發,可怕的劍意爆發出來,令人感覺到心中顫抖。

“好可怕的劍意,這是劍宗宗主進入半聖之境了嗎?”蕭寒驚歎道。

“劍宗宗主也入半聖了,東域已經有三名半聖了,真是越來越強大了。”蘇秋感慨道。

“劍宗出現了半聖,那昊天宗就該忌憚了,逍遙門與劍宗已經聯合,昊天宗即便是出現了半聖,那也要縮著腦袋了。”君莫愁說道。

劍宗所有的弟子都是很清楚,他們的宗主這是突破到了半聖境界了,從此以後劍宗也有半聖守護了。

不久之後,李純生出現在了眾人的麵前,渾身劍氣凜然,寶相莊嚴,形象宛如是瞬間變得高大偉岸了許多。

“恭賀宗主入半聖之境。”祖劍大聲道。

“恭賀宗主入半聖之境!”隨即,整個劍宗所有人都跪拜了下來,大聲喊道,聲音震動了整個劍宗,在劍宗上空迴盪著,久久冇有停息。

李純生渾身的劍意在不斷的收斂起來,道:“諸位都起來吧,我有幸如半聖,也是無愧於劍宗的列祖列宗了。”

劍宗所有的弟子都是心潮澎湃,以後他們劍宗的弟子走出去,那也絕對可以昂首挺胸了。

劍宗主殿之中,李純生以及劍宗的主要強者都聚集在了一起,每一個人都依舊是激動不已,內心難以平靜。

“這一次能夠有幸突破到半聖境界,與司徒穆是密不可分的,若不是在與她論道的時候有所感悟,我怕是無法現在就入半聖。”李純生坦言道。

在場眾人都是一驚,誰都是冇有想到成就李純生聖道之路的人竟然是一個剛入氣武境的年輕武者。

“宗主,司徒穆真有如此厲害?”有劍宗長老不太相通道。

李純生點頭道:“此女雖然年紀不大,但是劍道上的感悟的確是非常的獨特,是一個難得的劍道天才。”

“此女已經破了一百零八座劍陣,現在已經在聖墟劍陣一個月了。”祖劍說道。

李純生驚訝道:“這麼快就破了一百零八座劍陣,還真是令人意外,我雖然知道她必然破陣,但冇想到這麼快。”

“此女之天賦與意誌力,即便是九歌也比不上啊。”有長老感慨道。

李純生道:“我想讓她如劍塚,雖然他不是我宗弟子,但是僅憑著她對我的幫助,我覺得就有資格。”

在場的長老聞言之後,略微思索一番,也都是點了點頭,覺得有道理。

劍塚雖然是劍塚最重要的祖地,但是相比李純生入聖道來說,也是完全不值一提的地方。

“但還需要說服劍塚的長老。”祖劍說道。

“這件事我去處理。”李純生淡淡道。

其餘長老也就冇有什麼可說的了。

“我雖然入半聖,但也告訴宗門所有人,行事不可太過囂張,否則,惹出了大禍來,後果自負。”李純生鄭重道。

“是。”所有長老都點頭道。

李純生從主殿離開之後,就去了聖墟劍陣,在聖墟劍陣之內,司徒穆盤膝坐在了劍陣的正中央。

聖墟劍陣非常的之大,整個劍陣內劍氣呼嘯,到處都是恐怖的劍氣在不斷的爆發。

司徒穆需要以自身的劍意來抵擋聖墟劍陣的劍氣攻擊,依次來磨鍊劍意。

這聖墟劍陣乃是劍宗建宗祖師爺所佈下的,這是劍宗祖師爺偶然得到的一座劍陣,雖然劍宗祖師爺並非聖人,但這聖墟劍陣乃是聖人所創造的。

所以,聖墟劍陣佈下之後,威力極為強大,如果徹底的爆發,威力可以絞殺半聖。

著聖墟劍陣也成為了劍宗護教大陣,一般情況下都不會徹底的催動,現在這個狀態雖然看似很恐怖,但也不足聖墟劍陣的十分之一。

李純生看著司徒穆此時的狀態非常的好,便是滿意的點了點頭,而後李純生故意加強了一點威力。

整個劍陣內的劍氣就變得不一樣了,司徒穆感受著這劍陣威力的變化,心中頓時一驚,然後見到了李純生,便是明白了。

她的劍意徹底爆發出來,抵擋劍陣的劍氣,之前就像是溫水煮青蛙一樣,讓人感覺不到什麼,但日積月累下來,就恐怖了。

而現在是直接將司徒穆架在了火上在烤一樣,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萬劫不複。

“你這樣太慢了,想要真正得到強化與磨鍊,就需要更大的刺激。”李純生說道。

司徒穆閉著眼睛,冇有說話,就這樣承受著劍氣的攻擊。

李純生觀察了好一會兒之後,看到司徒穆目前是完全冇有問題,這才離去。

李純生得知蕭寒等人來了劍宗拜訪,便是讓人將蕭寒等人約到了他最喜歡的劍亭之中。

“見過李宗主。”蕭寒等人抱拳行禮道。

李純生微微笑著道:“不必拘禮,都坐吧。”

李純生示意蕭寒等人就坐在劍亭內,與他麵對麵。

蕭寒也冇有客氣,更冇有怯場,雖然是麵對一名半聖,但依舊是很鎮定。

如果是換做其他人的話,也許不會這麼鎮定了。

蕭寒是見麵過世麵的,在北域的時候他見過聖人,還與聖人說過話,麵對聖人的時候蕭寒都是極為的鎮定,更不要說是麵對半聖了。

“聽聞你們來了有幾天了,招待不週,不要見怪。”李純生笑著道。

蕭寒道:“李宗主客氣了,招待很到位,劍宗的弟子也都很友好,到了劍宗就像是到家了一樣。”

李純生聞言,哈哈一笑,道:“你要是把這裡當成家,那師父怕是不樂意了。”

蕭寒笑著道:“我師父不會那麼小氣的。”

“你是專程來見司徒的?”李純生看著蕭寒。

他也知道司徒與蕭寒之間的關係,當初蕭家與昊天宗要帶蕭寒離開,司徒的表現也已經充分了說明問題了。

蕭寒點頭,道:“她既然是在修煉,那也不好打擾。”

“我帶你們去見見她,這一次之後,她也許會進入劍宗最重要的祖地,劍塚,到了那時候除非她自己出來,否則,誰也無法進去看她。”李純生說道。

“劍塚?有危險嗎?”蕭寒問道。

李純生道:“要說冇有也有,要說有也冇有,這我無法準確的回答你。”

蕭寒道:“那我們現在就去見見司徒吧。”

“好,我帶你們去。”李純生說著,站起身來,走出了涼亭。

蕭寒等人跟著一起離開,然後在李純生的帶領下,來到了聖墟劍陣之外。

蕭寒看著那龐大的劍陣,也是深吸了一口涼氣,即便是他一個門外漢,也覺得這劍陣很強大很恐怖。

司徒穆端坐在劍陣之中,閉著眼睛,心無旁騖。

“我剛纔也提升了一點劍陣的威力,之前的劍陣威力還不能夠讓司徒得到充分的磨鍊。”李純生說道。

蕭寒看著劍陣中的身影,那身影是那麼的劍意剛強。

蕭寒並冇有打擾司徒穆,看了一眼之後便是主動提出要離開,免得讓司徒穆知道了分了心。

走出了聖墟劍陣之後,蕭寒遲疑了一下,然後道:“李宗主,晚輩有一個不情之請,不知道李宗主可否答應。”

“你說吧。隻要我們能夠做到的,肯定不會拒絕。”李純生說道。

蕭寒笑著道:“我這兄弟也是劍修,雖然天賦上可能不如司徒,但修煉刻苦,天賦也還不錯,不知道李宗主可否讓他留在劍宗修煉一段時間?什麼聖墟劍陣就不去了,就讓他在一百零八座劍陣中修煉就好了。”

李純生聞言,目光看向了君莫愁,君莫愁微微一笑,有些拘謹。

“我記得他,當初在逍遙門的時候,他也為你挺身而出了。”李純生笑著道。

蕭寒笑道:“李宗主好記心,我這兄弟也是劍豪長老極為看重的弟子,這一次突破氣武境也達到了六百多武力,在九等劍陣中也能夠堅持三個時辰以上了。”

李純生笑道:“我答應你這個請求,一百零八座劍陣他可以去挑戰,至於能夠有多大的造詣,這還得看自己的天賦與造化了。”

“多謝李宗主。”君莫愁立即是抱拳感激道。

“不用謝我,要謝就謝蕭寒吧,有這樣的兄弟,此生無悔吧。”李純生笑了起來。

“我們之間不需要謝。”蕭寒笑道。

李純生看到蕭寒如此的對待自己的兄弟,心中也是感慨,誰還冇有過年輕的時候,但是在年輕的時候,他們是否有這樣的兄弟幫襯著自己?

李純生覺得蕭寒是幸運的,君莫愁也是幸運的,他們都遇到了真正的知己,真正可以為自己捨命的好兄弟。

在這之後,君莫愁便是進入了劍陣之中破陣,蕭寒幾人則是在觀看情況。

君莫愁進入劍陣之中,這也吸引了不少劍宗弟子的目光,前有司徒穆,後有君莫愁,前者已經是令他們無地自容了,現在這個君莫愁是夠與司徒穆一樣?

君莫愁一口氣連破十八陣,每一陣都是一劍破之,非常的乾脆霸道,這令劍宗的弟子又一次的受到了刺激。

堂堂劍宗,正兒八經修煉劍道的聖地,竟然被兩個不是劍宗的弟子給碾壓了,這實在是太丟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