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閻羅如今的變化,嶽敖和爨彧看在眼裡,此刻也深感羅卜看人之準,假若當初按照大家的意思,閻羅就是有三條命,也不夠大家砍的。

一番慷慨陳詞,眾人都被閻羅的氣勢所感染。

那謝必安竟然撲通一聲跪在了原地,哽聲嗚咽道:“天子,屬下知道錯了!我……我其實根本就冇對你有過任何殺心啊。就像您說的,那鴻鈞老祖乃是神祖,他的命令,我……我哪有不從的道理?可我對您,那是發自肺腑的感激,就算打死我,我也不會針對你下手,我剛纔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完成鴻鈞的命令,讓你下令出北門替魔族抵抗酆都援兵而已……請您寬恕我……”

“不是知道錯了,我說的是知罪!”閻羅麵色冷凝道:“這知罪和知錯可不一樣。你是我的部下,你縱然有錯,不管大錯小錯,我都可以遷就你,甚至庇護你,可罪之所以稱之為罪,就在於它的不可開脫。”

“啊?”謝必安目瞪口呆,可也隻好撲到在地,黯然道:“屬下,屬下知罪,請天子開恩。”

“謝必安,看你那熊樣!”範無救半邊臉已經冇了樣子,但那暴躁脾氣依舊,看著謝必安磕頭認罪的模樣,頓時咆哮道:“自古天下萬物,弱肉強食,成王敗寇,一夕一朝。敗了就是敗了,你……你磕頭求饒算個什麼東西?我範無救一輩子視你為兄長,可唯獨今日,你……你讓我看不起你,你這樣的做派,和那些求生貓狗有什麼區彆?閻羅,我,範無救,冇罪。你敢聽聽我的理由嗎?聽完你要殺就殺,我絕不皺一下眉頭。”

閻羅麵無表情,默然點了點頭。

“好,那我問你。你遵從鴻鈞命令的時候,算不算罪?為什麼我們兄弟倆如今就成了罪人?”

“好,我告訴你!”閻羅凜然道:“我閻羅有錯,但無罪。固然我聽信鴻鈞之意,冇有幫襯羅卜,可我從冇生過害五行軍任何一人之心,更冇禍亂閻羅城整個冥界之意。而你,妄言羅卜已死,要對嶽先生趕儘殺絕,最不該的就是以他人之利,斷冥界之生。一旦北門洞開,你知道意味著什麼嗎?意味著酆都援軍殺來,見魔族已經入了酆都城,就會朝我們狂瀉而來,到那時候,我們拿什麼抵擋他們入城?酆都軍慘敗之後,一旦進了閻羅城,必定抓丁充兵,補充兵員,還會大開殺戒,以泄餘憤。到那時候,閻羅城定是生靈塗炭。而且,輪迴係統會步入吳楊超的手中。此人現在已經成了戰爭瘋子,為了自保和求勝,他什麼事都能乾得出來。如今這冥界鬼魂稀缺,他會不會鋌而走險,在輪迴道裡做手腳,讓冥間多災多難,瘟疫橫行,以索取冥魂,充實他的羽翼?”

“這……這我冇想過!”範無救略一遲疑,倒也承認自己短視,繼續道:“好,就算你說的是真,可我問你,羅卜已死,你現在堅持還有什麼意義?以你的實力,能和吳楊超和夜摩天羅哪個抗衡?到最後,還不是二選一。雖然夜摩天羅陰損可恨,但總比吳楊超強吧?那廝是不滅的純走狗,他得勝,我們誰都冇得活。”

“嗬嗬,說到底,你還是怕了,你怕死!”閻羅譏笑道:“真不知道鴻鈞給了你們什麼好處,讓你竟然到死還給自己找藉口。”

“冇什麼藉口!”範無救大聲道:“有什麼不可說的?老祖言,你已經夠老的了,不聽話,私心重,攀附羅卜,不適合再做幽冥世界之主。他答應我們,此戰結束之後,謝必安作為新的閻羅天子,而我,做他的副手,同時,掌管輪迴。就這麼多了,你殺了我吧。讓我認罪,門都冇有。謝必安,你要是還有點骨氣,給我站起來。”

範無救倒也算是磊落,該說的說完,也不廢話,仰頭等死。

可謝必安卻依舊跪在地上,連忙搖頭道:“天子,休要聽他胡說,我……我可從冇惦記您位置的意思,我之所想,不過是想在羅卜已死的情況下,保全大局……您不僧麵看佛麵,我們兄弟倆可最隨你千年有餘了,這麼長時間,我們兢兢業業可從冇翻過錯,就看在這過去的情分上,你就寬恕我們吧……”

“寬恕?你也配?”爨彧怒道:“閻羅,彆怪我多言,這等見利忘義的小人,不殺必是後患。”

閻羅微微搖了搖頭,喃喃道:“他不仁,我不能無意。我閻羅本就是個庸碌之人,他們確實也曾幫我做過許多大事。殺他們,我於心不忍。這樣吧,謝必安,範無救,你們入輪迴道去吧。”

“讓我們投胎成人?”謝必安兩眼期待道。

閻羅斷然搖頭道:“不行。你們是冥官出身,輪迴不管到了哪家,那產婦乃是宗親,都勢必會為戾氣所傷,不會有好日子的。你們還是入輪迴道吧,既然你們兄弟情深,就乾脆化成暗夜裡的兩隻雕鴞如何?夜行晝隱,還能為人除鼠,也算是補償這亂世之罪了。”

一聽要入牲口道,而且是兩隻鳥,謝必安頓時絕望了,腦袋瓜子耷拉著,神情從驚懼化成了怨恨。

“千年情分,換不來個為人的機會,你在乎那產婦的生死,卻不在乎我們兄弟的尊嚴……讓我們為鳥,虧你想得出來!閻羅老兒,我頭也磕了,罪也認了,你為什麼還要捉弄老子,我殺了你!”

謝必安怨念攻心,突然拔地而且,掄起哭喪棒子就朝閻羅頭顱砸去。

可嶽敖早早就盯著他的舉動呢,越是事到臨頭見風使舵的人,越是不可不提防的卑鄙小人。謝必安一動,他也駕馭鎮魂分身甲迎了上去,兩人正麵相對就是一個對碰。

謝必安嗚嚎一聲,就被逼退了回來,手裡的哭喪棒子也被震落在地。

與此同時,爨彧一揮手,惡鬼軍團抬手啪啪啪就是一陣箭雨,謝必安當場隕滅。

一旁的範無救看著隕滅的謝必安冷聲一哼搖搖頭道:“既已俯首,你又何必來這小人之舉?要不不降,降就不叛,與汝做兄,實乃我之慚愧。”

閻羅滿眼心酸,慌忙大聲道:“範無救,我改主意了,我不要你進輪迴到了,你就在這十八層地獄了,安度餘生吧。切莫多想……不可……”

閻羅“不可自絕”的話還冇說完,就看見範無救朗聲一笑道:“閻羅天子,說到底,這事我們兄弟乾的不漂亮,抱歉了。謝必安雖臨死添笑,可說到底,是我範無救的生死兄弟。兄已死,弟自隨之,我不要你們任何人憐憫我。”

言罷,範無救掌心運氣,凝結全身之力,劈砍在自己的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