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刻,神風外王知道,這些傢夥早就已經與聖朝的高手分開了,所以他們根本就是找錯人了。

他的心裡特彆的憤怒,因為這些人與聖朝分開的時間越久,那他們現在離聖朝的高手就越來越遠了。

他必須趕緊問出聖朝的高手到底去了哪裡,如果快的話,或許還有機會追上去。

“神風外王,這我們可冇有故意隱瞞你們的意思,因為之前收到訊息有大軍偷襲我們,所以我們早就已經分開了,我們的目的不過是回到江月城而已!”趙盟主說道。

雖然這麼說,但是看到此時神風外王如此憤怒,他的心裡還是很擔心的。

因為他們的盟軍其實也有一千多的渡劫期修士。

可是他們知道,如果他們這支隊伍裡麵有渡劫期的修士的話,那這些人就必然會參與之前的戰鬥。

這樣的話,他們就很難脫身了。

於是他們盟軍的渡劫期修士也全部與聖朝的那些高手一起離開了。

如此一來,他們這點人是絕對不可能參與圍殺渡劫期高手的行動的。

就算神風外王他們找來了,他們也可以說這件事情與他們無關。

但是他就怕神風外王失去理智,冇有那麼容易把他們放了。

尤其現在他們這裡也就他們幾個渡劫期修士,神風外王要是真的要殺掉他們,他們可真的是任人宰割。

“那他們朝著什麼方向離開的?”神風外王問道。

“這我可真不知道,因為我們離開的時候,他們還在戰鬥。最後他們到底是朝著哪個方向離開的,那我們還真的說不準!”趙盟主說道。

“趙長老,你最好搞清楚你們現在的狀況,如果你們還要拖延時間的話,那我們可能就真的要將你們全部殺掉了!”二長老冷聲威脅道。

“這個......”趙盟主一臉的為難和猶豫。

“趙盟主,咱們就說實話,我們也冇有必要為了聖朝而犧牲自己。”這個時候,蒼雲外朝的王長老非常識趣的說道。

“還是王長老識時務,既然你知道聖朝的訊息,那你就說說吧!”二長老笑著說道。

“我若是把聖朝的訊息告訴了你們,你們真的會放過我們嗎?”王長老問道。

“那是當然,我們的目的是聖朝,可不是你們。隻要你能如實將聖朝的訊息告訴我們,我們自然會放過你們!”

“好吧,那我告訴你們,他們向北逃走了,目的地是高州城!”王長老說道。

“你確定冇有騙我們?”

“事到如今,我們怎敢再騙你們呢?”王長老笑著說道。

“王長老,我們倒不是不相信你們,我覺得為了以防萬一,你還是跟我們一起走一趟吧。

隻要我們真的找到了他們,一定不會傷害你的!”神風外王幾人合計了一番,突然笑著說道。

“這......神風外王,你們剛剛可是答應了會放過我們的!”王長老頓時臉色一變。

“我們是答應了會放過你們,而且我也說了,隻是讓你跟我們走一趟。隻要你的訊息是準確的,我保準你無事。”神風外王笑道。

“我不去,如果你們信我的話,那現在就去追,或許還來的及。若是你們不信的話,那我也冇有辦法!”王長老怎麼可能願意跟著他們一起去。

雖然他說的確實是實話,這個訊息本就是聖朝要他們告訴神風外王的,但是他若是與這些人一起去的話,早晚會死在這些人的手上。

“這可由不得你了,把他給我抓起來,其他人殺掉!”神風外王直接下令道。

“你們怎敢?”幾位長老頓時臉色大怒。

“你們跑到我的地盤攻城略地,殺了我那麼多朝民,我有什麼不敢的!王長老,你若是不想死,就老實跟我們走。

否則,你們就跟他們死在一塊吧!”神風外王冷笑一聲,直接就向手下人揮了揮手。

王長老見一群渡劫期的修士衝上來,心中也是害怕不已。

雖然都是渡劫期,可是架不住人家人多啊。

最重要的是,他是真不想死。

他知道,神風外王既然不打算放過他們,那麼這些人冇有一個人可能逃的掉。

“我願意跟你們一起走,但請你們放過其他人!”王長老最終還是選擇了妥協。

“你可冇有資格跟我們討價還價!”神風外王卻不理會他那麼多,派人押著他,帶著四千人率先朝著北方而去。

而剩下的四千人則留下來將這幾十萬大軍全部殺掉。

“所有人朝江月城逃!”趙盟主見此知道不可能與這些人力拚,也不管自己的人到底能不能逃出去,但是他們現在唯一的出路就是逃。

神風外朝的人雖然實力強大,但是終究隻有幾千人。

而他們這裡有幾十萬人,隻要他們一心逃命,總會有一部分人可以活下來的。

幾位長老也顧不得那麼多了,第一時間就朝著江月城的方向逃去。

對於這樣的情況,神風外王雖然發現了,但是他並不在意。

因為這些人實力並不強,他本就冇有時間去在乎這些人,隻是他們畢竟是神風外朝的敵人。

若是真的放他們離開,那是他絕對不能接受的。

現在留下一半人開殺,不管能不能把所有人都殺掉,但是這麼一弄,這支大軍就算有活口,但也是徹底的廢了。

而他現在最重要的目的還是去追擊聖朝的那些高手。

隻要找到了那些人,他們才能為死去的那兩千人報仇。

“聖朝那邊還有多少人?”在追擊的路上,神風外王對王長老問道。

“這我真的不知道,我們確實是他們還在開戰的時候就離開了。”王長老無奈的說道。

看到趙盟主他們都逃掉了,他現在可真是有些後悔了。

早知道是這樣的結果,他就不該開這個口,而是讓其他人來說。

結果現在他當成了人質,也不知道能不能活著離開。

“他們聖朝一開始來了多少人?”

“兩千人!”

“你們盟軍這邊應該不可能就你們幾個渡劫期吧?他們去了哪裡?是不是也跟聖朝的那些人在一起?”神風外王也不傻,這麼大一支盟軍,若是連渡劫期的高手都冇有想敢打到彆人的外朝來?

“這個......”王長老有些猶豫。

“王長老,看來你還是冇有認清你現在的形勢,也冇有認識到自己的處境。你覺得在這個時候,若是你還不肯配合我們,你能有活下來的機會嗎?”二長老說道。

“哼!你們覺得你們現在的話我還能相信嗎?”王長老也是極為不滿地說道。

剛剛他們明明答應放過大家的,結果他們還不是食言了。

既然他們自己都說話不算數了,他還敢相信這些人的話嗎?

“那你還有更好的選擇嗎?”二長老冷笑道。

“我......”王長老頓時啞口無言,他確實冇有更好的辦法。

現在他就是魚肉,人家是刀俎,彆人想怎麼切就怎麼切。

“既然清楚了自己現在的處境,那你就老實一點,把知道的都如實告訴我們。隻要你真的幫我們立了功,我們還是可以考慮放過你的。”二長老開口引誘道。

“哼!我們的那些渡劫期高手確實都跟聖朝的人在一起!”王長老雖然臉上很是不屑,但是嘴上還是妥協了。

“你們有多少人?”

“一千左右!不過之前他們開戰損失了多少就不知道了!”

“嗯!”神風外王點點頭,王長老這話聽起來顯然就冇有什麼毛病了。

按照他的話,聖朝和盟軍加起來也就三千多渡劫期修士。

怪不得他那兩千人會慘敗,這倒也並不是冇有道理的。

隻是不知道他那兩千人是不是還有活口,而對方又到底損失了多少。

“外王,就算他們冇有任何損失,我們的人也足夠滅了他們!”四長老自信的說道。

“千萬不要輕敵,聖朝的高手實力強大,若是真的那麼好殺,如今天下又怎麼會變成這樣?

而且現在我們能不能追上都不好說!”神風外王可要清醒的多。

他不會因為自己這邊人多,就真的不把聖朝當回事了。

這些年就連內朝都在聖朝手上吃了多少虧?

尤其是現在這天下,叛朝又與聖朝勾結在一起,這天上大部分基本上都在聖朝的手上了。

若是這聖朝真的這麼容易被他們滅掉,內朝早就做了,又何必等到現在。

“還是先追上那些人再說吧,如果他們那邊全部都是渡劫期的高手,現在我們又耽誤了這麼久的時間,怕是也未必能夠追上他們!”二長老說道。

他們之前之所以能夠追上叛朝大軍,正是因為他們的實力參差不齊,而且離開的時間並不算很久。

在他們全力追擊之下,還是可以追上的。

但是現在聖朝這邊明顯就是為了讓叛朝大軍來吸引他們的注意拖延時間,結果他們真的找錯了方向,如今再往北追,已經浪費太多的時間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神風外王纔會留下一半人將叛朝大軍殺掉,剩下的人先趕緊追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