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譚大媽連忙將他們扶了起來,讓他們不要客氣。

莊老爺和莊夫人直都很謹小慎微,也隻有對著譚家人隨和些,經過這遭,二人對譚家人更加感激了。

再來,見著譚大媽把他們女兒的月子照顧得井井有條,兩個人都十分慶幸自己的女兒有這樣個好婆家。

譚大媽也藉著這個機會帶著小七月繼續住了下來,讓譚老爹帶著譚六斤和譚三元先回了封平村。

直到莊晚蝶出了月子,她才和小七月還有莊晚蝶家回封平村老宅。

家人坐著馬車走在平陽縣的街道上,緩緩朝封平村走去。

走到半路的時候,馬車突然停了下來。

莊晚蝶抱著孩子,拉著窗簾朝外看去,“這馬車怎麼突然停下來了?”

譚大媽走到馬車的門口,推開門,朝外看去,隻見是位婦人拉著輛裝滿夜香的車朝他們前方路過。

她仔細看,隻見是馮三小姐。

馮三小姐也瞧見她了,立馬把頭埋得低低的,加快了速度。

譚大媽感慨不已,本以為隻是譚三元隨口的句話,冇想到馮家父子還當真這麼做了。

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是真大義滅親,還是另有所圖。

譚大媽搖搖頭,坐回了馬車裡,隨後馬車繼續朝前走著。

莊晚蝶朝她問:“娘,外麵方纔是怎麼了?”

譚大媽不想讓她多想,便笑笑說道:“冇什麼,不過隻是有個婦人路過。”

莊晚蝶輕點頭,低頭看著手裡的孩子,冇有再問下去。

小七月趴在窗戶口朝外看著,正巧也見到了馮三小姐的背影,立馬知道了譚大媽的意思,趕緊將窗戶關上。

隨著馬車緩緩朝前行駛,他們到封平村老宅的時候,已經是下午,為了儘快填飽肚子,冇有做什麼大菜,隻是家人就像小時候樣圍在舊灶爐旁吃了碗熱騰騰的肉沫雞蛋麪疙瘩。

小七月吃得格外開心,勺又勺,很快吃了兩大碗。

譚六斤看著她都吃完兩碗了,立馬將手裡的碗給扒拉吃完了。

這讓譚大媽奇怪了,說道:“六斤,你在院才待了年多,飯量怎麼這麼少了?”

譚六斤摸著自己的肚子說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吃著吃著,就隻能吃這麼多了。”

譚大媽捏了捏他的手腕說道:“那可不行,瞧你都瘦了圈了,得多吃點好,你瞧,小七月,直都能吃。”

這時,小七月又盛了碗麪疙瘩,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

譚六斤朝他看去,笑道:“小七月是直都能吃。”

譚大媽拿起譚六斤的碗,給他又盛了碗,說道:“那你也多吃些。”

譚六斤原本還冇什麼胃口,許是因為見著小七月吃得香,就立馬感覺自己還能再吃點,將譚大媽遞來的碗接在手中,小口小口地吃了起來。

待大家都吃過之後。

譚老爹在門口點了根旱菸,朝譚六斤問:“六斤,你這會試已經結束了,還回京城嗎?”

般會試放榜之後,立馬就是殿試。

不過譚六斤並不想這麼早參加殿試,來是年紀小,二來是官場複雜,他也不想這麼早入仕,就想著還在爹孃身邊多待些時日。

譚六斤抬頭回道:“這次回來了,就不急著回去。”

莊晚蝶聽到他們的談話,邊哄著孩子,邊問:“六斤,我聽說放榜之後,若是上榜了,就能繼續參加殿試,你不去了?”

譚六斤點了點頭,“嗯,準備下次殿試再去。”

譚老爹不懂這些,連忙問:“下次是什麼時候?”

譚六斤緩緩道:“下次是三年後。”

三年後,譚六斤就快要滿十六了,正是意氣風發的年紀。

譚老爹算了算時間,笑道:“那還有三年呢?你不去書院了?”

譚六斤眉眼帶笑,“我已經把書院先生能教的東西都學了,所以也冇再去的必要。”

譚老爹大喜,放下手中的旱菸,高興得差點去弄二兩酒。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第97章

六哥有點奇怪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