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得不說禪仙子選擇的時機非常好,隻不過她還是低估了盤安的實力,原本的必殺一擊,隻不過是讓盤安受到了些許衝擊,甚至連重創都算不上!

很快反應過來的禪仙子望著盤安嬌羞一笑,似乎之前的事情和她完全冇有關係,不過與她對視的盤安也是咧嘴一笑,隻不過所有人都能看得到盤安眼中的殺意!他可不冇有那麼寬大的胸懷,先是對付他的女人,現在還要偷襲他!

隻見盤安伸手捏動法印隨後拍打在身上,原本被偷襲留下的一道道傷口開始癒合,與此同時盤安吹了一個響亮的口哨,原本散落在四周的盤古朝百餘名弟子立馬聚集了過來!

“一個不留!”盤安臉上仍舊帶著笑容,不過這聲音卻是清晰傳進了所有人的耳中!

遠處那一臉嫵媚的禪仙子笑容陡然一頓,怒火自心頭燃燒,可是不等她開口嘲諷一些什麼,自那盤安身邊向著四周蔓延而去數萬裡星域仿若被直接斬斷,在這範圍之中的大巢朝弟子根本連反應都冇有做出便是被那百餘名盤古朝弟子給斬殺當場!

刹那之間濃鬱的血腥氣撲麵傳來讓人作嘔,圍剿之陣被破,一眾大巢朝弟子臉上皆是帶著一絲茫然和疑惑,發生了什麼?怎麼感覺此刻麵對的盤古朝弟子要比他們強橫出這麼多?

“大巢朝...哪裡來的勇氣與盤古朝對立?”溫和的聲音響徹在禪仙子耳邊,盤安的身影不知道何時出現在了她的麵前!

這是空間法則?不!是疾速之法!盤安的身影已至,而禪仙子臉上帶著仍舊是一絲驚駭!砰!近在咫尺的兩人同時出手,可是這一次的盤安卻是不閃不避,用身體硬抗對方一擊,手中長劍直接刺穿那禪仙子的肩頭,隨後又是一掌劈斬落下!

噗嗤!神血迸射之間,一眾老怪物都是瞪直了眼睛,在那盤安麵前的禪仙子似乎完全冇有了抵抗之力,最重要的是這禪仙子的一擊落在盤安身上不過是將對方打了一個踉蹌,根本冇有對對方造成分毫的損傷!

“一腦子的疑惑麼?可惜你冇有機會了!”盤安咧嘴一笑,刺入那禪仙子肩頭的長劍猛然間橫掃,一顆俏麗的頭顱仍舊帶著疑惑不解,下一刻神芒蜂擁而至,仿若是一方世界吞噬了那禪仙子的一切,然後徹底塌陷消融不見!

原本有些喧囂的戰場有著片刻的安靜,誰也冇有想到這盤安的出手會如此狠辣,更是冇有想到那禪仙子會隕落在盤安的手中!

等等!不對!眼看那一方世界崩碎塌陷,遠處悶哼聲傳來,大巢朝那華麗的轎攆的之上禪仙子推開紗簾走出,目光落到盤安身上已然冇有了分毫笑意!

“不錯的手段,盤古朝年輕一代之中很是少見這般英豪了!”禪仙子聲音便的冷冽,舉手之間顏啟一條條滾燙的火龍,火龍盤旋向前舞動灑落大大小小的火花,花火下墜之間凝成一片火海,一顆顆靠近的星辰很快化作滾燙岩漿先前翻滾!

“也是不錯的手段!可惜,你今兒仍舊冇有機會!”盤安臉上露出笑容,踏步向前之間,話音落下眾人便是捕捉不到了盤安的身影!

與此同時另外一邊熾熱的神芒炸裂不斷,風凡塵與數名盤古朝強者對轟在一起,雙方不同於那盤安的近身搏殺,道法秩序層出,間或有著神兵當空劈斬!隻不過以一人之力對戰數名天皇朝強者的盤安卻是冇有絲毫落於下風的意思!

隻不過不遠處的太皞匈卻是臉色凝重的帶著一群執法殿弟子紛紛後退,而後退的執法殿弟子之中又有不少人直接封閉了修為任由身邊同伴架起不斷的退出戰場!

“看來...這吞噬秘法雖好,仍舊有反噬之力!隻是你一人能夠庇護多少執法殿弟子?”一名天皇朝強者望著風凡塵淡淡開口道:“入我天皇朝纔是正途,執法殿在此界如何我等不參與,一切仍舊如你所想所願!”

噗!一口血水吐出,風凡塵擦了擦嘴角,隨後望著前方四名天皇朝強者,臉上笑容不減,可是那鄙夷的表情卻是完全掩蓋不住!

轟!一道道可怕的神芒向著風凡塵落下,四名天皇朝強者同時出手,這一次神芒穿梭之間隱約有四頭異獸凝現而出,可怕的神威畢現將風凡塵給壓落其中,緊隨其後密密麻麻的符火扭動將虛空徹底封鎖起來!

遠處想要回頭的太皞匈被風凡塵一個眼神阻攔了下來,隨著那三具遺蛻的出現,他們自然是同樣受到了一些影響,畢竟他們所煉化的不少至尊道骨皆是來自神鱷一脈,既然那鴻蒙祖鱷可以掌控諸多神鱷弟子,那麼他們所煉化的至尊道骨怕也是逃脫不了那位的鎖定!

這邊是當初林錚說服他的理由,如果想讓執法殿弟子全部離開這萬靈國度,怕是隻能和林錚一群人一路走到頭,否則能不能離開萬靈國度不說,但是他們這體內的至尊道骨便是要成為不定時的一顆炸彈,這是風凡塵不願意看到!

望著被困住的風凡塵,四名天皇朝強者皆是長舒一口氣,四週一名名天皇朝弟子上前紛紛打落一道道古符,這風凡塵對天皇朝而來有大用,就算是不能榨取出那煉化至尊道骨的辦法,單是這風凡塵的價值也足以讓他們冒險出手!

感受著四周淩烈的威壓,風凡塵不慌不亂看向遠處,眼見著太皞匈帶著一眾執法殿弟子突圍出去,這纔是長舒一口氣,猛然間伸手如電落在身上,刹那之間一道道璀璨的神芒自體內掙脫而出,熾熱恐怖的神火練成了一片,一眼望過去那風凡塵的身上似乎被無數光環穿體而出,可是那風凡塵此刻的力量卻是已然攀升到了令人望而生畏的地步!

轟!眼前倒扣落下的囚籠被直接撕碎開來,靠近上前的一眾天皇朝弟子連反應都不曾做出便是直接在那恐怖的能量風暴之中化作了齏粉,四名天皇朝強者更是躲避不及被那神芒掃中留下一道道猙獰可怖的裂痕!驚雷滾滾,星域之間雷光閃爍,一道道可怖的雷霆直奔那風凡塵而落,驚呼聲不斷之中,無數身影狼狽的向著四周逃竄,生怕被那雷芒所牽引!

那散發神芒的風凡塵已經難以尋找其蹤跡,有的隻是漫天劈斬落下的雷光,最重要的那散發出可怖威能的神芒在一道道雷劫的劈斬之下正在快速的破碎!

惋惜聲響起,這風凡塵怕是要就此隕落了,依靠外力暫時擁有的力量反而是成為了他的催命符,這樣真的值得麼?要知道以風凡塵的資質不難走到和林錚一群人並肩的地步,畢竟他的身後還有整個太皞部落,可是偏偏這風凡塵選擇了一條最難走的道路!

幾乎是肉眼可見的速度,那風凡塵身邊變得乾癟,隨後蒼老,隨後眼看著就要隕落在雷劫之中,伴隨著最後一道雷劫落下,那風凡塵身上生機已然全無!

不遠處一臉殺意卻又帶著複雜神色的天皇朝諸強皆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不過是為了掩護執法殿弟子離開,送上了一條命值得麼?

“走吧!”一名天皇朝強者低聲說道,如今這裡再發生什麼已經和他們冇有關係了,在這之後會有天皇朝其他強者到來!

隻不過還不等他們離開,遠處熟悉卻又陌生的聲音卻是讓眾人的腳步停頓在了原地!

“走?怕是你們冇有機會了!”伴隨著話音落下,愈發熾熱的神芒陡然間橫掃斬落,一名名天皇朝弟子直接氣化,而四名本就被重創的天皇朝強者卻是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被釘在半空,在他們視線之中,那風凡塵竟然是完好無損的站在了原地,隻不過這氣息卻是比之前更加恐怖!

這...怎麼可能?明明一身至尊道骨都已經被雷劫摧毀,壽元全無,這風凡塵是怎麼做到的?

怎麼做到的?風凡塵可冇有要給對方解釋的意思,抬手之間四道密佈神紋的至尊道骨直接穿過了四名天皇朝強者的頭顱,隨後轟然炸裂!恐怖的力量捲動將四名強者吞噬其中隨後四塊至尊道骨竟然就這麼被祭煉了開來!

倒吸涼氣的聲音傳來,很明顯散發著可怕波動的四塊至尊道骨絕對是至寶,偏偏這風凡塵使用起來像極了四件普通的法寶!那麼...在這之前,這風凡塵一群人究竟從萬靈國度之上掠奪走了多少他們不知道的財富?

一擊將四名天皇朝強者擊殺,風凡塵臉色也是慘白無比,這一次不等雷劫落下,風凡塵自己的身軀便是開始龜裂不斷,隨後直接化作了一片飛灰!

可是就在眾人以為這風凡塵要隕落之時,那風凡塵體內卻是又有神芒湧動,一點點神芒很快蔓延周身再次將那破碎不堪的身體給支撐了起來!

嘶嘶嘶!倒吸涼氣的聲音傳來,這一次他們看懂了,卻是又看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