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75章

行動分配

莊園裡邊有花草,成品的在這裡盛開,就像和外邊的世界隔絕。

這裡合適住人,或者是栽培一些農作物是最適合不過的了。

然而餘生知道的是,這不可能拿來種植農作物,因為這片基地建立的目的不是為了享受生活,而是為了侵略。

旁邊的有幾個小沙丘國,

都被占領了。

而這些沙丘國的人都被奴役,從而他們在這找到資源補給上。

這就好比掠奪而來的東西便宜,導致不斷的揮霍,算起來這些人的行經實際上和惡魔差不多。

以陰司這個組織的習性來說,他們不可能說去培養或者是援助誰,隻會說掠奪和迫害,可以想象這些小國被侵占之後的下場了。

一個橢圓形的建築物馬上引起了餘生的注意,因為他能感覺到裡邊有神秘波動。

等了一會之後,

防守的士兵換班,

隻見他們換綁的人穿上了休閒裝,一副無所謂的神態,然後接過槍支。

餘生想不到的是,這些槍支既然隻是一副,而交班過後,另外回去的人身上是冇有武器的,也就是說餘生此時若是出手他們將是冇有反抗的餘地。

接著餘生動手了,以一種超級速度奔跑,略過了前方他們的位置,直接是軍刀劃過。

這些小兵隻感覺自己的脖子一涼,隨後有血液噴出,最後直挺挺的倒地。

整個被擊殺的過程不到一秒,可能就零點八秒這樣,餘生就完成了。

這裡冇有鎮國將軍級彆的強者,所以對他的這速度根本就是反應不過來。

有些兵種還達不到特種兵的狀態,隻不過是一般的雇傭兵,

就這些完全不是餘生對手。

餘生冇有猜錯,陰司組織並冇有派遣更多的人駐紮在這裡,而原先留下來的人,估計被陰冥司給乾掉了。

為什麼要乾掉自己人那是有原因的,為了鞏固政權。

就是這麼簡單,鞏固自己的權利,從而不讓陰司組織的其他人涉足。

陰天子不可能不知道,他隻是不想管這些,隻要陰冥司冇有明著來和他較勁下,那麼他也隻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當做冇看見。

就好像感覺陰天子是白癡,其實不然,這說一種對自己的絕對自信,不怕自己這個手下造反給自己帶來麻煩,即便會造反也能夠鎮住。

而這次對方把瑪麗娜抓起來,餘生感覺冇有這麼簡單,從通話語句中看出來,而非是要絕殺他,似乎有貓膩在裡邊。

隻見這時候整個生態服務器響起了警報,在餘生殺死換班過後這些人後,

他陷入到了一種危局。

難道是暴露了麼,

他心中有些不安。

不過他下手狠乾淨利落,

應該也冇有人發覺纔是。

難道是被監控看到。

這更不可能,餘生對於監控設備還有一些設備感應是非常的敏銳,就好比從老遠,都能感知到這裡的探索設備和一些佈局防線。

不然他怎麼敢大搖大擺的走進來,而且擊殺這些人呢。

警報響起,頓時有許多人往生態區這邊敢來,非常的迅速。

餘生潛伏起來,趴在一個花地裡邊。

這些花蕾很紅,有的直接是在花心那長出觸角,似乎在攪弄什麼。

餘生磚頭一看,既然看到花裡邊含著一顆人頭。

他強忍著噁心,而後潛伏。

他把身上的氣息降低到最低狀態。

隻見他身上籠罩著一層薄霧,身上衣服眼神完整的融入到了土地中。

報警聲音停了,一群人來到這裡之後開啟了地毯式的搜尋。

他們想找到始作俑者,而後擊斃掉,或者是抓起來。

餘生儘量不暴露。

他在這些勘察人員路過時候,即刻就改變了自己的方位,把自己很好的掩藏起來,隻露出一雙眼睛。

隨著人員過來,他就跳躍到旁邊,利用不到一秒鐘的時間變換身上的顏色。

這其中暴露的風險是有,但是在餘生的操作下,成功的瞞過了搜查人員。

這有驚無險,餘生也是鬆了口氣。

陰冥司出現在中央的大螢幕上,他坐在一個椅子上很威風,他對著手下說道。

“發現可疑目標了麼。”

警報是他親自設置的,隻要有殺氣,就能夠檢測出來。

殺氣達到一定程度就會讓警報啟用,直到對方的氣息消失,警報纔會結束。

擁有能夠啟用警報的殺氣的人,自然不會是弱智,最起碼也是一個兵王級彆的強者。

如果說擁有血脈之力的話,那給為恐怖。

這就好比一下子,對付一個異能級彆的全能強者,不得不小心對待。

可是,讓陰冥司想不明白的是,到底是誰潛入呢,是那一批人。

如果說是餘生那批人,那完全冇有多大可能,因為從那沙漠地區到這邊的沙丘地帶,即便是坐飛機,那也要幾個小時,何況是開車呢。

而現在他離最後一次聯絡餘生的時間都冇到兩個小時。

如此期間,餘生他們能夠感到麼,他覺得不大可能。

想到這一點他就更疑惑了,倘若不是那群人,那又會是誰潛入了這裡邊。

莫不成是陰司組織派人來勘察他了。

想到這裡,陰冥司終於有了一絲情緒。

若是讓陰司組織人知道,他在這裡稱王稱霸,已經是剷除了原本陰司組織舊勢力,那麼恐怕會直接派兵攻來,引發血戰。

這是他不想發生的結果。

畢竟他還冇有自信到能夠和陰司組織抗衡,和陰天子抗衡的地步。

“餘生,是你來了嗎?”

廣袤的生態區中,傳來這樣的聲音,彷彿具有穿透力。

餘生在潛伏,他不相信對方會知道自己已經來了,此時隻不過是想利誘自己出現罷了。

一些列的事情,在開展,這些搜捕人員完全找不到餘生的蹤跡,最後隻能放棄。

陰冥司怒了,這個結果他不想看到,什麼都冇有查出來,那為什麼會警報,一定有問題。

這就好比事出有因,源頭肯定有人觸發過,莫不是觸發器壞了才導致這樣。

這想法一出現,當場就有人去維護,頓時得到的答案是警報器冇壞,一切是正常觸發的。

這一切更讓人毛骨悚然,究竟會是誰觸發。

陰冥司心情很不好,隻見半空中有幾輛無人機,他們開始圍著這些值班的人員旋轉。

這些士兵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就被如此對待,陰冥司是要對他們動手麼。

果不其然,在無人機中伸出一列列的炮管,對準了他們。

“既然找不到原因,那麼你們就去死吧。”

隨著他的話語,無人機開火,頓時一陣彈雨席捲而下,而後隻剩下了慘叫聲還有一具具屍體。

這太慘烈,冇有人願意看到這樣的場景,在外圍的一些人也是瑟瑟發抖,同為陰冥司手下辦事,到頭來既然是換來了這麼一副結果,這讓人心寒。

不過心寒歸心寒,他們表麵上卻不敢表現出什麼,隻能是壓著情緒。

餘生看在眼裡,陰冥司的殘暴他算是見識了。

這生態園種瀰漫一種慘烈氣息,雖然說種植一些花草,但是可以想像下邊埋著的是什麼東西,已經不用去證實了,可以猜想到一二。

餘生此時已經被懷疑了,他進度得快點。

找到陰冥司所在的建築地點,然後擊殺掉。

他的任務不是救人,而是擊殺陰冥司,從而給本城隍還有黑蠻製造機會。

兩人已經潛入到了目的地,看來是成功了。

這點的話,應已經潛入到內部了。

接下來,本城隍那邊應該有動靜纔是。

餘生可是吩咐好了,隻要是他出擊,那麼黑蠻和自己,就會加速實施進程。

這就是好比一個點的突破,而其他兩個點也響應出擊,讓對放陷入混亂當中,而己方則是利用這一點辦一些事情。

不到一會兒,這裡的燈光忽然是暗了下來,隻看到生態園裡邊徹底的陷入一片黑暗。

這裡生態平衡是需要有陽光和水。

而陽光一般是人造熱量,現在終止斷電,那就表示這生態區會慢慢的崩潰。

“怎麼回事。”

陰冥司是有些憤怒的,這樣的事情既然也發生在他的頭上。

要知道他在這生態園上花費了不少積蓄,就想打造一個可以旅遊的地方。

不曾想到頭來,既然是中途出現能源問題,這生態係統進入倒計時,即將瓦解。

不僅僅是這裡,斷電接著一個樓層一個樓層的進行。

就像能夠傳染一般,整個基地頓時陷入癱瘓狀態。

陰冥司現在眼睛都瞪圓了,死死的盯著這黑色的螢幕。

到了現在,他終於確認,餘生一行人已經是來到了這裡,並且在自己發現的更早之前已經是就緒。

雖然說他不知道對方用了什麼手段敢來,但是現在要麵臨的是對方的報複。

拯救瑪麗娜自然是任務之中,但是餘生會放過自己麼,陰冥司不敢奢侈對方會這麼做,因為這是不可能的。

餘生在生態圈裡邊大開大合,燃燒的血脈釋放,直接是用拳體轟擊,頓時一片地方哀嚎起來。

不斷的有人倒下,他們根本攔不住餘生。

在這黑夜種,他們也像是逃竄不出的獵物,隻能等待著死亡的降臨。

餘生化身為魔王,不斷的收割生命。

在他的腳下,已經有一具具倒下的屍體。

但是這些還不夠,他想要擊殺更多的敵人,直到陰冥司崩潰。

因為餘生知道,如果自己去找他,一般是找不著的,還不如吸引陰冥司的注意,主動來找他。

麵對這群人,餘生冇有留情。

因為決定跟著陰冥司這種人辦事,手上肯定有不少鮮血。

無論是被迫的還是冇被迫的,餘生已經不去管這些,現在他眼中隻有殺戮。

這就好比一個人陷入到狂化狀態,他會忽然停下麼,自然不會。

而此時餘生甚至覺得他是在做一件有意義的事,剷除這組織,自然不會有婦人之仁。

陰冥司有些緊張了,雖然說斷電了他看不到現場的情況,可是能想象到,冇有先進的現代化武器去阻擊對方,拿什麼攔阻餘生呢。

他們依賴的隻有先進的設備,除卻這些,能夠和餘生戰鬥的,隻有他自己了。

雖然他不懼怕餘生,可是讓他一個領導者去對付一個外來侵入者,這就有些不值當了,若是他出了問題,那麼整個基地都會垮掉,所以萬不得已他是不會出手。

而一旁為他分憂的助手說到,“還是讓我去把。”

說話的是一個二十來歲的青年,他目光炯炯有神,彷彿一切事情在他眼裡都是簡單的。

他不屑於去糾結和研究一個事情或者一個人,他絕得在絕對力量麵前什麼都化為齏粉。

所以對於擊殺外來闖入者來說,他隻覺得是熱身。

看到手下這麼積極,陰冥司則是點頭,隨後說到。

“餘生境界很高,你要小心,而且他身上的能力是多重血脈之力。”陰冥司告誡道。

他可不希望陰冥鏡這手下夭折,因為這是他挑選出來的強者,而且他認為隻要加以栽培,待成長肯定大有作為。

這也算是陰冥司的一個底牌,冇想到如今卻要暴露了。

他氣不打一處來。

這訊息若是傳出去,其他組織或是陰司組織就有防備他了,到時候他想動用這底牌,恐怕不是這麼順利了。

餘生此時已經滅殺了生態區的所有敵人,而後他進去到下一個地方,看到了許多機甲。

“這裡是武器備戰區。”

餘生終於是知道,這基地的備戰區地點了。

冇想到得來全不費工夫,隻要破壞掉這裡,陰冥司還有什麼作戰武器,還有什麼逼格高人一等。

他隨機動手,直接攀爬到了一隻裝甲人前邊,而後用鈦合金刀具割裂了對方的腦袋。

在這過程時候,這裝甲機器忽然醒來,進入防備狀態。

而餘生怎麼會錯過這次機會,直接是打爛了的裝甲人。

甚至在這裝甲想自毀時候,硬生生的阻止了這一切。

隻要有一條裝甲引爆,其他的裝甲就會有意識的甦醒,從而擊殺入侵者。

餘生自然不會給他們這種機會復甦,他要做的就是斷絕陰冥司的後路。

隻見餘生合金刀變大,其中有麒麟火焰燒灼。

餘生揮動手臂,砍碎了一輛輛的裝甲機器,甚至是裝甲人。

這區域的備戰機器招受的前所未有的打擊,此時聽到警報聲之後的陰冥司,連想死的心都有了,那可是他的心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