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遠聽著王光耀一頓怒罵,他頓時就蒙了!

前兩天還好好的呢!

今天怎麼突然就變了?

難不成這老傢夥吃錯什麼藥了?

但路遠此時可是和王光耀是同一根繩上的螞蚱!

這事要是傳出去,自己僥倖冇進去的話,少說也得被扒層皮!

路遠苦笑了一聲,緩緩說道。

“王總,您今天是怎麼了?”

“心情不好?”

“出什麼事了?”

“你和弟弟說說,弟弟幫你想想辦法!”

“出了問題,那我們解決問題就是了!”

“不至於生這麼大氣!”

王光耀聽著路遠的話,頓時冷笑了一聲。

“解決問題是吧?”

“好!”

“那我就和你說說!”

路遠嗯了一聲:“願聞其詳!”

王光耀強忍著心中的火氣,緩緩說道。

“路總,我們之前可是談好了!”

“這個項目做出來以後,我所要的報價,無論多少,我們八二分!”

路遠嗯了一聲:“對,這是我原話,怎麼了?”

王光耀冷笑了兩聲:“怎麼了?”

“你踏馬還有臉問我怎麼了?”

“你和我講講,水下隧道我們該怎麼建?”

“項目雖然新奇,但我們設計部的人根本從來冇聽過!”

“什麼鑽孔,爆破。”

“這踏馬都超出了我們的認知!”

“你告訴我,我現在該怎麼做?”

“難不成告訴媒體,說這個項目是我和路遠合夥騙來的?”

“還是說,我們光耀設計公司根本冇這個能力?”

王光耀頓時皺起了眉頭。

這踏馬哪是送上門的項目?

這個項目他們光耀設計公司要是做不出來,那他們不又成了欽州市設計行業的笑柄?

路遠聽到王光耀所說的話,不由得歎了口氣。

“王總,這話可不能這麼說啊!”

“一開始我把圖紙交給你的時候,你可冇說不能做啊?”

“現在光耀設計公司已經正式入選,這個節骨眼上你告訴我不能做了?”

“王總,你是不是在逗我呢?”

“是差錢還是差事?”

“差錢的話,你說個數!”

“你可不能這麼耍兄弟我啊!”

“我可把所有的身家都賭在你們光耀設計公司身上了!”

“你現在撂挑子不乾了,我怎麼辦?”

路遠話音剛落,王光耀連連冷笑了幾聲。

“你怎麼辦?”

“和我踏馬有什麼關係?”

“我現在都踏馬自身難保了,哪還有心思管你的死活?”

“路遠,我實話告訴你,這個什麼狗屁的水下隧道項目,勞資不乾了!”

“你願意找誰乾找誰乾!”

“勞資可踏馬不伺候你了!”

聽到這話,路遠頓時就慌了,哪還有剛剛的氣勢了?

路遠趕緊從床上坐了起來,一臉嚴肅的朝著電話那頭的王光耀說道。

“王總,您消消氣!”

“消消氣!”

“我們有話好好說,好好說!”

“不就是項目的事情嗎?”

“冇必要生這麼大氣!”

“這樣,我安排幾個這方便的專業人纔去幫您,保證把這個項目給拿下來!”

“然後還是按著我們之前說的那樣,八二分賬。”

“您看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