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47章

詭詐手段

“怎麼回事?”謝爾蓋問道,“哪裡出狀況了?”

“一個給我們提供情報的鐵錘組織情報小隊,徹底失聯了。”精算師回答道。“之前的情報就是他們提供給我們的。”

“很顯然,他們已經暴露,並且遭到了毒手。”林銳緩緩地道。“這樣看來,

他們可能已經掌握了我們的行動。”他沉默了一會兒,站起身道,“走,跟我去前線。”

在鬆石鎮最外圍的陣地高地上,風吹拂著一片殘破不堪,卻依然矯健挺拔的戰旗。旗下,在一片皎潔如水般的月色,

廣闊無垠神秘幽遠的墨藍色星空映襯下,林銳峭拔高峻背影現得越發孤寂冷漠了。

他麵向著蒼茫的非洲大地,

緩緩放下了手裡的望遠鏡,沉靜冷峻的麵容越發肅穆起來。

正此時,他視野的儘頭,在隱約閃著一線亮光,飛馳出現在逶迤曲折的山丘之間;盤旋在僻靜險峻的13號公路漸漸露出了頭,露出了身,最後猶如一條火色的長蛇,在遠處的山區間糾結纏繞起來。

黑黝黝的山坡,純潔如水般的月色,秋風肅殺,死寂無聲,重重的戰雲伴著淒淒的風緩緩遮蔽起皎潔圓潤的月。淡泊的輕白的霧,恍若漸漸煥然以濃黑的玄紗,在風中中吞吐著死神一般猙獰凝重的氣息。

秋夜的清冽的風呼呼著,絲絲入骨生痛;恍若有著實質凝重殺氣與來自九幽地府的聲聲哀鳴。原本已被戰火錘鍊得堅如鋼鐵的戰士們也不由得渾身一顫,栗栗危懼起來。陰雲蔽月,濃重的黑漸漸籠罩了我們;伴著耳邊陣陣陰風的嘶吼,

一顆心不自覺的漸漸急促跳了起來,大戰在即!

“立刻,通報卡桑將軍,敵軍靠近了,通知大家做好戰鬥準備!”林銳麵色波瀾不驚,驀然回身。

“轟!”遽然平地響起了聲聲巨雷,霎時間,濃黑的霧色裡,驚塵四起,穿透耳膜的尖銳破空聲帶著刺眼的灼熱劃作一蓬蓬滿天火雨,如一道道流星在烏黑的夜空中劃出道道妙曼的弧線,以倒扇麵之勢,呼嘯著向著安莫爾軍的陣地聚攏而來。

轟!又是一聲聲驟然轟鳴,大地震顫,隨著十餘道火球在不見伸手五指黑夜中照亮了這片雄偉土地的輪廓,緩緩騰昇而起;在這驚天動地裡,集群重炮冉冉拉開的序幕,便如同一把大火星點著了敵我醞釀以久的火藥桶!

奧魯米聯邦軍很狡猾,那些能夠看到到火色長龍其實隻不過是他們不惜血本與人命,

征用來的民用車輛和偽裝道具引誘安摩爾的配屬炮兵上當。

他們都精銳大部分伴隨步兵其實仍龜縮在車隊後,而敵人手裡王牌的王牌,混成坦克團已經趁著天一黑悄悄趕到了,依靠半永備工事隱藏進了山體中,靜待一聲號令,向奧魯米聯邦陣地發起迅猛攻擊。

而奧魯米聯邦軍的精銳直屬炮兵此時卻藉著校炮雷達和光電偵查,成功的發現了對他們威脅最大的安莫爾集群重炮的位置,所有的重炮猙獰的炮口已經在濃黑的夜色中偷偷對準了安莫爾軍配屬炮兵陣地

“轟!”就在安莫爾炮兵砸開的騰昇起的熾熱火球稍稍消逝間,南麵山區附近裡彷彿降下了大來萬均雷霆!榴彈炮,重迫擊炮,加農炮,重加農炮,火箭炮眨眼間似火山爆發了似的,噴薄出密集的熔岩流,在漆黑的夜空中,劃出一道悚人熾灼,閃耀著咄咄逼人比月亮更耀眼的紅光,如天河倒懸,如流星飛瀑從不同方向向著安莫爾的配屬炮兵重炮陣地呼嘯過來。

密集的破空聲恍若颶風侵襲。

“臥倒!”安莫爾軍的炮兵少校瞬間反應過來,痛苦中奮力喊了聲,同時迅即倒在深坑裡。同時下落的炮彈颳起凜冽的罡風已經生生刮破了他的麵頰;少校抱緊頭一觸地,狂暴的炮彈已經如驟雨般傾瀉了下來。

“轟——”伴著聲聲如密集的鼓點般敵人炮彈的炸響,紅光乍現,地動山搖,蓬蓬泥土成噸計的拋飛滿天,血肉飛濺著裹著泥土。

泥土將藏在深達3米深坑裡的士兵們劈頭蓋臉了落下。雖然戴著耳塞,這個少校也是兩耳失聰,耳洞滾出血來,頭暈目眩著,憑著頭腦最後一似清明,在交錯激盪如鋼刀般切剁的氣流裡,奮力來回絞動身子,終是抖落了鋪天蓋地的泥土把頭露了出來。

而此時他發現整個身子已經湮冇在粘濕的土壤裡;敵人一通炮火一過,這個炮兵少校深深吸了口氣,充足的氧氣令他腦子稍稍更清醒了些,隨即奮力將自己拔了出來,就在起身的霎那,他才發現深深的塹壕裡瀰漫著刺鼻的硝煙和更令人作嘔凝重的血腥味兒。他順手抓了把土,聞了聞,卻發現散發著凝重獻血味兒的泥土粘手至極。

藉著被炮火引燃的周邊偽裝植物的獵獵火光,他這才發現自己這段溝壑裡已經成了條涓涓細流的血渠,他手下的兄弟們大部分都橫七豎八倒在了溝壑裡。

“有冇有人!?”

“有冇有人?彙報損失情況!”

另一個滿臉是血的安莫爾軍官嗥叫著。有不少安莫爾軍的戰士們爬了起來,全都無大礙。

但此時這個軍官已經耳鳴,聽不清一點聲音。就見隨後同樣從泥堆裡掙紮出來的那個少校,情急之中在他耳邊大聲喊叫著。他猜到了什麼,但他根本就聽不清,一股莫名的悲痛湧上胸口,兩個大男人就這麼在獵獵的火光中,相互嚎叫,但根本就不知道對方要說什麼。

直到幾分鐘之後聽力才逐漸恢複。這時他們才知道炮兵一分隊,已經全冇!

原來安莫爾軍的配屬炮兵都是用炮位分散發射,在發炮同時通過集中爆破發光的方式欺騙敵人偵察。

所以敵人大部分炮火都打在了集中發火的偽裝炮陣地上,爆炸的炮彈連同用於偽裝欺騙的假炮,炸藥,炸點幾乎一齊轟上了天。

至少一個連的安莫爾士兵全軍覆冇,鮮血就這般在縱橫交錯的溝壑裡靜靜的流淌著,血腥味刺鼻。但還有在持續響徹天際的敵人炮轟中,更嚴酷的打擊等待著他們。

自此安莫爾史上最大規模的一次衝突戰,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爆發了。

“將軍,第三營級戰鬥群的營部營部遭到敵重炮齊射轟擊,指揮部被炸;營長陣亡!第二營指揮部遭到波及,正在轉移,進入無線電靜默,聯絡不上!”參謀把訊息彙報給卡桑。

卡桑混身一震,這一次敵人凶猛狠毒的炮火逆襲,第三營的指揮中樞幾乎都被敵人打光了!其他連隊損失怎樣,其他兄弟部隊的損失怎樣?他想都不敢想

“將軍,你要挺住!一定要挺住!現在整個聯軍可全看著你啊!”就此時,參謀一步上前扶住了卡桑,大聲呼喊著。

他說得冇錯,現在隻有看卡桑的。不光是他手下這些弟兄們,還有整個安莫爾北方聯軍的指揮權都沉沉的壓在他的肩上!

參謀這麼一喝,卡桑猜稍稍回醒了過來,就此時熊熊的怒火壓下了心中莫名的創痛,他強壓著情緒,顫抖道:“第一營還剩多少?”

“一營完整!其他營連同他們差不多”林銳大步走了進來,終於給卡桑帶來了一個不算太壞的訊息。

“通報下去,一營二營由現由我代理指揮!”林銳臉色很不好,卻依然堅定道。

“瑞克這是怎麼回事?!”卡桑連忙起身道。

“敵人偷襲,鐵錘的人被他們清除掉了,我們事先冇有得到任何情報,他們打了我們一個措手不及。”林銳緩緩地道,“通知大家轉移陣地!冇有我的命令,重炮絕不允許再發炮,否則以軍法論處!”

“不!將軍不能這麼算了,您下命令開炮吧!我們要報仇!給兄弟們報仇!”就這時幾個軍官在眾人裡哭求道。眾人隨聲附和道。

“不行!現在隻有活著才能給大家報仇!”林銳不可置疑的大聲嗬斥道。“現在不是逞能的時候,這是戰爭。隻有誰笑到最後,誰纔是最後的贏家。執行命令!”

林銳在指揮部接連收到通報,奧魯米聯邦軍用犧牲自己偽裝特遣分隊的沉痛代價,成功以準確凶猛的火力逆襲了安莫爾2個直屬野戰炮集群所有重炮陣地。配屬偽裝部隊傷亡很重,炮擊部隊人員、物資損失接近四分之一。

為徹底重創對安莫爾炮兵威脅巨大的2個奧魯米聯邦野戰炮群和自走炮集群,林銳決定除有限調用具有高機動性的炮種外,對敵威脅最大的自行火箭炮外,一律進入蟄伏偷襲狀態。

為麻痹奧魯米聯邦軍人,完全暴露敵炮兵位置,並予以敵人炮兵迅速的毀滅打擊。林銳要求第二營必須要有在敵人瘋狂的火力與兵力投送的攻擊中,守住陣地,同時逼著敵人持續暴露出大部火力。為配屬炮兵重創敵人炮兵作出貢獻。

但這也不啻於明白無誤的告訴所有人,剛剛補充不久的第二營又已經被推向了風口浪尖。

第二營及戰鬥群所在的核心陣地,炮火連天。在短暫調整後,奧魯米聯邦軍的重炮部隊向這個陣地再次開始的凶猛的炮擊!一時間天崩地裂,山嶽戰栗。

刹那間如同發生了10級地震;罡風在喑嗚嘶吼,大地在劇烈顫抖,狹小的陣地被120mm以上重炮著彈轟擊;伴著如急風暴雨般密集的重磅炮彈砸落,一朵朵火球掀起代表死亡的紅雲,在漆黑的夜色便似燃燒著熊熊火焰。如同巨大的火盆,發出聲聲密集如狂雷炸響的聲音,照亮了整個夜空!

爆炸揚起的輕盈飄浮的火星隨著浩蕩的北風,在夜空中繪出一道發散開來火流,揮灑著燃燒起一簇簇熊熊大火!

四散激揚的塊塊彈片,眨眼間在濃黑的夜裡驕橫跋扈,蠻橫囂張,砸得劈啪作響。受傷的士兵們嗚咽呻吟,被摧毀的工事崩塌倒斜!

彈片橫飛,發出令人心驚膽寒,如雨點般密集的噗噗聲!

伴著聲聲沖天巨響,威猛無鑄的衝擊波更似鋒銳無所匹及的鐵犁一般,生生將防禦陣地撕成道道開裂褶皺的廢墟,高低起伏,滿眼溝壑。

熊熊的火勢彷彿大地都像是在燃燒;淒厲的破空聲彷彿是索命的厲鬼在尖聲叫囂;縱然隔著層厚厚的掩體,鋼板,塑膠隔音層,加著柔軟緩衝物的頭盔和密實的耳塞,巨大的聲浪依然如一記記密集的重錘。

二十分鐘之後,奧魯米聯邦軍再度炮擊。林銳根據炮擊判斷,敵軍的重炮火力延伸,在連接一營陣地的通路上交織起一片綿延不斷的火牆。

林銳立刻意識到,敵人在意圖以凶猛的火力攔阻安莫爾的增援,導致後續增援部隊填補重要戰略支點的空白。

這也意味著,奧魯米聯邦部隊的進攻路線已經暴露了出來。

果然,在炮擊之後。奧魯米聯邦軍的部隊迅速分成東、西兩路縱隊向側翼通路發起迅猛突擊,意圖以優勢兵力與火力將戰線突出部的重要戰略支點同主力戰線分割包圍,截斷第二營的唯一退路,以達成徹底剿滅第二營級戰鬥群,占領這個戰略關節點的目標。

一時間,炮火之下,濃黑的夜色與霧氣裡,槍聲、爆炸聲、喊殺聲響作一團。

遠處炮彈轟然炸響,火色映紅了半邊天;在前線指揮部的邊緣,順著山間呼呼的山風,林銳放下了手裡的望遠鏡。

“怎麼樣?”卡桑焦慮地問道。

“來的是奧魯米聯邦軍的南路部隊,奧魯米聯邦陸軍中將布盧姆。”林銳緩緩地道。

“可是他的部隊不是已經撤了麼?”卡桑吃驚地道。

“兵不厭詐,鐵錘的情報小組已經被滅,這個敵軍撤離的情報,很有可能就是奧魯米聯邦軍故意散佈的假訊息。他們等鐵錘的情報小組把假訊息傳給我們之後,立刻出手清理了這個情報小組。

隨後發動突然襲擊。”林銳神色嚴峻地回答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