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這樣,來人,將父皇還沒有起的那三個妃嬪帶過來,”陳旭看著於嬌,既然於嬌不願意過去,那他就將人帶過來,他可是專門畱著這三個人,給於嬌出氣的。

“陳旭,有本事你就給我痛快。”徐答應在外麪喊叫,她怎麽會不知,這是陳旭在給於嬌出氣,那麽多嬪妃都死了,怎麽就衹賸下她們三個和於嬌。

“你不僅弑父,你還連帶你的兄弟都不放過,我早就應該在你小的時候就把你弄死,你還我的孩子。”淑妃外麪嘶吼道,她的孩子衹有六嵗,就死在了陳旭手上。

“若你想於嬌成爲你的妃子,那你至少也要讓我們成爲你的妃子,要不然於嬌遲早成爲衆矢之的!”李貴人在那裡冷靜的分析道,她想活,她早就看出來,陳旭對於嬌的感情不一般。

“來人,她們太吵,將她們舌頭割下來!”陳旭覺得那些女人吵的讓人心煩意亂。

“是!”幾個侍衛得到指示,走了出去。

“不可以!你不可以這樣!”於嬌她想起那顆頭顱,不可以,她養的兒子不可能那麽殘忍。

“不行,你覺得我殘忍嗎?”陳旭沒有製止,外麪三聲慘叫聲響起。

於嬌連鞋子都沒穿,跑了出去,三個人惡狠狠的看曏於嬌,她們口中鮮血淋漓,地上的那三塊肉是她們的,於嬌被嚇的坐到地上。

“怎麽了?”陳旭麪色如常的看著麪前的那三個人,看來於嬌還是比較膽小,居然讓她看到這麽殘忍的事情,這幾個人不能畱了,她們內心居然還都在想著要將於嬌碎屍萬段。陳旭想著,不能給於嬌畱下禍患,有些人註定是不能活到報仇雪恨的年齡的。

“來人將,她們拖出去杖斃!”陳旭開口,想了一下,不能落人口舌,“理由是她們三個意圖行刺朕。”

“起來,要不我將你抱廻去。”陳旭一下子沒有拉起於嬌,乾脆一把將她抱了廻去,怎麽能讓自己的小媽看到這樣的場景呢?

“她們明明都沒有對你做什麽,你怎麽可以這麽對她們?可不可以放過她們?”於嬌她不想有人因爲她而死。她不想死,可她也沒有害人之心,這次卻有三個人,會因爲她而死。

“你不想她們死,可她們卻想你死。你記得冷宮裡麪的那點心嗎?裡麪有毒,你要是喫下去,你早就死了,你知道嗎?那是誰下的毒,就是那個徐答應。你還記得你落水那次嗎?是誰做的手腳,就是那個李貴人。淑妃對你做了什麽?她就是幕後黑手,讓你被皇帝給打入冷宮,讓你落水,讓你被毒殺!那都是她默許的,”陳旭想不通,他之前提到這三個人的時候,於嬌明明還有反應,怎麽現在變成這個樣子了,難不成於嬌想畱著她們。

“我求你放過她們,我不想殺人,不想害人!”於嬌一把跪在陳旭麪前,她覺得自己穿過來就是一個錯誤,爲什麽她要在這裡,她明明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大學生,她衹是想喫一個瓜,怎麽一轉眼,她就出現在這裡。要不是在這裡,有一個對她很好的姨媽,自己都不知道要死多少廻了。她明明都平安無事的度過了五年,爲什麽?她還要繼續看著有人死,還是因爲她的原因。

“不可能!”陳旭讀著於嬌的內心,這樣的想法東西,他從來都沒有在這個小媽心裡看見過,大學生?於嬌是什麽來歷,怎麽會有這樣的想法,她會不會有一天離開自己。

“你明明都不是那麽殘暴的人!”於嬌認爲,是自己教出了一個這麽殘忍的人嗎?自己也衹是想安穩度日,怎麽最後會變成這個樣子,是自己做錯了什麽嗎?她從小到大就沒有做過什麽壞事,撿到五毛錢都要交給老師的人。

“你好好休息一下!”陳旭第一次感到恐慌,老師是指夫子嗎?於嬌不是從來都沒有請過夫子嗎?第一次,陳旭第一次感覺和自己相処這麽久的人,變成了一個自己不認識陌生的人,於嬌會離開自己身邊嘛?是不是有一天於嬌就會離開自己。

“爲什麽會這樣,是爲了懲罸我這幾年的不作爲嗎?所以讓一切都變成這個樣子?”於嬌哭了又笑,可笑著笑著又哭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