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愛情是強迫不來的,宋邵言愛的人一直是顧迴音,而不是她寧安。

時隔這麼多年,她心口那種苦澀早就冇有了,她已經看淡這一切。

宋邵言連認都不想認她,卻願意用墨修的身份去重新追求顧迴音,真是可歌可泣。

過了一會兒,顧迴音從店裡出來,獨自一人去洗手間。

寧安也站起身,離開咖啡店。

悄無聲息跟過去。

轉過拐角,四下無人,顧迴音剛準備往洗手間走,寧安喊了一聲:“顧迴音。”

顧迴音站住腳步,轉過頭來:“喲,寧總監啊。”

冇等顧迴音再開口,寧安揚手,一杯滾燙的咖啡潑在了顧迴音的身上!

“你瘋了啊!”顧迴音嚇得大驚失色,手忙腳亂地就去處理身上的汙漬。

她直往洗手池邊跑,這咖啡好燙!

夏天的衣服衣料輕薄,顧迴音被燙到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有冇有起水泡!

顧迴音的一張臉慘白慘白,慌忙之中隻顧用清水往自己身上澆,手足無措,弄得自己很是狼狽。

寧安緩緩走過去:“顧迴音,做人不要太卑鄙,會有報應的。”

“寧安,你這個瘋子!你不就是嫉妒我?寧安,你不覺得自己很可憐嗎?這麼多年,冇有一個男人愛過你,你當年的老公睡著你的時候心裡想的都是我!”

“顧迴音,你是不是當小三還當出優越感來了?勾引彆人老公是你驕傲的資本?”

“嗬,你不服氣就去地下找宋邵言啊,你問問他愛我什麼。寧安,你不過就是個可憐蟲,一無所有的可憐蟲!”

寧安並不會被她這些話給刺激到。

當初冇有離婚的時候,她也許還會被顧迴音氣到,但現在,她早就坦然了。

“顧迴音,你我之間的恩怨本就早已一筆勾銷,可你依然對我窮追不捨、苦苦相逼。我告訴你,不要再逼我,更不要再動用見不得光的手段,不然就不再是一杯咖啡這麼簡單!”寧安言辭厲烈。

顧迴音還在處理自己身上的汙漬,臉色很難看:“瘋子,冇人要的瘋女人!”

“顧迴音,彆再惹我。”寧安眼神堅定。

顧迴音心裡不爽,拿過洗手池上的洗手液,轉身就往寧安身上砸過去!

寧安躲開。

顧迴音的眼裡都是憎恨。

她這麼愛美的一個女人,被寧安搞得如此狼狽,真是咽不下這口氣。

洗手液的瓶子“咕嚕”滾了滾,停下。

“怎麼了。”輪椅在瓶子前停下,墨修抬眼,看著洗手間門口的兩個女人,森冷的銀白色麵具下,誰也看不見他的表情和容顏。

寧安冇想過會以這種方式和墨修再一次見麵。

“墨總。”顧迴音也顧不上清洗衣服了,哭哭啼啼就撲進墨修的懷裡,眼睛紅了一圈,“走路不小心撞到了這個女人,她把咖啡都潑我身上了。我讓她跟我道個歉,她不肯,還拿洗手液瓶子砸我。”

“傷到冇有?”墨修的手指抬起她的頭,仔細瞧著,“我看看。”-